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病手扎

多默修女

退休後,經常到醫院拜訪病人。有一次,一個病人向我打招呼:「修女好」。我問他:「你是不是教友?」他說:「我什麼『教』都不信,只信『睡覺』。」我說:「那你睡得好嗎?」他答說:「睡不好。」我說:「你為什麼要信睡覺?如果你相信天主的話,祈禱天主讓你好好睡覺;求天主賜你早日康復,不是更好嗎?」他說:「謝謝修女,妳今天給我上了一課,我以後要照妳的話做。」

當我到末期病房的時候,看到有些病人沒有家人照顧陪伴,自己又行動不便,我就幫忙他們,為他們服務。他們喜歡吃什麼,我就買給他們;這樣先以愛心來感化他們,獲得他們的信任後,再開始講道理。有一個病人,脊骨長癌,躺在床上不能翻身,先生早逝,無人照顧。我每天給她餵飯,洗衣;她喜歡吃什麼我給她帶什麼;她叫我修女媽媽;以後傳出整個病房,當我一進到病房,他們都齊聲喊:修女媽媽來了。

還有一個病人叫梅香,當我去看她的時候,她就給我一個背,不理我;以後我問梅香喜歡吃什麼,她說喜歡吃麵食,我馬上跑出去,給她買一碗麵,有時候買小籠包,水餃;最後她被感化了,聽我講道理領洗,得到善終。

還有一個司機,喜歡吃檳榔,得了口腔癌,開刀無效,傷口常流膿。我用紙給他擦,給他餵東西。從小沒有媽媽的他,深受感動,聽道理領了洗。當他癌症發作的時候,在床上亂跳;我為他祈禱後,他就馬上安靜下來。他太太在旁邊守著他。當他去世的夜晚,太太對他說:「誰叫你都不要理睬,如果是聖母或耶穌來叫你,你就跟著走罷,」等他太太醒過來,他已經平安去世了。

還有一件奇怪的事,他很希望領聖體,因為他的嘴吧一直流水,不能吃任何東西,但他時常要求我,請神父給他送聖體;李神父拒絕,因為怕他嚥不下去。第二天本堂鄒神父給對面的一個王太太送聖體。周長旗修女問他是否還有聖體,神父說還有一個,周修女說對面有一個病人希望領聖體,鄒神父沒有考慮那麼多,就給這個口腔病人送了聖體,但聖體平安的進到這個病人口中和心中,病人非常高興地說:「我不再怕什麼,有耶穌陪伴我到天堂上去。」這位病人生前是不良份子,賴天主仁慈,他悔改了。

另有一位玫瑰堂的劉姓教友,平時不太進堂,非常怕死。我去給他祈禱,勸他依靠耶穌,願聖神的平安賜給他。他去世的時候,辦了妥當告解,領了傅油聖事;他在嚥氣之前,看到一道強光,他喊說:「耶穌來接我了,」他太太也看到強光。他有一句遺言:「出殯的時候,不要忘記請陸修女來參加我的葬禮,因為是她把我帶到聖母和耶穌跟前,感謝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