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寮淨土:另類靈修

莊慶信

讀區紀復先生的「鹽寮淨土」一書之後,就很渴望有機會去花蓮海邊,實際體驗一番。1997年中國主教團社發會邀請我參加八月底為天主教大專院校老師辦的「監寮簡樸生活體驗營」,當天晚上,我們一家三口立即召開家庭會議,全票無異議通過,但是報名之後,內人擔心自己是否能適應那種生活,小多默則怕跟跆拳道首級檢定撞期,我卻深恐被即將登陸的安珀颱風所困。直到出發前一晚,我們一家克服了種種難題,決定接受挑戰。

八月二十六日那天,從台北搭火車到花蓮,一路上,一家人都懷著興奮的心情,到站後,轉搭客運巴士到鹽寮村的福德坑,村民一見我們是外地人,便熱心地指著海邊不顯眼的「鹽寮淨土」。等候已久的宋小姐把我們三人交給區大哥後,區大哥便敲鐘集合全體營友,除了三位工作人員(秀娟、宋小姐、鴨子)之外,學員有靜宜的劉佩容老師、崇光的宗輔老師楊修女、輔大宗輔老師姚翰、輔大民生學院秘書劉宜芬小姐,和我們一家人,齊集在「靈修中心」。彼此介紹認識後,接著,聆聽前一天先來的學員的分享,就知道每位都有所得。在短短的簡樸生活體驗營裡,為我衝擊較大的有四大項,也就是區氏「另類吃法」、「節水邏輯」、「流汗哲學」、「施比受有福」。

另類吃法

第一天晚餐吃的飯是五穀米,主菜是空心菜,水果是從市場撿回的蓮霧。在這兒煮菜本來不加任何調味料(油、味精、醬油),為使仍未適應的學員得以下嚥,那天,工作人員秀娟勉為其難,在這道青菜裡加了少許鹽,她說這是很環保的,既不浪費資源,也不會傷身,同時洗碗筷時也不需用破壞環保的洗碗精。我們父子倆在台北連有鹹味的素食都難以下嚥了,何況無鹹味的簡單素食,還好這兩道菜都是我從小就很喜歡的青菜。至於蓮霧,削好放在鋁鍋裡,一看便知是水果商不要的,到處削得傷痕累累,內人看了就沒胃口。大家圍坐在露天的餐桌旁,吃起環保餐,仰觀天邊的彩霞,別有一番風味。內人夾菜時,不小心菜湯滴在桌上,區大哥立刻以抹布擦乾,並教大家如何夾菜才不致滴落的方法,且說這樣做就不必用抹布擦,飯後也可免掉洗抹布的麻煩,又合環保。飯後以自己的碗喝開水,碗裡就不會有殘餘的飯菜。起居室雨天也當餐廳,牆上掛著一張用餐規則,提醒新來的學員照著做。第二天早餐吃稀飯,一道菜;午餐的主菜是大家親手摘的川七;晚餐的主菜是秀娟和小多默合摘的芋莖,以及大夥兒到靜修小屋挖的竹筍。幾天來的體驗營吃得很簡單,很不一樣,但是個個消化都很正常,心情也顯得十分愉悅。

節水邏輯

鹽寮淨土為了節水訓練,把原有的自來水停掉,改用海邊的天然泉水。日常用水一律由大家自動去提,早晚要到海灘上散步、撿石頭,祈禱默觀時,每人順便提個水桶,到池邊提一桶泉水,這泉水相當於市面販賣的礦泉水,沒有工業的污染。廚房旁擺置一小水缸和兩水桶,舀出水缸的清水洗菜洗米,洗完後的水不倒掉,儲存在水桶裡,這些二手水可以用來沖馬桶或澆花。每餐飯後用自己的飯碗喝完開水,用碗舀一些水刷牙,順便洗碗。洗衣服則都在水泉旁進行,只用大地易分解的肥皂而不用非肥皂。廁所裡,上頭的水箱已廢而不用,地上經常保持一桶水,用水沖馬桶的人均有義務到屋角的溪邊小水池提水,隨時補充。

第三天清晨下了一場大雨,區大哥迅速在屋簷下擺滿了水桶,接取雨水,他說這些水可以洗初步的東西,亦可沖馬桶。區大哥特別說明鹽寮淨土的節水邏揖,他如此像苦行僧一樣邀請大家節約用水,由於水是天賜的珍貴資源,可能的話就重複使用,並不是要學員們回到家裡,或學校,或上班地方,依樣畫葫蘆,而是希望每位在這裡體驗過的學員,回家後秉著鹽寮的環保精神,在日常生活中活出來。

流汗哲學

鹽寮淨土的生活步調是悠閒自在的,沒有都市的緊張與忙碌,沒有種種緊湊的活動,有空可以在靜思樓裡默禱或看靈修書籍,或徜徉於高高的瞭望台上看海或望天,可以到海灘上走走,撿拾小巧的奇石(這是天賜的鹽寮之旅免費紀念品),另方面每位學員也得動手做一些生活所需的工作,如提水、除草、摘菜、洗菜、撿木柴、劈柴、生火等等。第二天上午,大家一起割牧草,為整修露天餐桌上頭

