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在羅馬帝國的廣揚

羅 漁

公元三一三年二月,羅馬西東二帝君士坦丁(Constantine),和李西尼(Licinius)在米蘭相會。君士坦丁把妹妹君士坦濟亞(Constantia)嫁給李帝以籠絡其心。藉此佳機,二帝頒佈著名的「米蘭詔諭」(The Edict of Milan),給予天主教自由;同年六月十三日李帝將此詔諭在東羅馬公佈。二帝稱奧古斯都,遵老皇帝戴克利先(Diocretian,284-305)之措施,由於帝國幅員太大,將之分為東西兩部,委副將馬西米安(Maximian)為副帝,稱凱撒,駐米蘭,而他便駐米可米底亞(Nicomedia,拜占庭對面不遠),從此歐洲始有東西之分;不久升馬西米安為奧古斯都。二九三年仍感幅員廣大,又把帝國分為四州,兩帝各選一位凱撒,四帝各治一州,史稱「四帝治理」;下分十二郡(Diocesi,此字後被教會用指教區)及一百二十省。

三一三年十月君士坦丁在羅馬北門外戰勝政敵馬森斯,統一西帝國;三二三年再拿下東帝國,自此帝國全由他一人治理;從此教會不再遭受迫害,史稱「君士坦丁的和平」。之前,較「米蘭詔諭」早兩年的「沙迪加詔諭」(The Edict of Sardica),是東帝葛萊略(Galerius)在重病死前一個月所頒佈;他曾唆使戴克利先四次迫害教會。之後,君士坦丁宣稱,迫害教會為帝國毫無益處,應給予百姓良心、敬禮與集會的自由,並要求基督徒為他及帝國祈禱。此外,將充公的教產歸還教會。據數位學者的意見,它並非是一真正的皇令,僅是藉信函通知各地省長照帝之吩咐去辦而已。

太陽神與十字架競爭

歷史家對兩帝在米蘭所公佈的詔諭,彼此有不同的意見。天主教的傳統說法來自兩位史家:一位是凱撒勒亞主教歐塞比(Eusebius of Caesarea),一位是君士坦丁子輩的御師拉克當濟(Lactantius),他們對君帝早年的歷史都有記述。

無論如何、君帝從此對教會、對教友採用寬容的態度,且日勝一日。君帝個人的宗教與其帝國政治有關。他起初像他的前任一樣是異教徒,崇拜所謂「無敵太陽神」(Sol Invictus)。但三一二年對天主教的天主始有信心,把十字架置在軍旗上與軍盔上,可是在帝國錢幣上和羅馬凱旋門上,仍雕鑄太陽神,因此其信仰是混合兩教的;在戰勝馬森斯後,內心才從崇拜太陽神而轉移到教會的真主了。

君帝皈依基督

自三一三年起,君帝的政治可說完全支持教會。這時天主教非常發達,遍佈帝國各地,佔全國人民之半,軍隊中也不例外。君帝視教會為一強而有力的組織,以教會作其帝國統一的根基。三一八年帝禁止異教人舉行祭祀,次年用國庫資金在聖伯鐸墓上,修建輝煌大殿一座,三二六年竣工。

三二四年君帝再次打敗李帝,先將他囚在德撤勞尼加,次年以與蠻族通信之罪名判他絞刑;此後更大力支持天主教;異教幾乎毫無立足之地。後又修建拉特朗、聖保祿、耶路撒冷聖十字、聖倫佐等四大殿。昔日羅馬神廟享有的「避難所」之權,這時轉賜給教會的聖堂與修道院;並給予主教與教會諸多特恩優待。把羅馬貴族拉特朗所屬的巨宅(Lateran Palace),賜給教宗作為寓所。原來當皇后法伍斯大(Fausta)嫁給君帝時,該宮是她的妝奩。君帝再將該宮轉贈教宗思維一世,據說君帝的寶座也成為教宗的寶座了。

主日成為公共假日

一週的第一天為主日,為教友是獻給天主的日子,此時成為帝國官吏與百姓休息歡樂的一天。該日所有公務、手工業、公共活動,包括司法審訊等全部休工,奴隸或是自由人皆當遵守。皇帝為維持教會的統一,視為自己的職責,屬於政治的一環。當三二四年亞歷山卓發生亞略事件─否認基督是天主第二位的邪說(Arianism)時,帝便給亞歷山卓主教亞歷山大與亞略去函,講明他的宗教政策,要求教會教義務必統一,不准有分岐存在。

