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鐸金慶有感

呂漁亭

些日子曾接台北總教區秘書室來函,謂世界各地每年定聖體建立日為司鐸紀念日,台北總教區決定三月廿七日,在主教座堂祝聖聖油後,慶祝今年晉鐸銀慶及金慶的神父們。函中並提醒我今年既屬金慶級神父,希望我能按時出席。

不被人告知金慶等事倒也罷了,那知一經提醒,真如春夢初醒,百感交集。去參加嗎?不參加嗎?當時曾考慮良久。有人說年輕時,大家都希望早日做生日,但一到老年,卻怕人家給他做壽了!可能由於這種心理,我當初真的不想去參加這次盛會,幹嘛讓人家知道我的年齡底細!但後來一想這既是總主教的好意,抗命不如從命,也只好乖乖地按時去報到了。

記得以前自己還是一個小毛頭時,每次見神父慶祝晉鐸銀慶,心中真的好羡慕,希望自己來日做了神父,在廿五年銀慶那年,也要好好地大肆熱鬧一番。若可能,還真想再回到父母身邊,給他們舉行一台大禮彌撒,當面感謝父母許我修道做神父的大恩。如今回想起來,那種想法可能有點太幼稚,對廿一世紀的今天來說,晉鐸銀慶又算得了什麼?論年齡還不過五十左右,論地位也可能只是一位小本堂。但在當年,銀慶可是大事一樁,有幾位神父能活到五、六十歲的?慶祝晉鐸「金慶」那可真是天方夜譚矣!

但今日懵懵懂懂地,自己竟慶祝晉鐸金慶來了,叫我又如何不百感交集!不錯,比較熟悉的幾位好友,早已問過我要不要慶祝?我的答覆好像只有一句:「有什麼好慶祝的!」我若在堂區服務,教友們乘此良機熱鬧一番似屬理所當然;假如我是一位修會的什麼長,修會也當然會好好地給我慶祝一番。但我現在只是一名已退休的老教授。已畢業的幾位所謂好學生,有的早已遠走高飛身在國外,有的自顧不?,那有工夫來慶祝?更何況他們多數根本不知道,什麼叫晉鐸金慶這類的教會習俗。話雖如此,校方似乎還有人在替我抱不平:「校方應該給你表示一下嘛!畢竟你服務學校已快卅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那時我會告訴他們說:「已退休的老教授正如潑出大門的水,不管你過去有多大貢獻,只好把你早日忘掉」。說句真心話,若已退休的老教授都要慶祝什麼金慶,那學校可能天天有慶日了!

因此我打從開始,從來也沒有做過這類天真的美夢!幸好台北總主教同情這群白髮族,每年舉行一次銀慶或金慶。今年晉鐸金慶本來應該有九位,但三位已早逝,一位在八里鄉老人院,那天參加的只有五位,外加一位銀慶神父。彌撒後大家聚餐切蛋糕,氣氛簡單但很隆重。

我似乎得天獨厚,因為我在大陸還有一個很溫暖的家。今年春節返鄉,我在家中一住竟住了三週,正是為了計劃如何度金慶這件大事。大哥今年八十五,大嫂八十七;小妹七十四,最年幼的小老弟今年也已七十高齡了。于是我們決定在我晉鐸金慶那天,兄弟姐妹大家一齊來慶祝,並邀請幾位至親好友齊來熱鬧一番。

那天正是元月初五的黃道吉日,本堂神父及修女們也都應邀前來祝賀。主教大人地位崇高事務繁忙,大家都不敢驚動他。那知他不知從那裡得知消息,那天竟不請自來,給我們帶來了上天的降福。謝謝主教大人的好心,那天我們也乘機祝賀他八五大?快樂,前程無量。

大彌撒由我主祭,本堂神父陪祭,修女們帶頭唱聖歌。彌撒中講道,我第一句話就直截了當地告訴他們:「謝謝大家替我慶祝金慶,但請你們千萬不要認為我已老了,我自已還覺得相當年輕哩!爬山、跑路、甚至遠足旅行,那樣不如你們年輕小伙子!我年年在大陸各地旅遊,黃山、泰山、峨嵋山,那座山沒有爬過?你們年輕人旅行時還患什麼感冒,晚上還有點睡不好,你們見我是否也曾生過什麼病?或第二天早上無法再爬起來?因此你們不要認為我既已做了五十年的神父必定很老了。不錯,論年齡我早已日落西山,但論心靈,我尚自覺前無程無限哩……。」

那天我也乘機給他們解釋了什麼是生理年齡,什麼又是心理年齡,這兩種年齡互為因果。生理年齡果然影響一個人的思想、理念、希望等心理狀態,但心理年齡也往往左右?我們的生理年齡。因此所謂老或不老,應該不只是一個年紀多大的問題,它同時也要看你老來生活是否尚有意義,人生是否還有興趣,前途是否還有希望。而這些意義、興趣及希望等因素,可能使你老而彌堅,不知老之將至!那天我一邊講,一邊看他們,有的在點頭,有的帶微笑,好像他們了解了我話似的;畢竟除了高齡的兄弟姐妹外,年輕的晚輩們也大有人在,可能他們也希望自己能老當益壯吧!

記得二十年前,我在教育心理系當主任時,學生們竟偷偷地給我準備了一次六十華誕大慶祝。那天除了大蛋糕外,還有學生們親自做的饅頭及粽子與小吃,但我至今記憶猶新的卻是那幅蹩腳的對聯。上聯是「多思多愁三十已衰老。」下聯則是:「無憂無慮六十猶年輕。」雖然字句近乎打油詩,但它似乎一針見血地點出了身心互動的秘訣。

不知是那幅對聯起了若干啟示作用,還是多看了一些這方面的書籍,近十年來,我好像常有意無意地,朝?「心理充實」的方面在努力。畢竟我已開始覺悟,深信只要生活有意義,做人有興趣,前途有希望,即使活到八十還是可以覺得並不那樣年老的!當然,爬山走路已不像過去那樣敏捷,喝酒也不如以往那樣常感千杯少,吃飯更不像年輕時代那樣大魚小魚統吃。但走路快、酒量大、胃口好等等,並不就表示你的身體一級棒,君不見多少人在未老之前就早已醉死或撐死了!

在那天的談話中,我也講了一位同鄉聞人的故事。這位浙江海寧名人叫查良釗,在國民政府時期,他曾當過大學教授及校長。在當年平均壽命還不到四十的時代,他竟活到八十六高壽。人家問他如此長壽有何秘密?他笑嘻嘻地總說一聲:「常保一顆赤子心啊」。下面就是他聞名的赤子吟:

孩子頭、孩子頭;有顆赤子心,走遍天涯不知愁。盡所能、取所需,憑著赤子心,為人服務何所愁!

不怨天,不尤人;發揮孩子心,教教學學何所憂。既不愁,亦不憂,保我赤子心,教化樂天更何求!

難道這不正是鄭板橋長壽之道嗎?這位怪傑曾替自己做過一幅六十壽聯,它的上聯如此寫道:「當如作客,何問康寧?但使囊中有餘錢,甕中有餘?,釜中有餘糧。取數頁賞心舊紙,放浪吟哦。興要?,皮要頑,五官靈動勝千官,遇到六十猶少。」

我個人的經驗是:提得起放得下,不要為小事而煩惱;今日事今日做,把明天交給上主;得饒人處且饒人,不要把人家一點小過失,常記掛在心。如此心裡常開心快樂,不怕你身體不健康,更不怕你活不到九十、一百了。人生真是──七十剛開始,八十小弟弟;九十不稀奇,一百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