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位老師

無名會

一位老師,和其他的老師不同。別的老師,必須打響知名度。他們知道,名聲好了,學生自會找上門來。但他卻是例外。他寂寂無聞,卻不待學生選擇他,便主動去選拔他們。他來到他們面前,定睛注視他們,彷彿看透了他們的心。然後,他開口說話:「來,跟隨我!」他沒有命令學生一字一句背誦他的話,他沒有教導他們熟記他的肢體語言,他卻要求他們,和他一起生活。他所教導的,不僅是言,而是生活;他所給予的,不是客觀的知識,而是永生的話語。

別家的弟子,總有學成的一天;跟從他,卻是一生一世的事。一日為弟子,生生世世作弟子。作他的弟子,就是跟隨他,就是走他走過的道路,就是無條件地奉獻自己,就像他一樣,作眾人的僕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