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少林寺,曼哈坦的和尚

楊鍾祥

美國會有少林寺?這不但使一般人驚奇,就連2001年秋初,中國少林寺慶祝武術節時,站在寺門的警察,看到前來參加的一隊所持的旗幟「美國少林寺」時,也不僅驚惶,且認為非法,欲上前取締;少加思索後,只好先將其旗幟沒收為止。

這一隊的指揮僧是石嚴明,他於1969進入少林寺時只五歲,其父母所以將其送入少林寺,係因其曾患致命絕症,痊癒後認為係佛佑,送入寺係還佛情。他入寺時正面臨很危險的時期,因為這時老毛正在進行文化大革命,寺僧正在全力抵制搶掠的紅衛兵,根本沒有時間照顧新徒。縱然因此動亂,少年入寺者甚少,但稍後仍得經常享受老僧的教授,教他禪宗戒律和功夫,這兩項都是少林馳名的本錢。每日的練習使他的身體和頭腦控制日益精銳,三○分鐘的倒立後,繼之以沉思和空手劈柴,是吟誦佛經的前奏。嚴明曾說:「佛徒均相信投胎轉世,我認為我的前世是一武術家或僧,這對我都是很自然的感觸。」到十七歲時,他能使頸偏離矛剌,同時亦能由一腿站立著睡眠。

1980年,北京派了一位由國家訓練的武術攝影師到少林寺拍攝,嚴明對其並不重視,但因攝影師所拍的那部影片「少林寺」,使少林雄風重振,突然遊客如雲。此時北京已瞭解少林有賺錢的誘惑力,決定重建倒塌的建築,在寺外周圍許多俗人所設的武術訓練班,亦如雨後春筍,同時僧眾的聲望在文化大革命後已回升。

在最初,嚴明好像是少林海報的童星,他好像一生下來就是一位演員。當1992年少林諸僧首次赴美作武術表演時,他的雙拳就出盡鋒頭,但他的領導並未注意到他的期望並非僅是表演,當他感覺到自己不應繼續留在中國時,在俱樂部表演完畢後就溜出了旅館,並用他不通的英語告訴司機他想脫隊,爾後他的解釋是:「我對在舞台上所穿的僧袍並不習慣,我願作點實際行動,一如他們所教我的,我願將少林傳說教授給他人。」

這並不表示他不重視其僧人身份,在他的美國少林寺中(位於曼哈坦南部一棟三樓的頂樓),每日自晨五時至晚上九時,對五百學生實施佛學及功夫訓練。他眼睛發光,雙手插腰,聲音宏亮,其姿態一如多年前「國王與我」影片中的尤布連納,他也承認「偶而會忘記美國學生與中國學生的差異處。在中國可告訴一學徒在一角隅站立二小時,他須照辦。也希望這堛瑣ル穸眸楞H賴我。」

嚴明希望在紐約北部鄉間建一少林寺,理由是那堛瑤悀s可使其回憶舊日家園。但這一計劃需要相當經費,而目前他亦非常缺乏美幣。因此他的注意力可能先趨向電影,加瑪斯克導演已在「幽靈犬」片中為其安排一小角色,相信這位和尚將來能作一良好的演員。另一導演加爾瑪奇表示:「我喜愛他的予盾,他真能表演,他未來在身體的凶猛上可能令人難以置信。」

當大陸少林方丈專心致力使慘敗的少林成為一整潔的處所時,嚴明則標新立異,使其適合二十一世紀紐約市的現況,他公然躲避佛徒的服飾,他吃牛肉(稱之為美國豆腐),喝啤酒(特別水),飲酒(法國特別水),喝香檳(很特別的法國水),他和女友及十九月大的兒子同居,他作模特兒,在電影中表演,他與名人密切交往…。根據他的說法,其目的「一如所有其他禪徒,期望與其周圍的人能和睦相處」,因此在街上遇到人時,為表示其極端喜悅,縱在二月,亦向人說「聖誕快樂」(他的英文不大靈光)。

因此他的學生都說他「一半是人,一半驚人。」但當他用頭骨碎石,或飛向上空,頭向下,兩腿成八字形撇開著地時,這種說法對他又很難公正。甚至當他保持鎮靜時(偶而),這位37歲的少林武功和尚,也會設法保持神秘,表示自己並非常人,他有一副西安戰士的臉,有賣藝者精選的眉毛,堡壘形顴骨,以及其特殊體格,這都幫助說明,為何功夫亦可稱為一種藝術。

因為他在1992年的逃離少林寺,並未受到法律或廟規的追究,因此在河南登豐的少林寺慶祝武術節時,他率領四十位學生,自美國回到河南。他穿上典禮時的橘色僧袍,領隊準備參加慶祝,他的盛裝與其他團隊互相配合,但他的一隊不與他隊混合。他對他的學生的表現很滿意,要求他們:「每人都要準備好,以便表現為有榮耀的代表」。當該隊執舉「美國少林寺」旗幟出現時,造成了騷動,有人認為他這一次將他的學生帶入中國,不僅是觸根,也有點愚弄自己。除參加武術節慶祝外,他在登豐的訓練廳,以及較非傳統的場所如長城的觀測塔及旅館的大廳,領導學生執行嚴格的練習,並在洛陽經過佛徒的洞穴時向學生講解襌經,要求學生遵守佛徒的傳說。可是一旦入夜,紀律即無法維持,幾乎是反抗性的狂歡作樂。

此一情形對少林並非新奇,據知這些雄糾糾的武術和尚,自明朝起即藐視飲食規定。但目前的方丈急於促成清而廉的印象,認為這些奢靡的兄弟們行為有毒,對公開吃肉飲酒感嘆無已。武術網站談到假和尚的地方很多,但嚴明並不困擾,他說:「作為一個僧人應知如何自處,必須自尊,如把我稱為一假貨,能使他們開心,我願照辦」。雖如是,據謠傳,因拍攝「少林寺」一片而使其成為觀光勝地的攝影師的下一部影片將為「曼哈塔的和尚」。

至於嚴明能否獨自在美國建一具有規模的少林寺,據本人判斷不太容易,這不能與星雲法師的西來寺相比,因為星雲法師在台灣已財力雄厚,拿一大筆款先在洛杉磯郊區建造了些公寓,又賺了一筆款,這時再建寺,自然資本充足。十餘年前本人隨同世界宗教徒協會赴美觀訪時,該寺雖未完成,但見其規模與姿態,雖在美亦具相當地位。柯林頓第二次選舉時,副總統高爾曾因在西來寺參加餐會而造成一選舉經費法案,可為明証。如嚴明欲僅憑教武術所得建一具規模之少林寺,自屬難能(其他數位有地位之法師在美亦有支部,但均不能與西來寺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