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屆諾貝爾獎頒發一百周年

羅 漁

去年十一月間,不少新聞媒體報導,2001年是首屆諾貝爾獎頒發一百周年,頒發的是物理獎,得獎者為X光線發現者慕尼黑籍的倫琴先生(W. Rontgen,1845-1923)。他於1895年發現某種輻射,起初因不知它的性質,故用X稱這種輻射,即今日的「X光線」,也叫「倫琴光線」,直到今天仍為檢查人體內疾病的重要利器,不啻是醫學界的「革命」。

諾貝爾簡史

1833年10月21日,諾貝爾(Alfred Nobel)生於瑞典京都斯德哥爾摩一個工程師家庭。曾在俄羅斯與美國求過學,對物理和機械特別有興趣,大小曾有350多件發明,在不同的國家登記,獲享專利。於1866年成功配製的現代火藥,為今日工程提供莫大的便捷,因此獲利頗豐。一生未婚,喜愛意大利晴朗的天氣,最後於1896年12月10日,在意大利北部濱海小城聖列摩(San Remo)逝世,享年六十三歲。

他最了不起的壯舉是在遺囑中,把他全部積蓄九百萬餘美元捐出成立基金,用每年(當時)所滋生的約三、四萬元利息,作為獎勵在物理/化學、醫藥、文學與和平四項對人類有特殊貢獻人士的獎金,這就是今天的「諾貝爾獎」。起初諾氏的家人對此非常不滿,認為可能有詐;經過訴訟,法官認為是諾氏的遺囑無誤,確為他的手跡;家人敗訴。瑞典政府隨即成立了「諾貝爾獎金頒發委員會」,每年從二月到十月,尋找四項有特殊貢獻之人士予以獎勵。每項可能有一人或兩、三人共同獲得。如為多人,獎金則由他們均分。十月初發表中選者,十一月十五日截止,否則從缺。基金會可能因故不頒發,譬如「和平獎」就曾多年未頒發。申請的程序是:由本人或由學術機構推薦「合格的人」,並把其作品送到基金會去參考。基金會從這些候選人中,甄選出他們認為是最優秀者得獎。當然對基金會的評審認定,並非人人都贊成。無論如何,獲此殊榮者,不但享有物質的利益,而彌足珍貴的是,一生深受世人的尊敬和歌頌。

至論評審者:物理/化學獎由瑞典科學院主持;醫藥獎由瑞典加洛琳醫學會(Caroline Med.Ins.)評審;文學獎由瑞典、法國及西班牙三國國家(文)學院共同主持;和平獎則由瑞典國會委任五人小組負責審選,而由那些推行「兄弟友愛」、「消除或減少武器」、「弭平戰爭」以及「推動和平」者得之。

一般皆於十二月諾貝爾的忌日頒發,中獎者每人獲得金牌一枚、獎狀一張和支票一張。只有「和平獎」特意在挪威京都奧斯陸頒發,其餘三項皆在斯德哥爾摩國會大廈內隆重舉行。循例由瑞典元首親手頒發,屆時王家、政府大員以及得獎者的家人均應邀觀禮。1940至1942年,基於二次大戰肆虐,三年不曾頒發。當然也有中獎而拒絕領獎者:1973年美國國務卿季辛吉和北越共黨頭子黎德壽基於聯合結束越戰,共同獲得該年的「和平獎」。結果,季辛吉接受領獎,而黎德壽拒絕領獎。

1969年瑞典中央銀行總裁認為「經濟」對人類也足以提供莫大的助益,理應頒發獎金鼓勵才對,果然獲得基金會的認可。所以從這年起,四項變成五項了,迄今已頒發三十多屆了。有人由於並非諾氏的本意,曾表示異議。不過,假使諾貝爾仍在世的話,也許他會同意中央銀行總栽的看法,而諾氏的基金就存在該銀行。1901年12月10第一次頒獎,正是諾貝爾逝世五周年,所以今年恰好是一百周年。

無疆界醫生組織獲和平獎

一九九九年的「和平獎」得主是「無國界醫師」(Medecins sans Frontieres)組織,簡稱Msf獲得,它是一個非政府機構。其歷史很短,它的正式誕生是在一九七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其目的是以適當而合格的衛生協助,直接幫助貧窮落後的國家或地區的人民。在發起該組織人中,有法籍顧克乃先生(B. Kouchner)。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他又發起了「募捐醫藥運動」。他也出席在蕞爾小國卡達首都達哈城所召開的「國際貿易組織會議」,他在會議中曾把他的這一理想解釋給大家聽。

就在「無疆界醫生組織」與其它運動正要被承認的同時,他也到許多國家與政府募捐醫藥或製藥原料,且已獲得美國與瑞士政府的支持。希望這些運動很快能為國際所接受,這樣使貧窮國家、受愛滋病、肺病或其它疾病嚴重侵襲的國家能夠自己製造藥物,或從它國輸入,也盼各國關口能夠儘快放行。

自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日在奧斯陸,基金會頒發百萬美元獎金給「無國界醫師組織」後,因而聲譽大噪。該組織的意大利主任丹迪高小姐(N. Dentico)說:「以往默默無聞的組織因獲獎而成為人人皆知的組織,不但有許多人自動捐獻金錢,也有許多人願意參加我們的工作,其中包括醫生、護士或工程師等,期能盡量減少人間的痛苦。他們願意到亞、非兩洲七十九個國家中去服務,亦即被戰爭、貧窮和飢餓蹂躪的國家工作,包括阿富汗在內。組織的收入幾乎全是私人所捐,且是一年比一年多。如1999年共收190億里拉(約為美元950萬),2000年為280億里拉(約為美元1.400萬),2001年則為350億里拉(約為美元1.750萬)。參加我們的行列的人也是一年比一年多:1999年有463位,2000年為582位,2001年則為1.199位,所以意大利人的慷慨也是不落人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