我的恩師-龔士榮神父

李家同

龔神父去世了。我前些日子曾經去醫院看過他老人家,當時就感覺到大事不妙,因為神父其實沒有什麼病,但太老了。我那時候就想寫一篇文章來描寫我對他的感激之情,我遲遲沒有提筆是因為我正全力趕寫有關通訊概論的書,我感到非常遺憾的是:龔神父沒有在有生之年看到我的文章。

龔神父對我最大的影響是他的一句話「天堂就是充滿愛的地方,地獄是充滿了恨的地方」。我們常常在避靜的時候聽到有關地獄的描述,好可怕,有油鍋,有刀山,如果真的如此,我們只要在地球活一天,我們就不知道地獄為何物,其實我們看到很多心裡充滿仇恨的人,雖然很有錢,或者很有勢,卻其實是最痛苦的人,反過來說,世界上有很多人既無錢,又無勢,卻依然非常快樂,這無非是因為他們心中有愛。

龔神父那次是在一次避靜中講的,他等於給天堂和地獄下了定義,也使我知道我們不是在死後才進天堂的,只要我們愛人,我們就在天堂裡,反過來說,如果我們恨人,我們就在地獄裡。

我不妨坦白地說,是有人恨我的,為什麼?我搞不清楚,但我絕不恨任何人,我不要現在就下地獄,我要留在天堂裡。這種經驗,美好無比,我終身受用不盡,我當然應該感謝龔神父,他使我一輩子都快快樂樂地生活。

我的「我在天堂嗎?」就是這樣寫出來的。

很多神職人員會令人望而生畏,也有些神職人員永遠給人家一種嚴肅的表情,但龔神父老是在講笑話,前些日子,他告訴我他的杭州南路的宿舍絕不會遭小偷,因為他宿舍的對面住了個有錢人,也請了一位警衛,這個警衛每天背對著富有的人家,臉永遠對著他的家,等於在替他看家。

可是有一次龔神父出國的時候,仍有小偷光顧,龔神父對這位小偷沒有任何一句怨恨的話,還說這個小偷好可憐,沒有找到任何好東西,倒是偷走幾本靈修的書。

龔神父講避靜,我們這些年輕人不免睡著了,頻頻點頭,其中有一位在避靜的時候,頭點了不少。避靜結束了,龔神父又笑嘻嘻的問他,「某某,我講道,你有沒有受到感動?」這位同學又點了點頭,龔神父就送了他一本書,那位同學發現書的封面裡面寫的是:「高僧說法,頑石點頭」。

這件事也使我寫了一篇文章,「高僧未說法,頑石已點頭!」。

上一個春節,我請神父到台北一家飯館吃飯,當時神父已經有點老態了,可是他沒有用手杖,我問他為什麼如此,他說:「我要假裝厲害,可以不用手杖,其實我走得很慢,小心翼翼地走,可是至少沒有人說我老態龍鍾。」,我常常覺得龔神父有一點童心未泯。

龔神父離開我們了,他留給我最重要的訊息是:做一個教友是一個快樂的事。再過幾天,我要去參加龔神父的追思彌撒,我希望彌撒中不要有過多的悲傷,我有一種想法,龔神父現在在天堂中碰到了一些老朋友,大家又在聽他在開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