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之婦女地位

楊鍾祥

如純就字面言,天主教內好像是不平等的。例如神父稱Father,修女們稱Sister,男會士們稱Brother,這看起來是相差一代,(童年時中國北方稱修女為姑奶奶,較父還高一代)。同時也會發生八敬法內「受具百歲,應迎禮新受具比丘」,也就是百歲的修女、修士也要稱廿餘歲剛晉鐸的神父Father。這些名稱是否適合,除神父執行聖事的權利與地位外,可能與釐定的時間有關。因為在中古早期,只有神職人員才是知識份子,連羅馬帝國的查理曼大帝都算文盲,那時釐訂這些稱呼,似無不妥。目前稱呼雖未變,但神父與一般信徒的關係,則頗為友誼與接近。

但在一般情形下,天主教目前亦轉變的很厲害。例如,在宗徒時期,聖保祿宗徒曾在格林多前書堙A嚴格規定女人要沉默、要服從。如果要想知道什麼事,可在家堸搕V夫,因為在會堂婸☆頇O可恥的。基督是每個人的頭,男人是女人的頭……。凡女人進入會堂禱告時,都要蒙著頭(理由是女人的頭髮是誘人的),否則就是羞辱自己的頭。此外,也說女人是為男人造的,而男人並非為女人造的……。一般人也認為女人較男人性感,因此要屈服於男人,正如同肉體屈服於精神一樣。

經過許多世紀的遞嬗變遷,梵二後恐難再在聖堂內看到男左女右入座,或女性仍在蒙頭的。目前很多女性在夏季進堂甚至露肩、赤足穿涼鞋。在另一方面,唱經、讀經的多半是女性,男性不易看到,不知去忙什麼。梵蒂岡於1995年才發表女性可輔祭,但在台北(及南洋一些地區)舉行英文彌撒的聖堂,女孩輔祭和女性併同神父送聖體,早已行之多年。如果要問宗徒的話可變嗎?沒有人說可變,但自然演變的變了,誰也難講這是「是」或「非」。不過宗徒所寫的亦僅是針對當時的社會,並非基督所說必遵的教義。

此外,美國聖方濟修女會Nancy Kazik修女,於會長任內曾兩度來台視察會務,後即任職聖婓(Santa
Fe)總教區副總管,其職掌為處理神父們各類糾紛。她說,十年前此一職位絕不可能給一女性,目前教會已對女性開啟了大門。據此,修女雖不能一如比丘尼(可行比丘能作的禮儀),但不僅超越了「比丘尼不得舉發比丘過失」,還可處理神父們的行為和糾紛。

至於女性為何不可祝聖為神父(母),這一限制是否永久的?可自數方面看,基督選擇的12位宗徒(Apostle)和72位使徒(Disciple)都是男性。傳教的工作不是坐在辦公室,而是背一個小包袱,遠走他鄉。聖伯多祿和聖保祿不久就到了羅馬,他們的經歷和遭遇是否適於女性,可想而知。其他宗徒與使徒的經歷也多很接近。聖多默到了印度,沙勿略到了遠東(中國和日本),也都是隻身遠到異鄉,並死在那堙C桂雅安神父講過一個故事:有兩位修女乘長途火車,晚上在車廂內脫去外衣欲就寢時,突然闖進一莽漢,兩位修女緊急喊道:「拜託、拜託,我們是修女。」基本上神父不應長期坐在辦公室堙A經常需要到處走動,這為女性會增加不少麻煩。

美國有一部份修女反對稱呼「天主」為陽性,她們說的可能沒錯,因為天主難道需要有性別嗎?但在西文的文法上需要性別,否則用代名詞時,若不使用He, she,就必須用it了。基督降生取的是男性,尤其在那個時代,女性門徒佈道或背著十字架上山被釘死均不適宜。

雖然創世紀第二章堛滌O述說,女人是用男人的肋骨造的,但有人說這可能只是根據傳說,因為不只是人,天空的飛禽,地上的動物,海洋堛漱翿琚A甚至昆蟲、植物,都是雙性,難道也是因為雄性無適當助手,而為牠門造了雌性?尤其在創世紀第一章則是天主同時造了一男一女,並未提及男人肋骨的事。據聖經學者解釋,創一1至創二4a係司祭系於紀元前六世紀寫出,而創二4b至創五32係雅威系於紀元前十世紀寫出,彙整者難言孰是孰非,只有照錄,遂不併合。

表面上看起來,在許多方面是男的優於女,例如在運動會堣k不能與男賽;針線和烹飪一樣係女職,但好裁縫和好廚師仍係男性。在個人比較上,當然許多女人勝過男人。一般男勝於女,也可能是因為女人須生產和哺育嬰兒,男人應具備一點較高體能和其他,以便使家庭獲得生存的條件和所需。

然而如就全般觀察,天主對女性的選拔和賦予,決不低於男性。例如基督降生選了一位實際生母,而無生父,這位生母也成了全人類的在天之后,其地位沒有任何男性勝過她。基督在苦路上背著十字架上山時,門徒四散(只剩若望一人),卻有幾位婦女伴隨。基督葬後第三日赴墓地祭拜、發現基督已復活者,亦為婦女。教會成立後各教堂內幾乎都是女多於男;各國亦均是修女比神父多,因此可斷言:天國堣k多於男。而在世界上,一般子女亦均與母親較近。有一項不太為人注意的就是,在戰場上戰死或傷殘,倒霉的幾乎都是男性,表示女性較幸福。

敝人為紀念婦女年,曾於1996年出版之《芸蕪萃》內刊出「婦女地位及在教會內外之變遷」一文;1998年出版之《芸芒萃》又列出「天主造男女有輕重之區分嗎?」一文,因內容涉及繁複,此處無法充分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