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元代天主教墓碑

顧保鵠

江蘇揚州(今江都縣)在元代是一座華洋雜處,商業極盛的城市,真福和德理在他有名的《遊記》堸O載,城內有方濟會會院一所,景教寺三座;但後代一直沒發現過景教或天主教的遺跡。直至一九二九年,才在一回教寺中發現了第一塊景教徒墓石,然後在一九五一年十一月間,揚州縣政府拆除城垣時,在南門附近的城牆下,發現了一座刻有拉丁文的墓碑,首尾殘缺,現收藏在揚州「蘇北博物館」內。不久又發現了同上碑相似而相關的另一座墓碑。一九八一年,更發現了第四塊與福建泉州所發現的近似的墓碑石,這塈畯抾就一九五一年發現的那座墓碑介紹一下:

一九五五年,其時我在馬尼拉文學院任教,一天,收到胡天龍神父(Fr. Rouleau)寄來的發表在一九五四年十二月的「哈佛亞洲研究」雜誌上的一篇「揚州拉丁文墓碑」的抽印本。文中說:發現當時,大家都被碑石上所刻的圖畫及外國文字所吸引。其時有一位好古的中國人,見了圖案便知道同基督教有關,於是摹拓了一份,到揚州天主堂,請一位中國神父(注)翻譯和解釋。?了感謝神父的講解,那人就把這份拓本留贈給他。那神父又把它寄贈給了在上海的胡神父。胡神父,美籍耶穌會士,上海徐家匯神學院教會史教授,其時在華的外籍神父都被中共集中在上海。胡神父一見,喜出望外,就用縮微攝影複製了一份,並印了若干份寄往國外,有一份寄到了羅馬,一九五二年四月十六日,梵蒂岡觀察報上,就有Bonardi神父以「在中國最新發現的一個十四世紀的基督教古跡」一文,首先刊出了這個消息。(注:胡神父寫給筆者的信上說:這位中國神父就是當時代理揚州教區的耶穌會丁汝仁神父。)

這是一座天主教徒的墓碑,現存部分高五十八公分,闊四十七公分半,厚十二公分。碑?長方形,碑肩略呈圖形,碑的四周,刻有五公分闊的花紋飾物,從花紋飾物看來,碑肩中央原來往上凸起一個半圖形,形成一個壁龕,發現時,壁龕上部的花紋已經脫落無存,碑分上下兩部,上半刻有人物,下半刻的是拉丁文碑銘,碑的背面,沒有任何文字或圖案。

現在把碑上的圖文分別介紹解釋於後:

一、 人物部分:

人物又可分兩部分,碑的頂端中央,刻有一幀聖母抱耶穌像,下面刻有亡者的主保聖女亞歷山大加大利納殉道圖。

1.碑頂的聖母抱耶穌像(圖一)

上面提到墓碑四周的花紋,在碑肩的中央,原來往上凸起一個弓狀的半圓形,形成一個壁龕,聖母抱耶穌像就刻在這個半圓形的壁龕內。墓碑發現時,半圓形上方的花紋雖已斷落,但聖母像,連同聖母像頭上的光輪,卻保持得完整無缺,是不幸中的大幸,似有聖母的默佑。從聖母像頭上的光輪的頂端起算,至聖母坐著的長凳的前面的一隻凳腳的最低部位,共長十三公分。聖母坐在一隻典型中國風格的長橢圓形的凳子上,凳面?雙層,凳面下的橫檔及凳腳上半部刻成曲折的祥雲形狀,凳腳下半部往下呈尖形,很感特別。聖母及小耶穌的臉部有著東方人的輪廓。

這件藝術品是天主教在我國遺留下來的最早的藝術品之一,碑上的聖母像,也是最早的一幀聖母像,它比一九一○年在西安發現的聖母像(陸飛博士認?是明朝萬曆年間[1573-1619]的作品),還要早兩個半世紀,所以揚州聖母像,在我國天主教的藝術史上實在佔著極重要的地位,彌足珍視。

2.聖女加大利納殉道圖(圖二)

