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苦架

黎潔如

基督教沒有苦像的十字架(編按:他們認為敬禮苦像是拜偶像),他們說是基督已經復活升天,一片昇平。我則以為,太寒冷了,無從觸摸。東正教的十字架當中加多一橫劃,說是世人把痛苦還於上主,把自己的十宇架連結基督的十字架,一同背上了。

我還是喜歡咱天主教的十字架,懸上基督的苦像,垂下了頭顱,扭曲著痛苦的臉龐,走世途三十三年,為世人的罪被釘受苦。我每天祈禱,瞪著十字苦架,我感受基督的苦,想到自己的孤苦,欣然接受,豁然與主偕行。芝麻綠豆的苦惱,跟基督相比,算得了什麼?

十五年前,先夫勤於鑽研,天天埋首書叢,肝病末期,並不知曉,也不預防,遂輕易掉進陷阱。清晰記得,他嚥最後一口氣時的苦,接受神父敷油聖事,他閉目欣然背誦天主經…。他是與主相偕了,抓住了基督,欣然同往,我看得清楚。

是的,抓住基督,如今,我每時每刻,抓住了基督。只有衪,最值得依恃,身心疲累,困苦孤單,都向衪一股腦兒傾訴,抓緊了衪不放。幸好有基督,幸好有苦架。

和友人到聖母神樂院,下了船,我們走著長長的斜路,沿途望著苦架,我們掏出經書,嘴裡背誦苦路經文,心境舒泰,因為有基督相伴。逾百齡老人高師謙神父造的花地瑪聖母亭,屹立園內,翠綠的山巒,彩綠的聖母橋,溪水潺潺,微風吹拂,使人欣然吸吮甜美的空氣。

正午,陽光溫煦,推門進廳,自顧自地斟吃咖啡餅食,寂靜的山頭,寂靜的苦修院,人就扮演了基督,無私招待行旅,神樂院的神父是多麼的慷慨大方。

我們坐下,高談闊論,身旁之友忽然嘻哈笑出了聲,「我們現在的快樂是應該的,因為我們早期的生活是顛簸得太苦了。」

幸福非必然,一句話,必須依恃上主。人生路,衪怎樣安排,我們就怎樣走吧。不過,必須依恃衪,全心全意,自己努力而外,全心抓緊衪,同走苦路最是重要的。人生無常,我們的褔樂,原是上主賞賜,衪一旦要收回,我們亦無從置議,我們人只好默默接受安排。但,我們可以抓緊衪,不斷的「祈求」。

復活聖週上:神父要我們思索一個問題:「世界上,誰最愛你?」手上抓緊的基督,卻是溫暖無限的,這份大愛,使我如沐春風,使我能支撐,積極面對人生路,舒泰盎然。因此,我愛十字架,我愛咱們有苦像的十字架。基督聖心肋旁有血滲出,我常發奇想,基督是多麼的苦,如果可能,我願意縮小身軀,鑽進去,與主相偕,住進聖心堙C

中午,神樂院神父修士有午禱,走進聖堂,朝拜聖體,祭台前長幼神父共禱,看到年前被上主揀選的李維修神父,正精神奕奕地誦經,真好,這是最好的接班人,眷愛上主,綿延流遠。願天主永受讚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