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為聖瑪谷職業定位

路志高

聖經新約中的四部福音:瑪竇、瑪谷、路加、若望,顯然個個出身不同,各有各的職業。現在我們已經知道,在被耶穌召選為宗徒之前,瑪竇是稅吏,若望是漁夫。耶穌升天和聖神降臨之後,過了二、三十年才開始有人為耶穌著書立說,但沒有人為耶穌寫傳記。當時有一位希臘年輕醫生跟隨保祿,他是寫第三部福音的路加,也是其中唯一的外邦人。至於寫第二部福音的瑪谷,獨獨沒有提起他以前的職業。其實,我們對他的過去幾乎一無所知,只曉得他是一位富有青年,受過良好的教育,伯多祿早就認識瑪谷。一次伯多祿從監獄中被天使救出之後,首先到瑪谷的母親家裡,他的母親也叫瑪利亞,住在耶路撒冷。(宗十二5-17)

從聖經中我們不但知道伯多祿與瑪谷的家人很熟,也知道瑪谷跟隨伯多祿多年,我猜想不但瑪谷的母親在耶路撒冷有房產;他的父親更是一位在加里肋亞鄉下的地主,由於業務的關係,不能常來耶路撒冷,所以房產由母親管理。這樣同時能使瑪谷在京城裡多受教育。

現在筆者嘗試為瑪谷的職業定位。當然那時他可能非常年輕,以我們現在的觀點,他可能還正在求學期間;但當時的社會情況和教育制度和今天迥然不相同。當時的猶太人講出身、家道和家業,各種職業幾乎無不是世襲制,例如耶穌是木匠的兒子,因此耶穌也是木匠出身,甚至本身便被人以木匠定位,事實也是如此。聖若瑟在耶穌誕生時年紀可能已相當高了;所以耶穌十七、八歲時,聖若瑟可能已經去世,而將木匠生活的重擔留給了耶穌。

要認識瑪谷的出身和職業,首先要探討他父親在鄉下的業務。那時在加里肋亞鄉下工商業都不發達,遠在公元前一千年前,以色列自達味繼撒烏爾王征服四方,奠都耶路撒冷以後,國勢最為強盛。達味王在位時,首先重視發展農業,到其子撒羅滿為王時,曾以全國農業成果造成雄厚實力,一面在耶路撒冷發展商業與工業,一面興建大聖殿。從那時起,彷彿我國古代一樣,人民擁有四大行業。我國的四大行業是士農工商;以色列的行業與排列方式與我國略有不同,其出入只是大同小異,他們是「宗、農、商、工」。第一行是管理宗教事務的人,如經師和司祭。事實上,當時以色列政教不分,而以宗教為主;第二行如我國一樣,也是農業;以下二行則與我國恰好相反:以色列人重視商業,而將工業列為最低級。

耶穌本來是天主子下凡,卻甘願自卑自下,不僅選擇誕生在荒涼的山洞、貧困的馬棚馬槽裡,也選擇了人類等級最低的窮苦木匠當祂的養父,難怪以務農為主的納匝肋村民對耶穌那樣瞧不起,認為木匠之子不可能有什麼出息。

筆者之所以對耶穌時代的以色列社會制度和農業情況小有研究,乃因有幸在歐洲學農,並在聯合國糧農組織為第三世界農業服務多年,為使落後或新興國家在農業方面有所借鏡和師法,曾對四、五十年代建國的以色列農業特別感興趣,因為這個國家的農民曾創造舉世無雙的「沙漠變綠洲」的奇蹟,令世人刮目相看,連許多西方農業專家都紛紛摘下帽子,低下頭來,向以色列農業大軍致敬。

長話短說。因為國土很小又處於列強環視之下,遠在達味和撒羅滿父子為王時,以色列國便格外注意自立自強。「民以食為天」,因而對農人的要求非常嚴格;漁夫或牧人可以目不識丁,但農夫卻不能。那時以色列農村掌握著國家的經濟命脈,農民宛如公務員,具有終身職,但國家只提供土地,並不付給農民薪水,等於是一項「耕者有其田」政策。換句話說,最初土地不是屬於農民自己的,而是國家的。雖然如此,身為農夫,不光盡義務,也確實能享有充分的權益,這是說,你能種多少,就種多少,而由你的汗水和勤勞所獲得的天報完全是你自己的;種得不好或發生天災人禍,也要由農民自己負責,只能任勞任怨,甘心承受損失,別人毫無辦法幫助。

因此,農民父母對子女教育殷切而嚴謹,從少年時代開始,不單要有農業生產的經驗,也要有相當高的知識水準,譬如從識字算數、作文作業開始,逐漸進入農業方面的專門知識,但宗教課程應是必修科;所以那時的以色列農民,在一般知識學問上,均有今天的高中和高職的程度。

耶穌當初召收宗徒時,只召叫了不在四大行業之內的賤民漁夫和罪人稅吏,這又證明了耶穌謙卑為懷。祂沒有召叫農夫,因為農村青年是屬於第二大行業的人,且都算得上出身高貴的知識份子。我想,在耶穌時代,土地主權已經易位,很可能因為以色列一度亡國的原因,因為沒有了自己的國家,從此土地無形中屬於農民所有了。

我看聖經上那位原想跟隨耶穌的富少年(瑪十八16-25;路十八18-27)就是一位農村的知識青年,他家裡有很多財產;在那個時代,除家畜外,主要的產業應該是房屋和土地。當然我也不排除下面的假設:那位富少年或許在耶穌升天後跟隨了伯多祿宗徒,說不定他就是瑪谷。但既然聖經沒有告訴我們,我也不該自作聰明。雖然如此,我仍然肯定瑪谷在職業上是農夫,在社會地位上是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