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公榮陞樞機

張類思

有一天,于公在羅馬聖伯鐸大教堂跪著祈禱,忽有一個不明事理的人將他頭上的紫色小帽拿下,拋在地上,于主教謙遜忍耐未曾爭辯。筆者事後想,這正是他將陞樞機的預兆:拋下紫色小帽,換上一個鮮紅色的帽子戴上。天主先要他謙遜受辱,再高陞他為教會的樞機。

1969年3月28日,教宗保祿六世躍升于斌為樞機主教。在該日的冊封大典中,有幾件小插曲:

一、該次全球躍升的新樞機共有33位,于公被指定為該次樞機團的首席代表,在典禮中宣誓致詞。于公以拉丁文致詞,其中有一句非常中肯的話:「(為了維護教會忠於信德,)直到流血致命 Usque ad effusionem sanguinis」。樞機主教的長袍和帽子都是紅色的,所以又稱為紅衣主教,表明是用血染成的,雖經風吹日曬(教難),毫不變色,血的質量很重,樞機主教的紅衣紅帽也不輕。

二、在冊封大典中,每一位樞機都有一位秘書陪伴,而于公的隨員居然是菲律賓第一夫人─馬可仕總統的太太伊美黛女士,她主動要求做于公的隨從秘書。在伯鐸大殿進行的典禮中,她伴著于樞機走進大殿,電視現場直播全球;筆者在電視機前親眼目睹。當時33位樞機中,有一位他們菲律賓的一位新樞機,她不做自己同袍樞機的秘書,而自願做于樞機的秘書,表示她對于公的最大的尊敬。

三、當天的33位主角中,有四位美國主教昇樞機,美國人想,該由他們美國樞機中的一位,在冊封大典中做新樞機團的代表。但教宗卻指定于樞機做發言人,如此表現出于公高尚的品德,與高深的學問,也洗刷了于公以前所受的誤解和冤屈。美國人心中雖有少許的酸味,但也佩服于樞機的口才與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