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中的帳棚

韓承良

我們知道,以色列人的祖先是過游牧生活的民族。他們為了牧放羊群,要逐水源和草地而居,故此居無定所。既然如此,他們要不時的遷移。搬家遷移是件十分麻煩的事,許多的東西不能隨心所欲地帶走。他們既然沒有定居的堅固樓房,而只能帶一些簡單的家俱和用品。於是帳棚便成了他們不可缺少的東西。是以聖經上不時提到聖祖們所居住的是帳棚,例如諾厄和他的兒子耶斐特居住在帳棚中(創九21-27),亞巴郎和羅特也是居住在帳棚中(創十三3-12),亞巴郎在他帳棚中接待了三位客人(創十八1-9)等。在這之前,加音居住的也是帳棚(創四20)。以色列人在出離埃及後,在曠野中輾轉四十年之久,居住的更是帳棚,並用安營和起營方式來表示以民當時在曠野中輾轉的情。總之在聖經上提及帳棚的地方,可說處處皆是,尤其在創世紀中有更為清楚的記載。

富同情憐憫的心

既然古代以民和中東其他游牧民族所居住的都是帳棚,而且由於生活的方式是居無定所,因此這些中東古代民族都富有同情憐憫的心,尤其對孤獨的行旅更是充滿愛心,對他們表示出無微不至的照顧。甚至今天在聖地仍然可見到的游牧民族伯都音人,仍然在保存著這種好客的習俗。尤其在曠野中的夜間,當一個行旅走到你的帳棚前,敲打你帳棚的柱子時,帳棚的主人不論多麼於心不甘,定要起身為他打開帳棚,讓他進入其間,招待他吃飯過夜的。而且按習慣一定要招待三天後,才能讓客人再次上路他往。臨走時要給他足夠的飲水和乾糧,還要親自送他上路,陪他走上一大段路程才算心滿意足。要陪客人走多遠呢?卻沒有一定的規格,有人說走一天,兩天,三天等不一而足。甚至有人說,要陪他走到將他在你家所吃的飯,完全消化和排泄完畢為止。如此好客的習俗是在其他地區很難見到的。他們因為世居曠野,有親身的體驗,知道一位曠野中的行旅是如何的困難,和遭遇如何重大的危險之故。

聖祖們在帳棚中生活度日

由於在歷史上,以色列子民同帳棚是分不開的,因此不但在舊約中,而且在新約中亦同樣不時提到帳棚的觀念。比如聖保祿在他致希伯來人書中,提到了聖祖們居住在帳棚中的困難,和完全沒有保障的生活情形,那種生活是遠不如居住在堅固房屋中的生活,是沒有太大保障的(希一一9-10)。他說:「亞巴郎一蒙召選,就聽命往他將要承受產業的地方去了。他出走時還不知要到那裡去。因著信德,他旅居在所應許的地區,好像是在外邦,與有同樣恩許的繼承人依撒格和雅各伯在帳幕內,因為他期待著那有堅固基礎的城,此城的工程師和建築者是天主」。以色列子民在古時是不斷地居住在帳棚之中的民族,而且他們覺得洋洋得意,樂在其中:「雅各的帳幕何其壯觀!以色列,你的居所,何其美好!」(戶二四5)

以色列子民既然久居帳棚之中,故此也承認自己是世間的行旅。他們為了紀念祖先久居曠野中的事實,制定了一個節日,叫作「帳棚節」。每年全體的人民,都在自己的家園中,或在房頂上搭建一個帳棚,且全家要在帳棚中生活一個星期之久,目的是在回味祖先生活在西乃曠野中的困苦,也因而具體地想起來,人生不過是世間的行旅:「我原是寄居塵世的旅客」(詠一一九19),帳棚節見肋二三34-36,39-43,申一六13-15等。

以民進入福地後仍然居住在帳棚中

聖祖們既然久居帳棚,輾轉多年後終於進入了天主預許的福地。其後,固然開始過定居的生活,但仍有不少的人民習慣地居住在帳棚中,尤其是那些仍在過著游牧生活的人民,更是如此:「我的居所被拆除,由我身上撤去,彷彿牧童的帳幕」(依三八12)。