君士坦丁對神學問題不甚明瞭,但有宗教專家做顧問,提供意見與解決之道。君帝道:「至高的天主不但能發義怒懲罰人類,而且也可能懲罰我本人,因為上天把管理人間的事全部付給了我…」。

為此帝於三二五年五月二十日在尼才亞(Nicaea)夏宮,集合了三百位主教─多來自東羅馬,討論亞略事件。帝曾參與大會的開幕日,也講了話,希望能給教會帶來平安。結果,亞略固執己見,帝把他同附和的五位主教充軍伊利里亞(今南斯拉夫境),其中有尼可米底亞主教歐塞比(與史家歐塞比同名)。

首位天主教皇帝君士坦丁與其繼承者(惟叛教茹連例外),所頒的法律無不深受教會倫理的影響:例如無故殺害奴隸為殺人犯,這和希臘、羅馬法視奴隸為物、無人格大不一樣,也保護他們家庭的尊嚴,對釋放奴隸也較從前為寬。至查士丁尼大帝(Justinian,The Great)執政時,奴隸制始完全廢除。提高婦女的地位─男女平等,孤兒與寡婦的生活由政府負擔,酷吏、誘姦女子者受重罰;尊重戰俘,不鼓勵血腥的劍奴決鬥,迄韓諾留帝(Honorius)方正式廢除,承認主教在教會法庭的判決具有法律效力。

君士坦丁的殘酷與罪行

上面我們敘述了君帝的德政,他自然也有黑暗的一面:不但對其政敵,如對妹夫李帝如此,而且對由布衣前妻所生的長子克里士布與長媳,以莫須有的罪名予以處決,因此使母后非常傷心。他死後不久,宰相等為掃除由皇后所生三子順利繼承帝位起見,又把君帝兩位親弟弟君士坦特、達馬濟伍,連同後者的兒子一起處死;另一姪茹連因年齡僅六歲,才保留了小命。後來皇后所生三子先後逝世,皆無後,帝位只有這位惟一的姪兒茹連繼位,可惜他以「叛教者」醜名留世。

君士坦丁帝與其母后海列娜

君士坦丁受洗

究竟什麼時候君士坦丁皈依天主?我們從他接受洗禮可以獲得結論:他在患重病死前不久(337)方受洗,且是由亞略信徒尼可米底亞主教歐塞比主持,由此可知帝之皈依是很晚的事了,且不是由正統教會付洗。以往言他很早即歸化、又有奇蹟出現。最著名的是三一二年十月戰勝馬森斯前一天,空中出現了十字架。當夜耶穌在夢中告訢君帝,將基督的希臘文前三字IHS,置在軍旗上即可得勝,是史家歐塞比於三三七年所著「君士坦丁帝傳」中,言此說是皇帝親口告訴他的。

另位史家拉克當濟於三一四年所撰史書中,言基督在夢中告訴君帝,在盾牌上書基督簡號,即可獲勝云云,看來演義的成分居多。羅馬又一傳說言君帝一日患痳瘋,在夢中看見聖伯鐸和聖保祿告訴他,只要教宗思維一世給他付洗,病即會痊癒。帝照辦,靈魂和肉身果然都清潔了,因此為感激教宗,便把羅馬及意大利讓與教宗管理(參考羅馬四冠教堂壁畫可知),自已則遷到拜占庭(330)做新都,名新羅馬,後日則叫君士坦丁堡。

君帝為基督門徒

君士坦丁與其母后海列娜(Helena)被東正教敬禮為聖者,在他們的頭上畫一代表聖人的光圈。他被稱謂天主摯友、額外主教、教會干城和支持、異端的剷除者…他們的慶節在五月二十一日舉行。但拉丁教會只敬禮母后海列娜為聖后(其節日在8月18日),但不視君帝為聖者,因為他除行為殘酷外,晚年服膺亞略邪說,曾難為過正統的主教們,還將他們流徙。至論推行「皇帝兼教宗說」(Caesaro-papism),即干涉教會的一切,如主教的委任、教區的劃分等似為烏有,可是其幾位後繼者的確如此,尤其對東歐教會,教宗和拉丁教會不少次也曾受過他們的磨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