聖母像的下面是亡者的主保聖女亞歷山大加大利納(約殉道於三○七年)的殉道史跡圖。左邊上方,鐫有兩位天使作瞻望聖女祈禱狀,天使雙手上伸,似乎在把聖女的祈禱呈獻於天主。下方,聖女跪在兩個刑輪中間,合掌祈禱,兩個刑輪已被天雷擊毀,兩名刑役被擊倒在地。右邊?聖女加大利納受刑圖,刑役正在用利劍砍聖女的頭,聖女雙手合十,仍在祈禱中等候。聖女頭頂上戴著殉道者的花冠,並有表示聖者的光輪。右上方,兩位天使似乎正在把聖女的聖屍移葬在墳墓中。

聖女殉道圖上的天使,與西方傳統上畫的天使不太一樣。此雕像上的天使,我們看不見他們的雙足,他們的雙腿越往下越小,形成一飄飄欲仙飄逸的尖端。研究中國藝術的學者必會說出這是中國畫家表達神仙的一種典型的方式。

此外,在聖女受刑圖的左邊,跪著一位老者,手埵奏菑@個赤裸的嬰兒。很多人對著這個畫面感到困惑。有人想亡者是一個嬰兒,抱著的是她的父親。胡神父認?這是早年西方教會堙A在亡者的紀念碑上或在圖畫上,屢次可見的畫面。嬰兒,天真的赤子,象徵死者的靈魂,現在把她再歸還給造她的造物主天主。至於跪著的那位老者,從他的穿著上看,寬闊的衣袖,多褶的長袍,交叉的領口,應是一位會士,代表當時在那堛漱飺棶|會士,把亡者的靈魂奉回給天主,接她回歸父家。此加大利納及其家庭大概是那時揚州堂區的一家歐洲教友。胡神父的見解非常合理,也很合情,令人信服。

二、拉丁文碑銘(圖三)

拉丁銘文共五行,?哥德體字,最後一行略有殘缺,但仍可誦讀,文字高三公分,五行及行間的空隙,共高二十四公分,銘文首尾均有一個十字,除第一個IN字外,字與字間,都有一個句點分隔。原文見附圖。漢譯應是:

+ 因主之名•阿門

加大利納,維里奧尼•道明先生之愛女安眠於此•

逝於主曆一千三百四十二年六月 +

這碑上的年月,「千」字是用的拉丁字,百數以下是用的羅馬數字的代號。

銘文左邊有「胤湋獲觀」四個中文字。那是瀏覽這碑的胤湋其人加刻上去的。他可能是元代或明代的一名遊宧或墨客;無關重要。

維里奧尼是誰?

揚州在元代既是一個商業繁盛的城市,必然也有一些歐洲人在這婺g商寄居。維里奧尼是個義大利人的名字。當時義大利有兩大商業城市或國家,即威尼斯及熱那亞。胡天龍神父在他的文章中,引熟悉義大利北部情形的一位神父說:在熱那亞近郊的沙來(Sale)地方,原有個維里奧奈(Vilione)村,今日還有兩家姓這個姓的,一家叫維里奧奈•若望(Vilione Giovanni),一家叫維里奧奈•皮亞僑(Vilione Biagio)。從十六世紀末,這個姓氏或寫作維里奧尼(Vilioni)或寫作維里奧奈(Vilione),那?墓碑上的維里奧尼先生大概是僑居在揚州的一位熱那亞商人,死者是他的女兒,加大利納死時似乎已不是個小女孩,可能已是少女或少婦。

誰鐫刻了這座墓碑?

這墓碑上所鐫刻的人物,如聖女加大利納殉道史跡圖,既雄健又傳神,圍繞墓碑四周的花紋邊飾,典雅精致,必然出自一位精於雕刻的技師。從人物的某些地方看,如聖母及小耶穌臉部呈現著東方人的輪廓,與聖母坐的一隻典型中國風格的橢圓形長凳,以及聖女殉道圖上四位天使,他們的雙腿愈往下愈細,形成飄飄欲仙,飄逸,飄渺於無形,神化的態勢看,鐫刻此碑的人,在純西方人物的圖畫中,顯然有調和中西藝術,兼東方化、中國化的傾向與嘗試。那?設計或鐫刻此碑的人,應是一位久居中國,精於此藝術的方濟會神父或修士,而且大概是一位中國籍的會士,或是中國教徒中的一位雕刻家。
 
參考書:

Harvard Journal of Asiatic Studies, Dec 1954:Rouleau, S.J. “The Yangchow Latin Tombstone”。

張奉箴:福音流傳中國史略,卷一,頁459-464, 1970,臺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