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經白刃頭方貴

徐錦堯

耶穌開始對自己的門徒說:「誰若願意跟隨我,就該捨棄自己,背著自己的十字架,跟隨我。誰若願意保存自己的生命,反而會喪失生命;但是,誰若為我的緣故,喪失自己的生命,反而會得到生命。人即使賺得了全世界,卻喪失了自己,有甚麼益處呢?人還能付出甚麼代價來換回自己呢?」(瑪十六24-26)

生命有本、有末,有重要的、有次要的,我們一定要回到本源,找到最關鍵的東西。

有許多人曾經談論過金錢能夠做到,和不能夠到的事。例如:金錢可以買到化妝品,但買不到青春;可以買到舒服的床,但買不到甜蜜的睡眠;可以買到婚姻,但買不到愛情;可以買到大屋,但買不到溫暖的家。金錢甚至可以買到一大群酒肉朋友,但買不到知己良朋,買不到生死之交、莫逆之交。

在人生的本末中,青春是本,化妝品是末;睡眠、愛情是本,那張床和婚姻是末;友情和溫暖之家是本,而那些酒肉朋友,或者房子的大小,都不是絕對重要的。

「人即使賺了全世界,而喪失了自己,有甚麼益處?」傳說有一位聖人聽到這句話,於是捨棄了世界的榮華富貴,跟隨耶穌、進了修道院。

生命很快完結,雖然這個生命很真實、很可愛,但到底亦不過是一個短暫的生命。近代一位詩人在縱論世間豪傑時,曾這樣描寫:不論是秦王、漢武,或唐宗、宋祖,或者是名震天下的成吉思汗,一切都「俱往矣」,而「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這首詞,充滿豪氣。它認為一切歷史上的偉人,都消逝了;今日能夠為歷史掌舵的,就只有你我,只有我們這一群人。

不過,無論寫詞人當日多麼意氣風發,今日在我們再讀這首詞的時候,在芸芸「俱往矣」的人中,不是也包括了詩人自己嗎?

蘇軾另有一首詞說:「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無論是甚麼風流人物,一樣會被浪花淘個淨盡。

有一次,我返回出生之地大澳。晚上,我走到海邊,看著大海,看著高山。多少年來,這個海、這個山,曾經見過多少興亡,多少悲歡離合,但青山依舊,人物已經完全不同了。如果你有機會到墳場去,你會見到無論是王侯將相,或者販夫走卒,一律都會變成荒煙野蔓,走燐飛螢。

生命很快會過去。我們如何活這個生命,如何為我們的生命留下一些寶貴的記憶,使我們回憶時也會感到開心,感到不枉此生、無悔今生,這才是最重要的。

有一副黃花崗的對聯這樣說:「生經白刃頭方貴,死葬黃花骨亦香」。若我們能夠好好地生活,甚至為了自己的理想,為了國家民族,以致連頭也曾經被利刃砍掉了,這個頭才是尊貴的。能夠葬在黃花崗裡,為革命而死,這副骨頭也會發出特殊的芳香。

有人曾經問過我:「神父,假如你活到八十歲的時候,忽然發現並沒有天主、沒有永生,你會不會後悔竟然信了八十年,並為一個不存在的天主而奉獻了自己呢?」

我當時毫不猶疑地回答:「不會後悔」。

因為這個信仰生命本身,或更具體來說,我在信仰中而度的這個生命,本身就是一個豐富、積極、有意義和多姿多采的生命。我活得比不少的人更充實、更燦爛;有沒有神,有沒有永生,並不影響,更不取消我這八十年來璀璨的生命。我會很高興沒有白白地活了這八十年,我已經可以無悔今生。

何況,在這生命道路的盡頭,我知道有永生在等著我,正如聖保祿宗徒所說:「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從今以後,正義的冠冕已為我預備下了。」(參考弟後四7-8)

無數聖人告訴我們,當我們在跟隨耶穌時,會遇到困難,會遇到十字架。但如果我們能夠捨棄自己,背著十字架跟隨耶穌,甚至為了耶穌基督而喪失自己的生命,我們反而會得到生命,一個更加豐盛的生命、永恆的生命。

主耶穌,求你幫助我明白甚麼叫做生命。在這個短暫的生命中,在我只能活一次的時候,求你教我如何去活這一次,怎樣好好地去活這一次。(轉載《主日八分半》/常年期甲年第二十二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