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一般教友很少被封為聖?

羅漁

我們知道基督給大眾佈道時,常以天主和魔鬼、天主的事業和世俗的事業作對比宣講,不曾只為結婚者與未婚者為佈道的對象。祂的對象是包括所有的人。教會初期教友只有結婚者與未婚者而已;不久教難開始,就有「殉道者」出現,這是最高的境界,婚姻為其次。至第四世紀初(312),教難平息,教會這時則標榜「守貞」,不婚不嫁為至高美德,這種理念一直延續下去,直到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第二屆梵蒂岡大公會議(1962-1965)才有轉變。雖然聖師熱羅尼莫於383年在「反埃耳威迪伍」(Helvidius)的小冊子中,曾言在家庭主婦中也有聖德修到純精者。不過她們多知節制自己,放棄享受夫婦的權利。

對此聖師熱羅尼莫的理念是十分嚴格的,教會要他們度「天使般的生活」,這裡不分男女性別,皆應如此,這樣不免有削弱婚姻價值的危險。因此,聖師時代就有些神學家為保護婚姻的神聖挺身而出,聖奧斯定便是其中之一。雖然如此,教會仍然標榜「守貞」為諸德之冠,85%─90%的聖人聖女都出身於修會;一般的父母、平常的教友是沒有份兒的,他們的婚姻生活鮮有人知。例如意大利的主教聖保利努斯(St.Paulinus da Nola)被教眾選為領袖後,他的妻子便離開了他,隨即隱身於修女院,度起苦修的生活(按當時神父可以結婚),誰也不知他的妻子是何許人。法國聖母往見修女會創立人聖若翰娜•尚達耳(St.J. de Chantal)是位結過婚的婦女。在丈夫卒後,始度神修生活,也創立了修女會。意大利加西亞城的麗達(Rita da Cascia)也是結過婚之人,丈夫卒後加入了奧斯定修女會而成為聖女。另一位意大利籍真福戴吉(Beata Taigi),得到丈夫同意後,作聖三會第三會修女,條件是仍負起妻子與母親的責任,換句話說,他們放棄了夫婦的權利而已。

直到世界首次大戰後(1918),在教會內方興起重視「婚姻神修」的組織。首先有毛里神父(Fr.Mauri)創立的「獻身基督君王婦女會」(The Oblate of Christ the King),其會員有已婚者、待嫁者與守寡者;意大利另有「保祿之家」(La Casa di Don Paulo Liggeri),法國有「聖母團」(Le Equipes Notre Dame),目前該團已普及到其它的國家。

問題是如何為「婚姻神修」下定義?有些教會組織實際上是引導夫婦們轉向修會神修去。典型的例子即是「聖家團」初期,其原始團章是經過修會神職修正過;後來團章再經修正,方引導團員們在「婚姻神修」或「家庭神修」的道路上向前邁進。

基於今天已有不少這類的組織和有關著作,「家庭神修」的培養環境已經大為改觀。如「加列斯陶團」(Community of Caresto)與道塞迪(Dossetti)所創的組織很久便在培養這種神修、加深這種神修。此外尚有一些運動,如普世博愛運動(Focolari)、聖德運動以及新佈道團等,尤其後者,他們的成員都是由家庭父母所組成,他們往往帶著子女到很遠很遠的傳教區宣傳福音,正如男女修會人士在海外為上主工作一樣。也有鼓勵家庭度團體生活者,如「清晨團體」便是。尚有達到世界水準的組織,幫助玉成這個目標,如比利時所立的「國際婚姻神修學院」(International Academy for Martal Spirituality)即為此而設,1995年還編有刊物,供教友們去閱讀研究。

至此我們才明白為什麼教宗在去年(2001)10月21日,將類思•瓜勞契(Luigi B.Quattrocchi,1951年卒)和其妻子瑪利亞(1965年逝)一塊送上祭壇,受我們的敬禮了。他們一起度過二十一年的夫婦生活後,於1926年遵當時的理念開始新的生活,這時彼此的關係僅如兄妹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