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基督我等主

安德

信仰並非奠基於耶穌的人格,而是堅信祂是基督我等主(Kyrios Kristos)。這信仰是指什麼?耶穌曾提出這個問題,伯鐸回答說:「你是默西亞,永生天主之子」(瑪十六15)。

真天主:

三個世紀後的第一次尼西亞(Nicaea,325)大公會議所審定的信經(Credo),宣布正統基督神學,與猶太傳統的默西亞完全異曲。直到今日,天主教的信徒仍在彌撒中朗誦這宣言:「…我信唯一的主、耶穌基督、天主的獨生子。祂在萬世之前,由聖父所生。祂是出自天主的天主,出自光明的光明,出自真天主的真天主。祂是聖父所生,而非聖父所造,與聖父同性同體,萬物是藉著祂而造成的。祂為了我們人類,並為了我們的得救,從天降下。祂因聖神由童貞瑪利亞取得肉軀,而成為人。祂在般雀比拉多執政時,為我們被釘在十字架上,受難而被埋葬。祂正如聖經所載,第三日復活了。祂升了天,坐在聖父的右邊。祂還要光榮地降來,審判生者死者,祂的神國萬世無疆…。」

這個希臘風味的信條,只是稍帶提了提基督與耶穌,並未清楚地宣布耶穌為默西亞,因為四世紀的信徒已不關心猶太人的默西亞,稱耶穌為基督,早已失去猶太人傳統的默西亞觀念的內涵。信條肯定耶穌就是至上神:出自天主的真天主。

默西亞:

宗徒大事錄記載的講道肯定耶穌為預許的默西亞。大事錄是用希臘文寫的,自然把默西亞譯成基督,不久耶穌與基督就成了一個名字。耶穌就是基督。 耶穌又被稱為救世者(Soter),拯救者,信者即可得救。傳統的猶太默西亞拯救以色列民族,打倒帝國的枷鎖。

初期教會不僅尊稱耶穌為默西亞,更肯定全部舊約先知的預言都在耶穌身上應驗了,但這些預言形形色色:天降的聖王、世界的判官、開闢新世界者…。經過長期反省,他們認為耶穌是以象徵性的神國來代替此世的王國,拯救人類於魔鬼的控制。堅信祂為舊約預許的默西亞、天主子。

耶穌的門徒把舊約慣用的默西亞譯為希臘話的基督,有利於割斷傳統的誤解,使接受福音者獲得新解。稱耶穌為基督,就是說,耶穌蒙受雅威特選,有聖神的大能,又稱為被敷油祝聖者。預定祂為永世之王,自然就是繼承達味的王位。

宗徒稱耶穌為「主」,是來自舊約:「上主對我主起誓說:你坐在我右邊,等我使你的仇敵,變作你腳的踏板!上主由熙雍伸出你的權杖:你要在你仇敵中統治為王! 神聖光輝的王位,你生之日,已偕同你,在曉明之前,好似甘露,我即已生了你。上主一發了誓,衪決不再反悔:你照默基瑟德品位,永做司祭!」(詠一一O,1-4)。「主」在舊約中為至高神所專用。而基督徒竟稱被釘死的耶穌為主。從猶太經師的立場來審量,這簡直是褻聖。

在世末啟示預言中,往往用「人子」代替默西亞,審判世界。從聖王、司祭、判官、人類的代表,漸漸走向超人,由此演繹到默西亞享用神力神能,一如天使,在天上分享雅威的光輝。早存於天,到預定的時期降臨世界。

耶穌再來:耶穌的門徒,在耶穌生前,不瞭解祂的使命,他們心目中的默西亞是猶太傳統的聖王,復興以色列,建立默西亞王國,永王天下。然而事與願違,耶穌並未復國,但他們仍然繼續傳揚耶穌為默西亞。耶穌雖然去世,但他們並未放棄復國的思想。他們唯一的轉變寄託於耶穌的再來(parousia)。從福音經書引用描寫末世的啟示,就可看出初期信徒的默西亞,是末世的默西亞:祂將要建立王國,只是延遲到世末,耶穌再來。

若望默示錄和後期舊約(如達尼爾書)很相似。福音經書屢用「人子」稱呼耶穌,尤其描寫世末的篇幅,用人子的稱呼最多,但也最模糊。例如說人子將乘彩雲降來,審判世界;而福音並未明確指出人子就是耶穌。

耶穌被釘而死,是門徒信仰的轉捩點。復活的經驗,給他們新的認識,君王默西亞的概念依然存在,只是時間的延遲;在等待期間,信徒為了適應實際生活情況,漸與現實世界和解。

他們深信耶穌升天後,將要光榮地降來,審判世界,建立默西亞王國。至於是今世的樂園,還是精神的天國?在神學上沒有清楚的答案。

千年盛世:中世紀的千年盛世說(Millennianism),指定公元後一千年是世界末日,耶穌將乘雲彩降來,建立王國。一千年過去了,耶穌沒有來。隨著就有二千年為世界末日之說。二千年也過去了,耶穌仍然沒有來。千年盛世說並非指的公元後一千年或二千年,而是指的默西亞建立(和平、幸福的)王國後,將延長一千年之久。一千年後,世界毀滅。近代天主教建立的基督普世君王節,雖為適應社會的時代潮流,但也證明耶穌為王的觀念,依然存於基督徒的心目中。

復活的經驗使基督徒對於耶穌的人格使命作深刻的反省,但是他們反省的路線,仍是遵循舊約有關默西亞的種種預言。教義希臘化後,教徒獲得新的解經方法。耶穌的地位,漸漸升級,人子為天主子所取代。乘雲降來審判世界的人子,已遠超出常人的界限。耶路撒冷的初期團體日益發展,然而隨著信徒的增加,猶太的傳統觀念也日趨微弱,代之以希臘化的基督神學。巴勒斯坦的教會的發展,削弱了正統猶太思想,因為新皈依的多屬泛希臘化的外僑或完全非猶太種族的所謂異教人(Gentiles)。這些皈依的異族異教人,終於成了基督信仰的中堅份子。領導中心也由耶路撒冷轉移到安底約基,再由安底約基轉移到羅馬,成了世界性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