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收穫

多蕾密

監獄牧靈、傳福音出來,發現街口新來一個流動攤販,賣的是手機配件。剛好教友送我一個手機,想買個套子好攜帶方便。先問問價錢再說:「老闆,手機套怎麼賣」?「便宜的一個80塊,高級的一個150塊,真皮的喲」!老闆加重語氣說。「我要個高級的」。「您的手機是甚麼牌子,甚麼款式」?老闆追問我。「抱歉!沒帶在身上,我剛從監獄當志工出來,監獄不准帶手機」。「您當志工,白盡義務是嗎」?「是呀」!「那就算您120塊好啦」!接著老闆又問:「您當什麼志工」?「宗教教誨師」。「宗教教誨挺辛苦的,監獄也沒發鐘點費。那就算您80塊好啦」!我忍不住說:「怎麼?一下子便宜這麼多」!老闆認真的說:「我剛從南部煙毒戒治所出來。在裡面的時候,每天都上課。我最喜歡的、領受最多的、獲益最大的就是宗教教誨。不論天主教、基督教、佛教,不論是神父、修女、牧師、女傳道員、法師、比丘尼,我都從心裡欽佩他們,尊敬他們。從他們的教誨中,能夠深深領悟到做人做事的道理,認識到世界的險惡、人生的價值和意義;因此我下定決心,脫離毒品,重新做人,開創一番新事業,過一個新生活;雖然辛苦些,但是心安理得,很快樂。因此才算您這麼便宜,半買半送嘛」!

聽了他這段話,我就欣然接受。但覺得真是意外的收穫;不是指價錢便宜,而是體驗到宗教教誨所發出的力量,所產生的效果。不只是我,也是每一個當志工的宗教教誨師意外的收穫、安慰和鼓勵。

前年夏天,回大陸探親,搭上一列從西北開往東南的長途火車。預估要坐十幾二十幾個小時才到目的地。雖然有台胞證也買不到臥舖。為了趕時間只好擠上喧嘩、吵雜、擁擠、香菸瀰漫的硬座車廂。即便像我這樣的老同志,也沒人站起來讓座。一連站了五個小時,終於到了一個大站。下車的人多,有個青年人趕緊替我佔了一個座位,我也順勢坐在他對面。這青年問我:「您是從台灣來的」?我說「是呀」!接著他說:「我也去過台灣」。我有點驚訝,但想到也許他有年長的家屬需要他照顧,就問他「您是探親」?「不是探親,是打工」,「啊!打工,賺了不少錢罷」!「哪裡,才打工一個禮拜就被抓了,送到收容所中心」。您對台灣印象怎麼樣」?「台灣很有法治,至少公安沒動粗,而且吃住免費,沒花一文錢就送了回來」。「還想再去媽」?「有機會再說」。這時我話題一轉,問他:「您在收容中心見過我嗎」?因為我常去那裡傳福音。他說:「沒見過您。不過有個陳老師您認識嗎」?說著從口袋拿出一個筆記本,上面有陳老師的信箱號碼。我說:「認識,您怎麼有他的地址」?他自我介紹:「我叫程輝(化名),在中心的時候,就是這位陳老師來傳福音。我就信了耶穌,而且當即受了洗」。我說:「真是感謝主,您到台灣沒賺到錢,卻賺到耶穌。這可比金錢貴重多了」。他說:「是的,我現在甚麼事都先禱告,求問主。您回去見了陳老師替我問候」。我說:「肯定,一定會辦到」。我們一路上相談甚歡。等我到達的目的地後,只好對他說:「願主賜福您,有機會再見」。

這真是意外的收穫。大陸上有12億人口,真像海邊的沙那樣多,我居然在火車上碰到這位信了主、又公開承認是基督徒的偷渡客。回台後,再去收容中心傳福音時,向管理員提到這事。他立刻跑回辦公室,不到幾分鐘就回來說:查過電腦,真的有叫程輝的青年,個子不高瘦瘦的,回去半年多了。這個收穫很意外,也給志工帶來鼓勵和安慰。正如聖保祿所說:務要傳道,無論順境逆境,總要堅持不變,並用百般的忍耐和各樣的教訓去反駁,去斥責,去勸勉。(第後四2)。因為到了時候,就要收成(迦六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