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薪青年寫作會

古鯉榕

寫作會簡史

三十六年以前,美籍耶穌會傳教士張志宏神父,一手創立了耕薪寫作會。張神父雖是美國人、他的中文也稱不上流利,卻秉持一份對中國文化的熱愛和對中國文學的敬重,在現在耕薪文教院1F的後花園旁的小教室,竭誠邀請到藝文界名人如謝冰瑩、張秀亞、余光中、司馬中原、朱西寧等諸位先生來授課,舉辦第一屆大專生的暑期寫作班。當初寫作班創立的目的,是為鼓勵本地的年輕寫作人才,和幫助青年人藉由文藝的陶冶,能夠經驗洗滌人心、開闊生命境界的效果。雖然張神父在創會後只帶領了寫作會五年就蒙主恩照,但是寫作會在歷任會長的領導之下,不斷茁壯和成長,至今已有超過五千名的青年參加過寫作會,他們之中許多也成了我們熟悉的名作家,例如喻麗清、夏祖麗、桂文亞、蔣勳、羅位育等近兩百位人士。

寫作會現況

耕薪寫作會現任會長為陸達誠神父。陸神父自1976接任第三任會長以來,已經伴隨寫作會走過26個年頭,跟學員們培養出的感情使大家皆以「陸爸爸」相稱。陸神父強調寫作會和坊間的文藝補習班最大的不同便在於它的「團體性」。參加寫作會的成員和團體的關係並不只是上完課就算了,而是希望學員可以真正從團體中得到助益、進而奉獻自己、來幫助團體成長。所以耕薪寫作班的一大特色,就是上課期間穿插的陽明山文藝營和課外教學、參觀等活動。目前寫作會一年分春、夏、秋三季開班,夏季開課的暑期班延續一貫的傳統,今年已是第37屆,師資的陣容囊括小說、文學、新詩三類,提供學員與文學全方位的接觸。至於寫作班的參加對象也由早期以大專同學為主力,轉成以高中生及社會青年為主,人數比例大致為1:3,這個部分也顯示寫作會的轉變。

耕薪寫作班今年下半年開課計畫

日期

星期

時間

班名

講師

91/7/11~26

週一到五

PM1:50~9:10

文學微波爐(暑期寫作班)

作家群

91/9/13~12/6

每週五

PM7:30~9:30

E世代文學研習座談會

林群盛等

91/9/10~12/3

每週二

AM9:30~11:30

文字廚房(秋季寫作班)

劉洪順等

91/8/5~9/11

每週一、三

PM7:30~9:30

劇本創作初級班

黃英雄

報名洽詢:(02)2365-5615分機323

網站查詢:http://www.tec.org.tw/tcf/write/index.html

一粒文學的麥子,結出了豐碩的果實

耕薪文學長青樹

在台灣的藝文圈裡若是提起「耕薪寫作會」的名號,大概很少有人沒聽說過。更常見的反應應該是:「啊!原來你也是寫作會畢業的。」因為寫作會自民國五十五年創立以來,一代一代的會員,承先啟後地擴大和加深它的成果,在社會各個階層都可以找到寫作會會員的名字;尤其是在文學創作的領域上,許多回到寫作班授課的講師,上台的第一句話便是:「大家好,想當年我也和各位同學一樣,曾經是坐在台下的學員。」學員們畢業之後,仍然返回擔任幹部或其他服務工作的情形比比皆是,正是這種回饋和分享、奉獻的精神,締造了耕薪寫作班的佳話。

許多教會內人士常有疑問:「耕薪寫作班」雖然是由一位神父創立的團體,但是既然目的是作為文學、藝術的搖籃,現在的參加者亦多半為非教友,那這個團體到底和宗教信仰有沒有關係呢?現任會長陸達誠神父的答案十分值得深思:若說教會的工作的定義緊緊侷限在非以傳教為目的不可的話,那寫作班的角色可能不完全符合。可是若是把傳教工具的意義放大來看,今天寫作會的設立,主要是推動文學、教育的工作,從靈性的層面來看,亦是幫助人們在世俗的污垢中,努力尋求生命的真善美,找回天主創造人類時賦予我們的靈性。所以即使寫作會直接的目標不在於談信仰,透過它的存在,卻能把許多人帶向一條通往心靈淨土的道路。

耕薪寫作會在張志洪神父創立之初,主要的對象是大專青年,僅僅收取形式上的微薄費用,其他課堂請老師的開支主要是透過張神父向國外募款而得。張神父最鼓勵青年人多寫作,他教新聞系以外的同學如何編輯採訪;也教非文學科系但對創作有興趣的同學多寫、多投稿。為此,他為暑期寫作班創立了耕薪文學獎,分為小說、散文等類設置數名獎項,同時對於得獎的同學慷慨相贈新書一本,在那個物資缺乏的年代裡,對於渴望閱讀的同學是多大的一份鼓勵!直到今日,耕薪文學獎依然是寫作班的金字招牌,用來激發學員的創作士氣。同時新設立的耕薪網路文學獎今年邁入第三屆,開放給寫作班學員以外的人士另一個發表的舞台。寫作班目前的編制是採取導師制,同時有幾位隨班輔導員,參加的學員除了上大堂課外,更可以透過與導師的互動,享受小班教學的效果,例如實地創作的作業由老師批改,對於個人對文字的掌握助益良多。

一個活動的成功不僅可以從它的歷史悠久、參與者桃李滿天下得到映證,更重要的我想恐怕是它對人的影響。在這棵文學的長青樹下,許多青年與生命中的美好結緣;寫作會提供了一片人間淨土,有別於這個熙熙攘攘、庸庸碌碌的物質世界。這個團體帶給參與者的,不僅是文學知識上的指導,更重要的是意在言外的感動和成長,而這必將使耕薪寫作會邁向下一個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