的棚架,我已經十幾年沒做割草這種重活兒了,在氣溫約攝氏三十五度的艷陽下,頭頂鴨舌帽,手持鐮刀,一把一把的割取牧草,然後一綑綑地扛回院子的棚架下交給區大哥添加在架子上.,大家都熱得汗流挾背,可是每人的面龐均掩不住內心的微笑。

那天下午,區大哥領軍,人手一袋,大夥兒帶的是回收「再用」的塑膠袋,沿著海岸公路,經過和南寺,右轉折入登山的小徑。一路上,大家興奮地左右開弓,揮舞大小刀,披荊斬棘,將山路開闢得更寬廣、更暢行無阻,最後到了靈修小屋,兩幢小木屋已被荒煙漫草所埋沒,區大哥一聲令下,每人不怕草叢的恐佈,有的砍草割藤,有的採番石榴,有的打掃屋內,連小多默也找到一份小差事做,最後,終於將木屋四周清除乾淨,大家一面工作,一面吃番石榴,同時聊天說笑。每位操刀砍草的人不知不覺都香汗淋漓了。然後,有興趣挖竹筍的人由區大哥帶頭,分成兩組,姚翰一組,我和小多默一組,在木屋左側的一排綠竹林裡挖竹筍,一會兒,便裝滿了兩個塑膠袋,這些筍就成了當天晚餐的主菜。下山時,大概因為當天兩大回合的流汗經驗,早已忘了身軀的疲累,反而感到渾身舒暢。此時印證了區大哥的流汗哲學,許多人的身心問題出自不懂得工作和流汗的功效,今日年輕人求職時,以為工作輕鬆、待遇高就是好工作,難怪社會問題層出不窮。

施比受有福

幾天下來,我一直在追問一個問題,區大哥過去南亞塑膠公司研究部有那麼好的職位、薪資、前途,為何他割捨得掉?從他的言談、行動、工作中均可找到一致的答案。九年前(1988),他來花蓮,經教會內的友人介紹,就愛上了看似不毛之地的鹽寮。在這幾年裡的鹽寮體驗生活,他已領悟了如何活出自我,進而提供此地給有志於相同體驗的人(不限於天主教徒),到鹽寮同住同修。看他喜歡「採菜南坡下,悠然見大海」的日子。一年四季,鹽寮淨土的「門戶不閉」,不上鎖,他素樸地可說什麼都沒有了,然而他卻擁有了大海,每日晨昏在海邊,面對無際的太平洋和綺麗多變的天空,默禱中與天(上天)、地(大自然)人(世人)契合。午休時,在樹蔭下的棚架上,仰望樹籐的枝葉和點點的藍天,聆聽大海壯美的濤聲,悠閒地小睡;黃昏時,他和一兩學員躺在瞭望台上,鑑賞上天的大作-藍天白雲,閒話人生;吃的是「一簞食、一瓢飲」;住的是自己一木一釘慢慢建造而成的簡樸平房,依山傍水的小木屋;沒有電視,沒訂報紙,偶而與鄰居友人共享一份報紙;平時出門常以步行或單車代步,不得不到花蓮市撿菜或接送多位訪客時,才開著堪用的老爺車;他身心健康快樂,充滿自信和活力。總之,區大哥及義務的工作人員,捨棄富裕奢華的生活,投入陶淵明式歸隱田園的簡樸生活,看來好像一無所有,其實他們的生活比我們更為富有。老子是建構「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的理論家,而區大哥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實踐家,他隱居鹽寮,樂於與人分享,邀請人一起體驗與顏回、老子、陶淵明的做法迥然不同。

總之,這次的體驗營為我而言,不但充滿著挑戰,而且體驗到鹽寮淨土另類生活的四大特色,又從其他學員的分享與共同生活中,深深體會到重視生態靈修,講環保的人並不孤單,終究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同志。尤其令我感動的是,小多默和一向不太重視環保的內人有了大轉變,回台北後,內人還鄭重宣布她今後要更重環保,不再嫌麻煩。如此,鹽寮之行,成了我們一家環保生活的新里程碑。

誠然,鹽寮淨土會使許多人改變,影響了體驗營的學員,也感動了我,並轉變了我的家人。為何「小而美」「簡且樸」的鹽寮淨土有如此大的能耐和魅力呢?這是我很想知道的。最後我發覺這股影響力來自區大哥和工作人員的靈修,那是一種講環保又重信仰的生態靈修,是出自於心靈深處的信仰,一般人看到的常是表面上的環保工夫,卻看不到區大哥珍視的生態環保是另類靈修方式。區大哥

背後有堅定的信仰在支持,才敢在眾人皆醉的世局中,像先知一樣勇敢站出來,把自己燃燒成簡樸靈修人的時代記號;邀請所有的人,尤其是基督徒,以另類的生活方式-生態靈修-見證基督徒的信、望、愛。期望自己能將這種鹽寮精神在日常生活中、家庭生活中踐履出來,進而設法介紹給輔大人,間接地影響台灣這個已生病的社會。(轉載鹽寮之友/莊慶信/輔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