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拳之亂和教會

劉光義

清德宗光緒二十六年,歲次庚子,公元1900年。這一年在清代、在中國、甚至在世界史上,都應當有一件大事記載著,那就是義和團之亂。這件暴亂導致了滿清的覆亡,也幾乎斷送了中華民族的命脈。外國人認為是由中國人故意的、突然的排外引發;而事實上是有其發生發展衍化過程的。

清宣宗道光時期,英國人向中國傾銷鴉片,兩國發生戰爭;清軍戰敗,於1842年訂立了南京條約,喪權辱國、割地賠款。此後的英法聯軍之役,更是打到都城北京;清文宗咸豐帝,出奔熱河;英法聯軍燒毀了中國的藝術之宮圓明園,盜走了園中的稀世珍寶。中國人點滴在心頭,對外國人是既怕又恨而無可奈何的!

此時清廷已接受英法威逼,准許外國人在中國傳教;各國教士,多在此時,為中國人傳福音到中國。一來是基督教義與中國傳統文化有區隔;二來是英法入侵中國的洋人,全是碧眼白膚黃髮;而傳教士的形貌和這些人,一般無二,中國人分不清哪些是來打仗的?哪些是傳福音的?認為全是「洋鬼子」,就一體痛恨。

尤其是清廷自皇室到宮吏,都怕洋人,卻虐害欺壓自己的百姓。百姓信奉了基督後,因多和洋人接觸,官吏就不敢欺負。一般百姓因而對奉教的人,既羨且妒,遂生敵意,造成對立,而牽怒洋人。民間情景是如此。
朝廷上,慈禧太后和光緒帝間,因戊戌政變,政爭衝突激烈;光緒帝終於被幽囚;政變領袖康有為梁啟超等,慈禧對他們恨之入骨;而他們卻被英日等國救走。對中國的政爭,各國多同情光緒帝。這些因素,全使慈禧氣惱,而也無可如何。

恰於此時,白蓮教餘孽在山東活躍,男的號稱義和拳,女的名為紅燈照,信奉黎山老母,倡言能使神靈附體,刀槍不入。巡撫毓賢,竟一心信奉。他由山東巡撫,調任山西,進京陛見,盛稱義和拳法力無邊,能滅洋人,慈禧因之動心。袁世凱繼任山東巡撫,痛剿義和拳,這些亂民遂流竄到直隸(今河北)。總督裕祿,竟信邪說,表薦義和拳的頭目大師兄等於朝廷。皇室親貴端王載漪,大學士剛毅,全迎合信奉。朝臣徐桐趙舒翹等,也全力贊助。這些僅讀四書的冬烘,認為義和拳是義民,又有神助,可滅洋人。慈禧遂召義和團進京。慈禧心腹寵臣榮祿卻不信邪說;但也難敵守舊諸人。義和團既到京城,大開殺戒,燒教堂,拆鐵路,毀棄外來事物,濫殺無辜,任意加以「二毛子」罪名,就加殺戮。所謂二毛子,凡有關外來事物用品持用者,全是二毛子。是或不是二毛子,全憑大師兄燒冥紙:紙灰飛揚者就不是,紙灰下墜者就是。殺人無數,全屬冤死。在同年6月21日,竟對在京的所有外國人及教士宣戰。當時開明的大臣許景澄、袁昶等力諫,即時被殺。甘肅軍董福祥奉召入京助戰,進攻各國使館區。前此的6月11日日本使館書記杉山彬,6月20日德國公使克林德先後被義和團殺害。(編按 順口溜:還我江山還我權,不怕火海與刀山。神仙附了凡人體,槍炮不鳴闖陣前。)

義和團暴民,和董福祥的野蠻兵,圍攻使館區56天,其間停戰三次;奇怪的是清政府於此期間,竟送麵粉西瓜蔬果數車,供給各使館,可見清廷的心理矛盾,不可理解。榮祿也下令,不准用重砲轟擊使館區,當也減少甚多傷亡。等到解圍之時,各國洋人大約死亡250人,本國教友和被加以二毛子罪名,冤死的百姓則遠超過此數。

義和團的慘暴愚行,引來英美德法日俄義奧八國聯軍,在1900年5月來伐。聯軍行動快速,攻陷大沽口,佔領天津,7月攻入北京。慈禧太后裹脅光緒帝,於聯軍侵入北京後一日,狼狽逃奔西安。聯軍初入北京時,僅一萬八千人,以後陸續增兵到十萬五千人。他們認為戰爭是由中國無故挑釁而起,故也有心報復,對百姓奸淫擄掠,枉殺無辜,無所不至。李鴻章曾向使節團抗議說:「中國居民深受所苦。」

聯軍的統帥,是德皇威廉二世的重臣─瓦德西伯爵。當年狀元洪鈞奉派出使德俄奧時,他的夫人不願隨往,洪鈞攜其侍妾賽金花赴任。金花時年十七歲,年輕貌美,雖出身青樓,而舉止溫文有禮,以公使夫人身分,傾動德國上流社會,因此,和瓦德西伯爵夫婦結為良友。瓦德西伯爵既到北京,二人重逢,極為愉快,仍以舊友身分交往,絕無苟且行為。賽金花藉此為中國百姓解除了許多苦難,也助聯軍解決了生活上的許多問題。

慈禧出奔後,由李鴻章及慶親王奕劻為全權代表,向聯軍求和,聯軍要求先懲罰罪魁。清廷因此判處縱容義和拳暴民的親貴大臣十一人死刑。而此時十一人中,四人已自殺,三人賜死,二人充軍邊省,實際僅二人被處斬殺頭。1901年訂立了「辛丑條約」,重要條款有:

一、 派親貴大臣赴德日謝罪。

二、賠償各國白銀四億五千萬兩。

三、劃清各國使館館界,界內由公使管理,並自行防守,不許華人居住。

四、拆毀大沽口至北京間所有砲台。

五、允許列國駐兵京津,及其外圍各要地。…

看!義和拳惹的禍,危害國家還不夠大嗎?對這些愚頑暴徒,還能稱為義民?說他們是百姓起義,農民革命嗎?於此當悶心評斷啊!

這就是辛丑條約。此約訂定前兩月,李鴻章積勞而死。庚子賠款,習稱「庚款」,實際上各國並未索取,由美國發起用此款,在中國興辦教育。清華大學就是庚款創辦的學校。其他各國,除義日兩國外,多贊同美國的主張。

在拳亂中,一位出身風塵的女子賽金花,愛國護民的行為,應該給於表彰;但善忘的國人,很快的就忘了她,最後她貧苦的死於北京;只有輔仁大學教務長劉半農教授,為她寫了一本傳;近年僑外作家趙淑俠,寫了一部《賽金花》,對她加以褒獎。證明了她和瓦德西伯爵間,所有的清白崇高的友誼。賽金花和另一出身風塵的女子,義助蔡松波將軍,推翻袁世凱洪憲帝制的小鳳仙,全是俠女義士,吾人應該崇敬不忘。

庚子拳亂,加於教會和教友的破壞及創痛,除以天主大愛給以寬恕外,願國人認知,教會是為國人傳福音求永生的宗教,應該擁護愛戴,並助其發揚光大,才是正確良好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