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最信任的人是神父

李家同

美國天主教會神父的醜聞正在日益擴大之中,今天打開CNN網頁,頭條新聞之中又有關於這個醜聞的新聞,顯然美國的司法機構已經約談了波士頓的樞機主教。對我這個做了一輩子天主教徒而言,整個事件實在是另人受不了的事。

神父一直是世人信任的對象,我們絕對可以信任的人只有父母、老師和神父修女們。這也是很多同學肯來和我們老師們傾談的原因,他們知道他們可以絕對信任老師。

如果我們老師有對學生性騷擾的行為,這已經是相當嚴重的事,如果卻有其事,通常老師也做不下去了。如果我們老師對學生有性侵害的情事,那我們絕對不能再做老師了。

我曾經擔任過大學校長,我相信這不是我個人的想法,而是全體教育界的共識,我們絕對不能讓有性侵害行為的人繼續擔任老師。

世人對於神父的期望比對老師的期望還要高,我們對老師常常只有負面表列,只敢要求他不能犯大錯,假如一個老師不太關心學生,對學生沒有什麼愛心,只要他沒有大錯,也就算了。但是我們總認為神父們是不同的,神父們代表天主,將天主的愛廣施於人間,如果我們需要愛與關懷,我們一定會去找神父。

神父對小孩子有性侵害的行為,仍然能做神父嗎?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不妨假設有一所天主教中學,這所中學的一位老師性侵害一位學生,試問,他能擔任老師嗎?任何一個人,包含主教在內,都會說「他不能擔任老師了」,照這種邏輯,我認為一旦主教發現一位神父有性侵害小孩子的行為,就不能讓他再做神父了。如果主教讓他繼續擔任神父,這是對整個教會的一種侮辱。神父的道德標準可以低於老師的道德標準嗎?

神父們不僅對天主教徒重要,對於整個人類而言都是重要的,以我國為例,整個社會中信天主教的人少之又少,但是卻絕對信任神父,神父們辦啟智中心,辦孤兒院等,政府永遠樂觀其成,無非是因為政府一直信任天主教的神職人員。

每一次,我碰到了一個家庭遭變故的小孩子,我都希望他能進入我們教會辦的兒童中心,因為我們兒童中心裡,有善心的神父和修女們會好好地照顧他,如果我發現這個小孩子可能會受到神父的性侵害,我是絕對不會將孩子送到那裡去的。

我們不能要求神父們都是聖人,但我們絕不能讓世人不尊敬神父,至少我們對神父們的要求不能低於對老師的要求。

在這件事的背後,隱含著另一個深沉的問題:為什麼西方國家有這麼多的神父醜聞?美國神父如果在亞洲傳教,似乎也沒有這類問題,其中的原因何在?我很希望教會的神長們能很冷靜而又理智地思考這一個嚴肅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