皈依的心路歷程

巴雪華譯

我(Kimberly Hahn)以及對絕大多數的基督教友來講,接受天主教信仰的最大障礙就是聖母。我是生長在一個非常虔誠及溫暖的基督教家庭,我的父親是長老會的長老。我的父母以耶穌的愛來培養我們,我們家庭生活是以基督為中心。長大以後,我自己是選擇傳福音的路。可是對聖母我幾乎不認識,因為在教會裡幾乎不談,生怕談聖母會把耶穌的光榮搶去。更因為天主教把她那麼高舉,我們更要少提聖母。

天主教的恭敬聖母可從這一個例子看出來:在羅馬一個教堂內有個木匠在屋頂棟樑上,看到一個婦人跪在堂內念玫瑰經,他靈機一動想了個念頭來個惡作劇,他假裝是耶穌在講話:「婦人,這是耶穌跟你說話。」那婦人無動於衷,當那工匠重覆第三次時,這婦人叫了:「不要吵,我在跟?母親說話!」天主教把聖母當母親一樣的看待,也就常躲在她身後以求庇護。

第一次對天主教有進一步認識是我在神學院研究「人工避孕與基督教道德觀念」時,我發現天主教是唯一自始至終,堅持聖經真理的宗教。基督教早期也反對人工避孕,但在近幾年受世俗的影響,竟改變了立場。雖然當時我開始欽佩天主教,可是還沒有慾望加入。

婚後沒多久,我和SCOTT事業達到高峰,我們的所有的夢都一一實現了,可是突然間,SCOTT在神學研究方面開始講些奇怪的話,他自己也承認他的想法開始變了,變得像「天主教」。我馬上說:「那麼,快停止你的研究!」可是他繼續研究下去,因為他是神學家,他好奇,並且他要完完全全放棄自我來跟隨耶穌的領導。當他跟我說他推辭了神學院院長的職位時,我開始了解到問題已很嚴重了。我的祈禱是希望他自己到時會覺悟回頭,用不著我來干涉他。

聖誕節到了,教會請我主持信仰講座,SCOTT就說:「講講聖母吧,來給基督教信仰帶點平衡。」我說好吧,就清淡地描述聖母是個標準的門徒,是上帝的美麗工具。沒想到光談聖母這一點就構成威脅。講座完後,兩個姐妹唱聖誕歌「祂是瑪利亞之子」改成「祂是上帝之子」,因為他們怕說耶穌是聖母之子會讓聖母得了功勞。當時我的感覺很複雜。一方面我認為他們太有成見,而另一方面我也體會到他們的擔心,尤其是那時SCOTT對天主教著迷,我就求他不要變成天主教友,要變就變成聖公會教友好了。我只聽人家說從天主教變成基督教,卻從沒聽說從基督教變成天主教,我簡直不知該向誰去投訴。

有一天SCOTT從書房走出來對我說:「KIMBERLY,我研究發現我們應有七件聖事,而非兩件聖事。」要知道,我也得到了我的神學碩士,我明明知道聖事只有兩件,我真被他煩死,我真希望他就關在書房內永遠不出來。又有一天,當他領悟了諸聖相通功的道理後,興高采烈地叫:「KIMBERLY,你知道嗎?我們此刻並不是單獨的,我們被聖母、眾聖人、眾天使所圍繞!」我就挖苦他說:「他們可別到我房間來。」SCOTT開始念玫瑰經時,我開始感覺主耶穌在我身上的喜悅離開了我。我父親就說:「KIMBERLY,你不能讓SCOTT單獨走靈修旅途,你應加入他的旅途來共同尋找。」可是我就是無法加入,我祈禱有人會來拯救SCOTT。我起初以為我們的好朋友JERRY牧師會來救SCOTT,結果經過一番研究,JERRY竟然歡天喜地的說他也找到了真理,他要變成天主教友,他還要與我分享…。後來我們搬了家交了些朋友,SCOTT也交了一些天主教朋友,並說再過十天他就要變成天主教教友了,我真是傷心極了。那時我們已有了兩個孩子,我知道他們都會因父親的改變而成為天主教友。我心中開始懷恨,我心想:我才不要再為天主教會生孩子,我開始想用避孕藥。可是天主是慈悲的,祂給我對孩子的心及對丈夫的心還是軟的,我就無法繼續有這種犯罪的心情及態度;我就向天主順服,可是心中還是很害怕。我在日記上寫:「上帝啊!我該向誰去投訴?請別叫我去跟聖母或聖人投訴。上帝,?自己跟不跟聖母講話?告訴?,我絕不跟聖母講話。」可是SCOTT開始在我們家庭查經時跟聖母祈禱,我真是氣極了,我跟SCOTT說:「上帝怎麼對我們這麼壞。祂把我們結合時,我倆都是基督教牧師,現在祂把我們的結合撕破,把你變成了天主教徒。」SCOTT說:「也許祂太愛你了,所以先把我領進天主教,然後經過我再把你帶進去。」這種誠懇及可愛的話叫我怎麼回答?當他有了關於聖母的好文章,就要唸給我聽,我就叫他走開;我又氣又嫉妒地跟他爭吵,要知道我並不是一個很順服的太太。每次我氣得帶著眼淚往大門衝時,他就靜靜地唸他的玫瑰經,這點可看出誰心中比較有平安。因為SCOTT心中有了聖母,他有了平安。

