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故裴尚德主教作證二件事

多默

1999年5月間,我到北京探親訪友,裴公就是我探訪的對象之一。透過一位朋友的引導,我們在朝陽西埧河區找到了裴公,他已八十多歲,身體顯然不太健康。他說:「我遷至此處很久了,但仍沒有公開傳教的自由。看我住的這間房屋,既是我的居室、書房、客廳,也是我舉行聖祭的殿堂。其中有無竊聽裝置,我也不敢說。每主日我定時舉行彌撒,限參與教友三十人。平時來探望我的人不多。且來了,話說完就走…」。

我在一個適當的節骨眼兒,把一件呈請當今教宗宣封中華殉道者為聖的拉丁文信函,遞交給他,並略加說明。他讀後並未表示什麼,只說:「希望你單獨再來一次…」我能意會他此話的用意;於是我就與同伴向裴公告辭。此後第三天,我單獨前往赴約,他正在和鳳姐及一個十來歲的小妹妹一齊誦念玫瑰經;我進屋後也參與祈禱。祈禱畢,他引我到他的居室,立即把他簽署的拉丁文信函交還給我,並說:「這是好事…我請你再勞駕一次,你會諒解罷?天主最可靠,但人不是完全可靠…」。

我願此時為裴老作證兩件事:第一、他是忠於信仰的殉道者,因為他為了維護完美的信仰,他選擇了數十年的牢獄、勞改、軟禁之苦,而沒有向任何人點頭;他是北京的正權牧者,但沒有一天見過天日。第二、他是中華聖教會第一位簽署呈請教宗宣封中華聖人函的主教。為此事件,台灣的主教也是證人。

裴公走了;我及時為他作證,是為免於「太遲」的遺憾,因為我也是快蒙主恩召的老朽了。寄給「恆毅」雙月刊,公諸於世,使人驚奇基督信徒傳統的恆毅精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