勒加布人是一個歸化以民的外族人民,他們在耶肋米雅先知的時代,仍然按照祖先的吩咐,「不建造房屋,不播種,不栽植或佔有葡萄園,卻要終生在帳幕裡...生活在作客的地方」(耶三五9-10)。以色列軍人在作戰的時候,也居住在帳棚之中(列下七7,耶三七10)。

帳棚中有男女之分

雖然聖經上多次提到了帳棚,卻沒有清楚地說明,帳棚的內部結構是什麼樣子。幸虧在聖地仍然有不少的伯都音人居住著,他們仍然過著游牧民族的生活。這些「曠野之子」的生活幾乎向來沒有改變。因此今天我們到聖地去,仍然可以看到聖祖時代人民生活的情形。也知道帳棚中的內部形情。這些帳棚在聖地仍然可以見到,朝聖人士甚至可進入其間看個究境,當然要付一點小費。

這些帳棚內部是用木棍支撐著的,共有九隻木棍支撐全局。中間的木棍較為高出,目的是為使雨水不要積存在帳幕頂上,而壓毀帳幕。其他八隻較短的木棍,分散在適當的地點,它們長度約為一公尺,至一公尺半,最高不會超過兩公尺。如此給居住其間的人留下活動的空間。

帳棚平常分成兩個部份,內部帳幕沒有出口,是專供婦女和小孩子們居住的地方(民一五1)。在大型的帳幕中,這個內部地方有時也被分成不同的空間,供家人居住。

比較有錢的伯都音人,不將內部分隔,而是另建一個帳幕,更為方便舒適。亞巴郎的妻子撒拉就曾有自己的帳幕(創二四67)。同樣在民長紀上,赫貝爾的妻子雅厄爾也有自己的帳幕(民四17)。

帳幕的前方是活動和接待客人的地方。而帳幕的「大門」僅是一塊簡單的毛織門簾,聊勝於無地掛在那裡。而這塊毛質品,白天是常被掛起來的,好使任何人清楚地看到內部的情況,並且如果願意,也可以自由地升堂入室,進入其間的。這也是古東方游牧民族好客的表示。

編織帳棚的手藝

帳棚的原料普通說來,是山羊的毛(出三五6,三六14-19,戶三一20)。但有時也用駱駝的毛來編織;織出來的布呈黑褐色,而這種顏色正是游牧民族所喜愛的,因為它不但比較結實耐用,而且不太怕雨水的衝擊。這種布匹尤其出產在聖保祿的家鄉基里基雅。而保祿本人也曾經是以編織帳幕維生的人(宗一八3)。

帳幕內部的設備

它的內部設備是非常簡單的,這主要是因為游牧民族,居無定所,不斷地在遷移,故此少置家產。因此他們所據有的家業是生活上基本不可缺少的東西。地面上先舖上乾草,乾草上再舖上地毯,地毯也是用羊毛所製成的,人們又慣於將地毯染成紅色,或其他更為鮮豔的色彩。編織地毯的責任是非婦女莫屬的。白天這些地毯被捲起來,放在四周圍,供人倚靠在上面稍事休息。夜間則平鋪開來,供人睡覺。它成了一物兩用的「舖、蓋」。

在帳棚中也慣於保存一個手搖的小磨石,供婦女們磨麵作飯之用。此外筐藍之類的東西是不可缺少的。還有錘子更為重要,因為他們要不時地紮營、拔營,移動帳幕,而錘子為固定帳幕是很重要的東西。他們不用陶器,因為一來沉重,也易於破碎,且不易搬運。

如果今天你有機會到聖地巡禮參觀,在猶大曠野中,你會發現不少的伯都音人的帳幕,它們都集中在一起,很少有分散而居的。這當然是為了易於自衛之故。猶太人有個古代的傳說,說是亞巴郎在離開烏爾時,曾經帶了幾個金屬製品的邪神態像,但到了曠野後,便將這些偶像打碎丟棄了,因為在曠野中只能帶些生活不可缺少的東西,其他的一切都要丟棄。此時天主讚揚他說:「亞巴郎,你作的很對,因為世間的一切都應為人服務,都應幫助在急需中的人。」邪神態像在曠野中是些無用的廢品。將它放棄之後,人們才可以全心地歸向上主天主,全心地只依靠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