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戲團

坎菲爾/韓森

當我還是個少年的時候,父親曾帶著我排隊買票看馬戲團表演。排了老半天,終於在我們和票口之間只隔著一個家庭。這個家庭讓我印象深刻:他們有八個在十二歲之下的小孩。他們穿著便宜的衣服,看來雖然不夠漂亮,但全身乾乾淨淨的,舉止很乖巧。排隊時,他們兩個兩個排成一排,手牽手跟在父母的身旁。他們很興奮的吱吱喳喳談論著小丑、象,今晚必是這些孩子們生活中最快樂的時刻了。他們的父母神氣的站在前面,母親挽著父親的手,看著她的丈夫,好像在說:「你真像個佩著光榮勳章的騎士。」而飄飄欲仙的先生也微笑著凝視著他的妻子,好像在回答:「沒錯,我就是妳說的那個樣子。」

賣票的女郎問這個父親,他要多少張票?他神氣的回答:「請給我八張小孩票兩張大人票,我帶了全家看馬戲團表演。」售票員說出了價格。

這人的妻子別過頭,把臉垂得低低的。這個父親的嘴唇顫抖了,他傾身向前,問:「妳剛剛說是多少錢?」售票員又報了一次價格。這人的錢顯然不夠。但他怎能告訴那八個興致勃勃的小孩,他沒有足夠的錢帶他們看馬戲團?

我的父親目睹了一切,悄悄的把手伸進口袋,把一張二十元的美元鈔票拉出來,讓它掉在地上(事實上,我們一點兒也不富有!),父親又蹲下來,撿起鈔票,拍拍那人的肩膀,說:「對不起,先生,這是你口袋裡掉出來的!」這人當然知道原因。他並沒有乞求任何人伸出援手,但深深的感激有人在他絕望、心碎、困窘的時刻幫了忙。他直視著我父親的眼睛,用雙手握住我父親的手,把那張二十元的鈔票緊緊壓在中間,他的嘴唇顫抖著,淚水忽然滑落他的臉頰,答:「謝謝,謝謝您,先生。這對我和我的家庭意義重大。」

兩袖清風的父親和我轉頭就回家去了。那晚我們沒有進去看馬戲,但我們並沒有徒勞而返。一個好人生命中最珍貴的那一部分,就是他那微小、默默無聞、不為人知的、發自仁慈與愛的善行(擇自心靈雞湯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