在我第三次懷孕時,天主的恩典讓胎兒給我們帶來了和好,並且天主的恩典也在準備我的心。剛懷孕時,我在想我應如何為這孩子領洗,天主教?基督教?我只是拚命的祈禱求主耶穌給我指示。耶穌就在我心中說:「要將這孩子以天主教的禮儀來領洗。」後來嬰孩接受洗禮時,天主的恩寵感動了我。我父親打電話來,他並不清楚我心中為了宗教爭吵而受的痛苦有多嚴重,我真的痛苦到想離家出走或死掉,我求上帝賜我一死算了。我現在回想,當初若不是我的祈禱及聖母及諸聖的代禱,我真的會走絕路。父親電話中說:「KIMBERLY,你有沒有跟耶穌祈禱說:『主呀!我是您的,您要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您要我放棄什麼我就放棄什麼,您要我到那裡去我就到那兒去。』?」我說沒有,因為我怕我如此祈禱了,我就得變成天主教友,我父親說:「這種祈禱跟變不變成天主教友沒有什麼關係。最主要的是你要讓耶穌作主。」我就聽我父親的話,如此祈禱。然後奇怪的事發生了,我開始放鬆,耶穌進來了,告訴我,是我把我自己關在籠子裡,祂就把門打開。耶穌說:「來,KIMBERLY,我一直要你跟我一起探討天主教信仰及道理,可是你一直不肯前來,現在讓我們一起來探討天主教信仰及道理的奧妙及美麗。」我的心那時就被釋放了,並且充滿了興奮與喜悅,我迫不及待地研究七件聖事。當我研究到聖體聖事時,我完全信了聖體聖事的超性奧理,並且我好興奮地要向我的親朋分享。

有一次我跟SCOTT去聽一位有名教授演講聖母。他講的真美,是我對聖母轉變觀念的開始。他說聖母雖然不是神,可是她是天主特別造的,是宇宙中唯一兒子先造母親的例子。當聖母讚美天主時,她說:「我的心神歡躍於天主,我的救主!」有些基督徒就說,這證明了她犯了罪,不然她為什麼需要一個救主。其實重點是,在她是什麼時候被得救的,她是在她受孕的那一刻就得救而免除了原罪。比如說,我的高中一位同學在作見證時說:「天主拯救了我種種的罪惡──吸毒、酗酒、淫亂…」可是我明明認識他是個好男孩,他從來沒犯這些罪。他繼續說:「天主在我要犯這些罪之前就拯救了我,所以我才沒犯這些罪。」

聖母被加冕「母皇」,那是因為耶穌是「王」,像撒羅滿王把他的母親加冕為母皇一樣,並且聖母不但是全人性的耶穌的母親,也是全天主性的耶穌的母親。然而聖母從來沒有要世人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她是要一而再的給我們耶穌。我們應以天主的眼光來看聖母,就會看出她是十全十美,很可愛的。

我認識了聖母後,又懷疑聖若瑟的角色。我開玩笑地說:「如果聖母是十全十美的,耶穌是十全十美的,那聖家庭若有什麼不對之處,一定是聖若瑟的錯了,這些我倒也能體諒,因為我自己就常常做錯事。在那時,我還是無法跟聖人祈禱。後來我懷了第四胎,懷孕早期,我跟SCOTT參加學校的演講會。我開始流血,SCOTT就趕緊打電話找我婦產科醫生。天主安排,他那時就在學校內,他就趕緊把我送去最近的醫院──聖若瑟醫院。我流產後,一個人躺在醫院病房內,心中好空虛,身體虛弱得連拿起聖經的力量都沒有。可是耶穌卻讓我在腦中看到希伯來書第十一及第十二章;我懂得了其意,我開始感覺到我不是獨自在病房內,所有聖人及天使都跟我在一起,關心我、鼓勵我說:「我們知道你現在心中的空虛及痛苦,因為我們也都是過來人。」我就感到極大的安慰。諸聖賢人是我們的榜樣,他們走過我們走的路,受過我們受的苦,可是因為他們堅持到底打了勝仗,贏了桂冠,他們現在在人生的運動中給我打氣加油,他們時時為我們祈禱。「義人懇切的祈禱,大有功效。」(雅五16)

