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明園中的噴泉

幕後功臣:宮廷畫師郎世寧與噴泉設計師蔣友仁

梅乘駿

郎世寧修士,聖名若瑟(Giuseppe Castiglione),1688年7月19日生於義大利的米蘭。他自幼在幾位藝術大師處受到嚴格的繪畫訓練。他在自己的祖國,本可成為一名傑出的藝術家,但他虔誠的宗教生活,和對修會生活的志趣,竟棄家修道,入耶穌會成為輔理修士。1715年來到北京,終其一生在清廷從事繪畫藝術,受到康熙、雍正、乾隆的青睞,成為三代元老。正如他的同會同事,另一位宮廷畫師、法國人王致誠修士(Jean Attiret)所說:「若非我的畫筆還能為教會起些積極作用,讓皇帝對傳播福音的神父們有所好感的話;若非在我的艱辛勞動後面,看到日後天主的話,我早該要求『歸去來兮』了。」郎世寧修士1766年7月16日卒於北京,在華「克盡厥責,愈顯主榮達五十年」(墓碑銘文),曾受三品頂戴,賜侍郎銜。死後葬在北京阜城門外的耶穌會墓地,與同會的利瑪竇、湯若望、南懷仁為伴。

郎世寧的藝術天份,體現在多方面:(一)油畫─用西洋油畫透視和明暗的技巧,畫中國水墨畫;(二)融中國畫的工筆繪法和西洋畫的三維概念為一體,創造了新的畫風。他的眾多作品,可分為五大類:歷史事蹟圖;乾隆帝戰績圖;人物圖;駿馬圖;花鳥走獸圖。他的一幅《萍野鳴秋》圖近日在香港拍賣市場,創下國畫的最高世界紀錄。

在今日的圓明園斷垣殘壁中,仍可看到西洋樓的遺跡-海宴堂遺址。這正是郎世寧設計的歐式建築。在其宏偉的階梯旁,原有一處以十二生肖為題的噴泉。乾隆十一年(1746)年的某一天,皇帝在如意館看到一張畫像上的歐洲文藝復興式洋房與噴泉的畫面,非常感興趣。詢問郎世寧這是什麼玩意兒?又問在北京的傳教士中有沒有能搞出這玩意兒的人?郎世寧推薦了蔣友仁神父。

蔣友仁神父,字德翊(Michel Benoist),法國人,生於1744年7月12日,原是以天文學家身份來華傳道,想不到會成為一名噴泉(時稱「法水」)設計師。雖然設計噴泉,與他的傳教初衷大相逕庭,但只要有助於傳揚基督神國,他得面對一切、適應一切。當他在歐洲攻讀物理時,也曾鑽研過一些水力機械。當然他萬萬沒有想到,這點知識,竟會讓他在中國當上一名噴泉設計師!蔣友仁神父的嘗試,竟然圓滿達成任務-讓這噴泉裝置在中國,成為前所未有的創舉!引起了皇帝和宮廷人員的嘖嘖稱奇。不久皇帝在圓明園興建了數座洋樓,並請蔣友仁神父佈置一些噴泉,並要他親自督造。神父花了十四年功夫(1746-1759)充分施展了他的才華。整個水域景色處處顯示了神父的藝術天才:變換的形態,佈局的情趣,與亭台樓閣之格局,配合得自然合諧,相得益彰,令人賞心悅目。在許多形狀各異的噴泉中,尤以《群獸戲水》、《獵犬圍鹿》、《時鐘噴泉》最富情趣。

這個《時鐘噴泉》是由代表每天十二時辰的十二生肖動物像組成。在一個龐大的三角形水泥旁,安裝了十二個生肖銅鑄動物頭像,構成一座永久性的時鐘。這十二支動物頭像,按照十二時辰,自子時起,從老鼠頭開始噴水,依次從不同的動物口中,噴出一道拋物線水柱,注入水池中心。正午時刻,則十二生肖動物同時噴水,蔚為奇觀。蔣神父在花園內築有一座容量特大的蓄水塔,足供園內所有噴泉之用。引水管道全用紫銅鑄成,主要管道粗如腰圍。如此宏偉的設施,即使當時的歐洲也嘆為觀止。

令人可惜的是,舉世聞名的海宴堂和整個的圓明園建築,於1860年被英將額爾金下令焚毀。耶穌會士們的心血和藝術結晶,也隨之毀於一旦。當人們讀到這段歷史時,無不惋惜及遺憾。適值「圓明園遺址公園」實施方案問世之際,重溫昔日艱苦的創建過程,或為人們所關心。(轉載信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