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大復校功臣:于公野聲

張類斯

于斌總主教於1959年2月,陪同傳信部長雅靜安樞機來台視查,部長回羅馬後,主張海外的中國神職人員應回台工作。隨即任命于公返台辦理輔仁大學復校事宜。

于公最初商請各男女修會合作辦大學,計畫成立十個學院。最後因客觀環境的困難,只與耶穌會、聖言會共同辦學。1961年先在台北市吉林路成立哲學研究所。1963年又在新莊中正路旁購地三十甲成立大學部。

于公的辦學目的是「知事、知人、知天」的三知論。「知事」是理工學院與法商學院等學科研究的目的,「知人」是人文學科研究的材料,「知天」是宗教學科研究的學問,以神為最後目標。于公認為「一事不知,儒者之恥」,要求在輔大讀書的學生上知天理,中知人文,下知事物,三者貫通,才能真正求得學問,懂得人生;正如學者所言:「科學的結論是哲學的起點,哲學的結論是神學的起點,三種不同學科的領域不會衝突,更是上下貫連。

輔大的校訓為「真、善、美、聖」,于公要全校的師生以:理智求真,意志向善,美求和協,以達到神聖的境界。于公更訂12月8日聖母無原染罪節為校慶,求聖母保佑輔大師生身心平安,努力向學,校務得以順利發展。現在輔大日夜間部的學生已兩萬餘人,足以表現出于公的遠見與成果。

輔大復校之初,還有一段小插曲:鑑於輔大由天主教各機構合辦,有人提議應更名為「天主教聯合大學」。但當時政府的政策是:不准創辦新大學,只准大陸的大學在台復校。天主教在大陸的大學有上海的震旦、天津的津沽、北京的輔仁,前兩所屬耶穌會,後者屬聖言會。最後與教育部商議的結果,以輔仁大學的名字復校。能夠順利復校也是有原因的,因為中日戰爭時期,輔大對國家的貢獻最大。二次大戰時,中央政府遷往重慶,日本佔領了北京後,鑑於輔大是由德國聖言會神父管理,而日本與德意兩國為軸心國關係,因此日本人對輔大甚多禮遇。不少愛國人士,便以輔大為最佳掩護,從事情報工作,報效國家。後來被日本憲兵識破,逮捕了24位情報人員中,輔大佔有19人。因此,抗戰勝利後,淪陷區的學校的學位都不承認,惟讀承認輔大頒發的文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