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起聖潔的彩橋

楊舜濤/大陸

世人忙碌一生,不管追求的目標庸俗、低級、平淡,抑或是高尚、雅致、超脫,都在不知不覺中實現著自我的價值。即便這些價值在追求的過程中因著不同的手段、方式、途徑,影響著社會和人類的評判標準、生活理念、信仰動機,但不可否認的是,現代人急功近利,浮躁虛偽,麻木不仁,自私詭詐。當然,在這樣一個充滿欲望、誘惑的環境中,人們披著一件善變的外衣,卻又妄想別人的心靈清澈透明,這是多麼的自欺欺人啊!而這樣的事,屢見不鮮。一旦人真的不再自欺,其良知就會釋放出火熱的光焰,就會在潔身自好中平安前行,從而步入一個全新的天地。

對于信仰基督的人來說,生存在一個光怪陸離的社會中,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是一件非常複雜的事。由于每個人的經歷、好惡、學識、人格修養的不同,每個人或多或少會從眾人身上受到某種程度的影響和污染。面對利益的得失、私欲的滿足,軟弱的人性往往在現實的泥沼中越陷越深,從而成為「近墨者黑」的市僧者。每一個信徒都應理智的實現信仰的承諾,但生活往往是錯綜復雜的,在教堂或信仰團體的聚會中,或許能短暫感受到信仰的真諦及歡樂,可是,當置身在酒池肉林、權力顯赫、美色簇擁的氛圍之中,其信仰精神恐早已被分化,而信仰的追求變得面目全非,並顯得軟弱無力,以至於經不起生活上小小的考驗。

不容諱言,面對金錢決定一切的時代,人們常常鑽進圈套而不能自拔。看待一個人的本領大小、能力如何,首先要看他有多少錢。即使這些錢財十分骯髒,靠坑矇拐騙所得,也不影響他的名氣。因而使有錢的人更加揚眉吐氣,至於升斗小民則不擇手段,隨之而來的是,假話盛行,公理被賤踏,法律被玩弄;而導致小人得志,道德下滑,陰險奸詐之輩吃香喝辣。如此的環境,對信仰的衝擊和挑戰更是來勢洶洶。信徒在這樣一個狀態下生活,其步履艱難的程度可想而知,真是「陷阱處處有,圈套天天鑽」。

聖經云:「為此,我說,且在主內苦勸你們,生活不要再像外邦人,順隨自己的虛妄思念而生活;他們的理智受了蒙蔽,因著他們的無知和固執,與天主的生命隔絕了。這樣的人既已麻木,便縱情恣欲,貪行各種不潔。但你們卻不是這樣學了基督。如果你們真聽過祂,按照在耶穌內的真理,在祂內受過教,就該脫去你們照從前生活的舊人,就是因順從享樂的欲念而敗壞的舊人,應在心思念慮上改換一新,穿上新人,就是按照天主的肖像所造,具有真實的正義和聖善的新人。」(弗四17-24)這段聖經明確告訴我們,在現實生活中活出信仰的意義,要想潔身自好必須拋棄過去的一切雜念,不被世俗的虛妄所蒙蔽,按照基督內的真理去說話做事,時刻想到自己受洗時對天主所許的「棄絕」願,躲避縱情恣欲的誘惑。也祗有真正地「脫去舊人,穿上新人」,才會成為主耶穌所悅納的正義和聖善的新人。

「脫去舊人,穿上新人」就是「脫去舊我,穿上新我」。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脫去舊我,實在艱難,絕非一個普通教友能輕意做到事。人生在世,七情六欲左右一切,面對大堆大堆的金錢,誰人不想擁有?面對燈紅酒綠的愜意,誰人不能心動?面對高官厚祿的榮耀,誰人不去追逐?正如同曹雪芹在紅樓夢中寫的「好了歌」一樣:「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祗有金銀忘不了!終朝祗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世人都曉神仙好,祗有嬌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世人都曉神仙好,祗有兒孫忘不了!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的確,人人都想做神仙,卻忘不掉誘人的金銀財寶,更妄想享盡世上的榮華富貴;同樣,作為基督的子女,誰都想死後能升天堂,但又妄想在世能甜甜密密,擁有一切。這種兩全其美的事,是一廂情願的想法,所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也。當然,對於堅貞的信仰者來說,一生一世,只要擁有了惟一的主,就擁有了生命的全部,而且在有限的歲月中做到了「脫去舊我,穿上新我」,無愧于自己的信仰,將來天堂的門就會為這樣的人敞開。

在人的言行中,沒有比表裡如一、不虛偽更重要的了。如果能做到這點,即便是做了一點小小善事,也是難能可貴的。日積月累,堅持做下去,必能成為大善。

脫去舊我,就是要脫去自己身上的偽裝,脫去有損于信仰的一切偏情邪念。即從根本上脫去謊言、嫉妒、仇恨、虛偽、迷色、貪饕、自私、麻木、驕傲、懶惰、陰險,奸詐等編織的美麗外衣,使心靈沒有絲毫灰塵;穿上誠實、善良、勇敢、正直、節制、慈愛、忍耐、寬恕、憐憫、剛毅、奉獻等做成的清潔衣裳,以便使心靈像廣闊的天空,讓七色的光芒築起聖潔的彩橋,在救主預許的道路上成為一個全新而又受主悅納的人。
穿上新我,穿上主的聖言,穿上信仰的旗幟,讓神聖的標記因著主的大能受到贊頌和廣揚。當我們穿上了新我,一切虛幻的東西就無法把我們絆倒,名利地位、金錢美色,更無法讓我們上當受騙。我們的言行自會結出聖善的果實,而我們的心也就會成為輝煌的聖殿。

脫去舊我,穿上新我,要從現在開始。主已經給我們指明了方向,請不要再猶豫。「隨從肉性的人,切望肉性的事;隨從聖神的人,切望聖神的事;隨肉性的切望,導入死亡;隨聖神的切望,導入永生與平安。」(羅八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