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上的星光

陸達誠

四十五年前(1957),一個剛從大陸到澳門的青年,在經歷了八個不堪回首的歲月後獲得了自由,本是充滿喜悅和希望的新生活的開始,焉知被八年的夢魘緊綁的心一直放鬆不下來:幾乎每夜都被惡夢驚醒,恐怖的吶喊迴蕩在屋內,久久不散。政治的顏色雖然改了,但紅色的精神管轄區卻擴充到它的地理版圖之外,繼續操縱其「奴」,緊箍不放。這種滋味一言難盡。不過,遇到了張秀亞,就逢到了救星,怎麼說,請慢慢看下去。

就在借宿附近有位馬駿聲神父負責轉賣台灣光啟出版的書,而其中數本是張秀亞的散文集。那個青年就隨手挑了一本《湖上》回去品賞。這本散文是那麼的淡,就像極品的茶,初喝似無味,再喝覺潤喉,清香逐漸沁入心脾,好似給靈魂充氧,令人脫胎換骨,面目一新。《湖上》每一文、每一字都法力無邊。當讀者不著急,逐字細念,反覆回味,文中的字就把其內在的美麗與魔力大量釋放出來,溫和地撫摸你的心、你的靈,好像催眠般地把你帶入另一個無憂無慮的世界,痛苦的記憶漸漸褪去、遠去。張秀亞的散文能把讀者領入另類空間,這是星星的空間。這裡的人徜徉在透亮的碧空中,與晶瑩的珍珠共舞,忘卻人囂。上述的青年終於脫離了夢魘的囚籠,帶著微抖的翅翼,開始嘗試在新天新地裡飛翔,呼吸自由的空氣,逐步回入健康正常的生活。

十三年後,這個青年被祝聖為司鐸,今後他要把基督最健康的生命帶給很多人了。他終於達到了離鄉背井的原初目標,更有進者,這個現在逐成老年的「青年」能在一個文學機構中服務,開發大專學生的創作潛能。廿六年來接觸過台灣文壇的大批作家,通過他們的課程,與學員一起漫遊在文學的花園中,度幸福的文學生涯。而這個機構早期就被張秀亞老師灌溉過。早期的清新的文學氣息,代代相傳,一直存留在這個已有三十七年的團体中,大家對張老師人格風範的感激的表達總不會過多的。她像一顆明亮的晨星,在湖面上繼續閃爍…。林小戀小姐(記者)描寫的好:

她的散文清新如歌,

她的小說明媚如月,

她的新詩晶瑩如露,

她的譯作舒暢如雲。

文學之美來自心靈,張秀亞細緻優雅的氣質來自她先天和後天的素養,更不可忽略的是她的信仰。宗教信仰使她脫俗,使她在坎坷中不折不撓,最後以寬恕的心情與塵世告別,回歸父家。她一定在彼岸閃爍著,也在此岸通過她的文字繼續給下一代純潔的啟示。

最後謹錄一首張老師題名為「獻詩」的詩,來閱讀她的內心奧秘:

祢是創造宇宙的主,

卻寧願隱寓於我這一粒微塵。

祢是永恆的海洋,

卻寧願凝聚於我這一顆露珠。

啊!無限的美與愛啊!

祢給予我的如此豐富

而我只願消失於祢,

才感到最大的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