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不能對愛滋病的災難漠不關心

李家同

今天,我們從新聞上可以得知,愛滋病正在非洲造成極大的災難,根據美國政府的一項研究報告,到了公元2010年,愛滋病將使十一個非洲國家的平均壽命降到30歲左右,最嚴重的波扎瓦納,平均壽命將只有26歲。

對於我們來說,這實在是難以想像的,我們國家的平均壽命大概總在七十歲左右,一個平均壽命只有26歲的國家,究竟是什麼樣的國家呢?

平均壽命如果只有26歲左右,我們幾乎可以說,整個國家都癱瘓了,連最基本的農業生產都會大幅度的衰退。

以目前我們世界科技進步的狀況而言,要控制住這一個疾病的傳染,並非不可能。問題在於,控制愛滋病的藥卻都非常的貴,而且歐美的大藥廠,為了保障他們的智慧財產權,一直不肯大幅度降價,非洲本來就是一個貧窮的地方,連日常生活都有問題,怎麼有錢來買這些昂貴的藥。

而我有時感覺到難過的是,我們教友似乎對於這一件悲慘的事實表現得無動於衷,當這些最小兄弟面臨如此災難的時候,我們過著一樣的生活,不論什麼場合,我們都很少聽到有人提到這件事,儘管西方媒體一再地強調愛滋病肆虐的嚴重性,我們卻假裝沒有看到。

假裝沒有看到世人的苦難,恐怕是我們的一般技倆,如果我們看到世界上有這麼多不幸的人,我們一定會對於我們自己過著舒適生活感到不安。不是嗎?當我們電視上整天介紹減肥營的時候,我們願意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人在飢餓的邊緣掙扎嗎?為了使我們安心地繼續大吃大喝,我們只好假裝世界上是沒有窮人的。既使有人在某一種場合提到,我們仍然聽而不聞。反正非洲如此地遙遠,我們不可能親眼目睹窮人悲慘的一面的。

我並非在責怪我們在台灣的教友們,這種對世人苦難漠不關心的現象,是全世界共同的現象,我們可以想見,任何一個心地善良的人,當我們看到世界上有這麼多不幸的人,一定會感到良心不安的。如果要幫助這些不幸的人,自己就要做一些犧牲,我們總不能如此奢侈地浪費能源,單單這一點,絕大多數富國的老百姓就不肯接受了。誰願意在夏天不開冷氣,誰願意在冬天少開暖氣,誰願意不常開汽車,而靠公共交通系統上下班?誰又願意少吃一點牛排和牛奶呢?

我們基督徒該好好自省了。我們不能假裝世人是沒有苦難的,因為世人的苦難就是耶穌基督的苦難,我們不理會非洲的愛滋病大災難,不要忘記「誰沒有替最小兄弟做,就沒有替我做」。

別人可以對於愛滋病的大災難裝聾作啞,聽而不聞,視而不見,我們基督徒絕不能如此,我們一但承認了自己是基督徒,就不能不注意世界上各種不幸的人的遭遇,我們既使假裝不知道他們的存在,我們總不能否認耶穌基督在看我們的所作所為。

我們的確沒有直接造成世人受苦,但我們沒有伸出援手,也是事實。不要忘了德蕾莎修女所說的「愛的反面不是仇恨,而是漠不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