可是我對聖母、聖人的雕像,還是有疑問,我就問一位神父,聖經上不是說不要敬拜偶像?他說:「KIMBERLY,你家中有沒有擺你先生兒女的照片?」「神父,當然有,因為我愛他們。」「那你不是也犯了敬拜偶像的罪?」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拜偶像是從埃及文化傳來,當時的埃及人,為自我放縱,而造偶像來敬拜,跟我們為表示愛而掛(擺)出的聖母、聖人像完全是兩回事。並且我也想起來天主在說完「不可造偶像敬拜」後,且叫梅瑟在約櫃上造了兩個天使的雕像。

我為要監視我兒子道理課學些什麼東西,我無意地學會了聖母經。有一天有個調皮搗蛋的小女生要去辦告解,我心想,我雖然不太相信告解,但對這個調皮搗蛋鬼倒是一件好事。可是那小女生走出告解亭時愁眉苦臉,眼淚直流。我問:「怎麼回事?」她說:「神父罰我唸聖母經。」「那麼妳就唸吧!」「可是我不會!」那時我冒充好漢的說:「跟我重覆吧!萬福瑪利亞……。」

不久四旬期到了,我問耶穌在這四旬期中要我作什麼犧牲來紀念祂的受難?祂回答:「KIMBERLY,為什麼你不把你自己更完整地交給我?」當我把自己更完整地交出去時,我就聽到了「KIMBERLY今年的復活節要加入天主教教會。」SCOTT成為天主教友後,給我一串玫瑰念珠並且說,是位教友因聖神的啟示要把它送給我,這串念珠是從教宗那兒來的。我拿在手上,心中有點矛盾,我先唸一段,看天空沒有打雷閃電,又再唸一段,心中開始有了平安,唸第三段時我變得謙虛了,心中充滿了感恩。我跑去跟SCOTT說:「謝謝你首先孤軍奮鬥地接受聖召進入了教會,然後以愛來引導我進入,我也感謝天主給我們恩寵,使我們成為天主教家庭。」我倆摟在一起,感動得一直流淚。

基督教徒上天堂他們只要找耶穌,而這點跟聖經上所說的正成對立。因為耶穌在聖經上總是用新郎、新娘的比喻,這是個家庭的概念,並且默示錄對天堂的比喻是個婚宴,來參加婚宴的人,不能光只恭賀新娘,也要恭賀新郎的母親及他的兄弟姐妹。所以我勸基督徒不要擔心敬愛聖母、聖人會把耶穌的光榮減少,其實耶穌反而會更高興。

關於唸玫瑰經是不是太重覆單調了。我問了一位修女,她說:「你別以為你是個大人了,其實在你的母親眼中,你還只是個小孩,而小孩總是重覆的跟媽媽說:『媽咪我愛你,媽咪我愛你……』。」

最後我以三點作我的結論:

第一,為什麼耶穌召我入天主教教會?因為祂要我做祂所喜愛的門徒。若望福音記載,當耶穌在十字架上時,要這位愛徒把聖母接去做自己的母親,這意義很深刻。我們除了應像若望一樣的把聖母接到我們家中當母親,也要想到她是一位戰士、我們的主保,因為她的腳跟將踏碎蛇的頭顱。

第二,聖母是天主給我們人類的禮物,而我們也是天主給聖母的禮物。聖母是天主的傑作,像個藝術家一樣,你越讚美祂的傑作,祂越高興。所以不要怕來讚美天主的傑作。

第三,當我認識了聖母之後,我要求天主讓我更深刻的體會她。有天我看到我的朋友,一對新婚夫妻跟他們的嬰兒,當我看到這母親是如何地凝視逗愛她懷中的嬰兒時,我聽到天主說:「聖母就是如此這般的一直愛著你。」我領悟了聖母並不是等到我變成天主教友時才愛我,她早在我領洗成基督徒時就愛了我。在默示錄十二章,她是所有遵守天主十誡並為基督作證的人的母親。我就深深的體會她對我的愛及保護,可是聖母並不要你光愛她,她反要你照耶穌的旨意去做事,她自己甚至接受了耶穌的十字架。我們每人生活上都有個十字架,十字架並不是件壞事,因十字架能幫助我們捨棄自我。就如同守在耶穌的十字架旁,聖母也會守在我們的十字架旁。所以我呼籲基督教來認識聖母,來熱愛眾聖人及天使,他們都是天主給我們的財寶。我祈禱天主賜我們更多的恩寵,多領些人進入天主教會,因為只有在天主教會你才找得到啟示救恩真理的全部。(轉載葡萄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