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之際在華耶穌會士著述舉要(下)

劉光義

南懷仁、比利時人。清順治十六年(一六五九),東渡來華,清康熙二十七年(一六八八),逝於都城北京,在華近三十年的時間堙A著述極豐。計有:妄推吉凶辯、熙定朝案、驗氣圖說、坤輿圖說、告解原義、善惡報略說、教要序論、不得已辯、儀象誌、儀象圖、康熙永平曆法、測驗紀略、坤輿全圖、簡平規總星圖、赤道南北星圖、妄占辨、預推紀驗、形性理推、光向異驗理推、理辨之引咎、目司圖總、理推各國說、御覽簡平新儀式用法、進呈窮理學等圖籍。他和湯若望同時在北京,也同得康熙帝優遇,君臣極?相得,他在天文曆法輿地儀器方面,有出色的貢獻,並?清代造軍械大砲;也是極度漢化的西方教士,精通漢文漢語,在清廷任官欽天監正,並進階禮部右侍郎,是位偉大的教士,偉大的學者,對於中國的現代化有極大貢獻。

穆迪我、荷蘭人。清順治十四年(一六五九)來華,清康熙三十一年(一六九二)逝於武昌。著有聖洗規儀、同、二書。

柏應理、比利時人。清順治十六年到中國,清康熙三十三年,於臥亞逝世。著有:天主聖教永瞻禮單、天主聖教、百問答四末真論、聖坡而日亞行實,聖若瑟禱文,周歲聖人行略。

利安定,西班牙人。清康熙九年(一六六九)到中國,清康熙三十四年,卒於何地不詳。著有永福天衢、天成人要集二書。

殷鐸澤、義大利人。清順治十六年(一六五九)東渡來華,清康熙三十五年於杭州逝世。著有:耶穌會例、西文四書直解、泰西殷覺斯先生行述等書。

聶仲遷、法蘭西人。清康熙十四年(一六七五)到中國,清康熙三十六年於江西贛州辭世,著有古聖行實。

葉宗賢、國籍不詳。清康熙二十三年(一六八四)來華,康熙四十三年於西安逝世。著有宗元直指。

Pedoro、漢名不詳。墨西哥人。清康熙十五年(一六七六)到中國,康熙四十三年卒於福建漳州。著有:初會問答,永暫定衡、大赦解略、默想神功、哀矜煉靈略說,都是有關宗教著述。

徐日昇、西班牙人。清康熙十二年(一六七三),東來中國,康熙四十七年逝於都城北京。著有:南先生行述、律呂正義續編。律呂是音樂名稱,陰陽各六,合稱十二律。這位教士,當精通音樂。

利安寧、西班牙人。清康熙二十四年(一六八五)到中國,康熙四十九年逝於都城北京。著有:破迷集、聖文都竦、聖母日課等書。

沙守真、國籍不詳。清康熙三十九年(一七○○)來中國,康熙五十六年卒於饒州,著有真道日誌。

衛方濟、比利時人。清康熙二十六年(一六八七)到中國,清世宗雍正七年(一七二九),卒於Lille。著有人罪至重。

白晉、法蘭西人。清康熙二十六年(一六八七)東來中國,清雍正八年(一七三○),在北京逝世。著有:天學本義、古今敬天鑒二書。

德瑪諾、葡萄牙人。清康熙四十三年(一七○四)初抵中國,清雍正十一年(一七三三)逝於饒州。著有顯相十五端玫瑰經。

羅雅各、義大利人。明天?四年(一六二四)來華,清幹隆三年(一七三八)卒於澳門。著有:聖若瑟傳、楊淇園行蹟、天主經解、天主聖教?蒙、齋克、哀矜行詮、求說、聖記百言、聖母經解、周歲警言、測量全義、比例規解、五緯表、五緯曆緯、月離曆指、日距表、黃赤正球、籌算、曆引、日距、考晝夜刻分等多種。羅雅各是一位學識淵雅,克享遐齡的教士。他壽終時,年齡已有九十多歲。

馬若瑟、葡萄牙人。清康熙三十七年(一六九八)東來華夏,清高宗乾隆三年(一七三八),逝於澳門,著有:聖若瑟傳、楊淇園行蹟。

巴多明、法蘭西人。清康熙二十八年(一六八九)抵華,清乾隆六年(一七四一),逝帝都北京。著有:濟美篇、德行譜二書。

殷弘緒、法蘭西人。清康熙三十七年(一六九八)到中國,清乾隆六年逝於何地未詳。著有:主經體味、逆耳忠言、莫居兇惡勸、訓慰神編等書。

德瑪語、法蘭西人。清康熙四十六年(一七○七),東渡中國,清乾隆九年卒於南京。著有與彌撒功程。

戴進賢、日爾曼人。清康熙五十五年(一七一六),抵中國,清乾隆五十一年逝於北京。著有儀象考成。

馮秉正、法蘭西人,清康熙四十二年(一七○三)到中國,清乾隆十三年卒於帝都北京。著有:昭來集說、聖心規程、聖體仁愛經規條、聖經廣益、盛世芻蕘、聖年廣益、避靜彙鈔等多冊。

萬濟谷、清順治十一年(一六五四)來華,他的國籍生死年月地全不詳。僅知他著有聖教明證一書。

白、西班牙人。清康熙十九年(一六八○)來中國,卒於何年何地未詳,著有要經略解一冊。

白多瑪、西班牙人。清康熙三十四年(一六九五)到中國,逝於何時何地未詳。著有:聖教功要、四絡略意。

林安多、葡萄牙人。清康熙三十四年(一六九五),初到華夏,卒於何時何地未詳。著有崇修精蘊一書。

聶若望、葡萄牙人。清康熙三十九年(一七○○)到中國,卒於何時何地未詳。著有八天避靜神書一冊。

萬濟谷教士以下,卒年時地全然不知,原因當是清世宗雍正皇帝以後,清廷對教會態度大變,不再似康熙皇帝的寬大優容的原故。他們拋棄鄉邦家人,身入當時保守封閉的中國,歷經艱難困苦,遭受種種打擊,無悔無怨,?國人傳福音、佈新知、終身一貫,多卒於中國,全有偉大不朽的貢獻。今天的公教教士,全承傳了這種精神。我個人的教士朋友中,也多有感人的犧牲事跡。我覺得國人,尤其教友,應當景仰尊敬這些先賢。不應該把公教再看作「外國教」,把外籍教士看作「洋人」,排斥他們,所以寫了這篇小文,也藉此向他們獻上最高的敬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