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乎若揭日月

陸達誠

幼時讀「陋室銘」,有一段依稀記得,好像是這樣的: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 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活得歡喜、活得帥》一書作者曹敏誨女士住北市近郊碧潭,依山傍水,風景秀美。

碧潭的「山」和「水」雖不能稱「高」或「深」,但其中住有這位能排難解紛的諮商高手,三十年來救助過無數個瀕臨失望邊緣的生命。對這些人而言,她不啻是神通廣大的「仙」。

受益者口耳相傳,眾生乃紛至沓來,求教於她。她提到,在她輔導的一萬左右的個案中,只有一次失敗。許多夫婦來看她時已決定要辦離婚手續,焉知一席談話下來,這對怨偶竟牽著手,恩愛地回家。她似乎有套魔法,可置已瀕死者於新生之地。

因此筆者大膽引用「陋室銘」作本序的開場白,為說明曹敏誨是一個無為式地有為者,頗似隱於山中的仙,但她又像龍一般地會扭轉無數生靈的乾坤,使他(她)們豁然開朗,終能履險如夷,重見天日。

認識敏誨女士已有十年多了。那次她蒙輔大經濟系戴台馨教授邀請,給該系學生講兩性差異。戴曹二位是台大同窗好友。而後者的「憨兒」龍龍當時就讀該校經濟系。聽同學的媽媽演講,滋味一定很特殊。筆者覺得主題饒有趣,加入了這個熱情的集會,企圖擷取一些輔導秘笈。

敏誨女士終於從容不迫、氣定神閒地走進了教室,向切待的眼神掃了一遍,已有恃無恐地可以進入話題了。

不料她要作的是另類演講,不從言語開始,卻從唱歌帶入。曹女士一連唱了二、三首她自己作的情歌,好像要通過歌曲把人帶入自己當初的浪漫情懷。

了不得!服了她。這種進路為專事理論探究的我是絕對做不來的,不過它把年輕人的心真的活化起來了,可以想知二小時過得一帆風順。

除了演講者帶來的活潑和青春氣息,內容更出人意表,概念新穎奇特,令聽者頻頻頷首,若有所悟。原來兩性的差異是如此微妙。得知其要領,就可避免事倍功半,卻能撥雲見日。為維持及發展良性的兩性關係,按此指南,可以遊刃有餘。

概念中比較有趣的是她引用「苯乙安」說明熱戀中人体會分秘的化學元素、「人身品質」和「相待品質」在男女身上有不同的比率,以及「愛的七訣」等。看到在場的學生聽得一楞一楞地,陶醉在新發現之中,好像被吸引到一個神秘王國那樣。總之,這次演講似乎澈底滿足了聽眾的期待。

認識敏誨女士後,筆者曾經連續三年邀請她到輔大宗教學系的「哲學概論」課給大一學生開示,每次都產生同樣的效果:學生獲得澈底的滿足。

曹女士三十年的輔導經驗不是蓋的。說她有扭轉乾坤或四兩撥千斤的法力,一點也不誇大。讀者如果平心靜氣把本書一頁一頁的翻讀下去,一定會同意我的看法,也必能受作者的感召,潛移默化。什麼是她的感召呢?

中國文化重視內聖外王。曹女士諮商的成果無話可說,但其行是否與其言一致呢?諮商師有不少是職業化的,他們在輔導別人時,体貼入微,溫和可親,回到家裡,變成了另一個人,沈默寡言或暴跳如雷地不能自控,使人懷疑他(她)是否真能療傷助人。

曹敏誨女士絕對不是這樣的人。讀其文可確知:她是內外一致、時時刻刻達到百分之百的真、心口合一、表裡一致,是一個非常整合的人。她勸導別人的,自己先信、先做。她如莊子所言:昭昭乎若揭日月,是光潔透明的一位女性。

她有諮商的經驗和技巧,能助人排難解紛,不錯;但她在她心靈深處有非常虔誠的信仰。從信仰處,她得到天主給她日月般的照明,所以她能作正確的判斷、有勇氣講實話、會寬恕人故亦能助人寬恕。她以神的大愛包容別人的缺點,尋找最有效的救治方式。通過她與天主的深度默契,她把造物主的愛和能量帶到人間,故她能開發他人的愛的潛能。

在她與受傷的心靈接觸時,她把他們直接帶往愛的本源,因此她的輔導無往而不利,所向披靡,是不可能不奏功的。

內聖外王之內聖主要是修身,而為度婚姻生活的人而言,此「身」包括了家庭。修身齊家是一体的二面。修齊得好,必有外王之果。

敏誨女士在本書中簡樸地描繪她的家居生活,記載她與丈夫和兒子的互動。在互動中修練。她沒有刻意說教,或賣弄心理學術語,她用的是心靈之術,是愛心術:家中每天發生的大大小小的家事,都是她的「生活禪」功課。這種克修可為一切度家庭生活的男女作借鏡。

天主教的聖人聖女大部份是修道人,他(她)們帶著聖潔的光環,是普通信徒可望而不可及的。曹女士走過的一條路不是這樣的,是生活在紅塵中的眾生都可取法的。她走得嘻嘻哈哈,一點不累,好像是去名勝古蹟嬉玩,一切自然天成。她寫的實是一本在平凡中可活得不平凡的指南。

敏誨女士用日記体把兒子成長過程發生的點滴記錄下來,沒有什麼了不得的大事,但每言每行都顯出作者內心的乾坤,所以沒有一言一行是尋常的。兒子犯了錯,她可用罰但亦會用賞來回應,常常不按牌理出牌,奇妙地贏得兒子的心,成了兒子的大情人。「馴夫術」亦然,亦夫亦友。很好笑的是全家一起練習說人好話,有時講得太明顯而引發哄堂大笑。這類情況天天都有。

很意外的是讀者在本書中會看到一種叫「感情銀行」的機構。每人把別人做的好事講的好話存入帳簿中,有零存也有定存,但因愈積愈多,因此永遠不會透支。

啊,這真是神奇的發明。把銀行的利息散放出去,也一樣用不完。這樣,這個核心家庭形成了另一個大家庭,基本成員至少五十位,他們每星期二聚在新店姐姐的大廈中探索和分享生命,追求永恆的真理。一圈又一圈、一波一波的熱流播射到一個既麻木又冷漠的台北叢林中去。

「我為人人」是他們的座右銘。數年前,曹女士從媒体得知一位在車禍中喪失丈夫和二個女兒的婦女,立即尋找後者養傷的醫院,找到後就趕去照顧和安慰她。是什麼力量催迫她如此做?毫無疑問的是她的靈性具有特殊的敏感度,常比別人快半拍,趕上助人的列車。

正因為她的良知昭然若揭,晶瑩剔透,故能成為受苦者的「及時雨」。昭昭乎若揭日月,非耶?

很高興看到本書終於出版。這是一本好書,人人可看,人人可以得益,人人可以追效而使自己亦昭昭乎若揭日月。是禱。

後記:《活得歡喜、活得帥》將於九十一年六月由黎明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