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的宗徒

安德

耶穌召徒

初期的門徒是基督信仰的基礎,然而關於他們的言行卻沒有充分的文獻可考。福音經書也只記錄耶穌傳教伊始召收門徒:「當祂沿著加里肋亞海行走時,看見西滿和西滿的兄弟安德肋在海裡撒網,原來他們是漁夫。他們便立刻捨下網,跟隨了祂。耶穌前行了不遠,看見載伯德的兒子雅各伯和他的兄弟若望,正在船上修網,耶穌立即召叫他們;他們就把自己的父親載伯德和傭工們留在船上,跟隨祂去了」(谷一 16;瑪四18;路五l)。若干學者對于這段敘述提出質疑:這些從未見過或聽過耶穌的人,如何一聲召叫就拋下藉以餬口的職業,跟隨一個素不相識的人去周遊?為什麼福音作者的十二宗徒的名單互有不同?然而每個名單卻均以伯多祿為首,以猶達斯為終。十二人共分三組,每組四人。除每組的第一名在各名單均同外,其餘的人則略有不同。每組的首領是伯多祿,斐理伯,阿耳斐的兒子雅各伯。伯多祿為第一名,斐理伯為第五名,雅各伯為第九名。其他人的名次在各名單上均不相同。瑪竇和馬爾谷的名單第十號為達陡(有的手抄本稱肋巴約Lebbeus。瑪十1-4;谷三13-19),但這個名字不見于路加福音和宗徒大事錄(宗一13;路六12),猶達的名字代替了達陡,瑪竇和馬爾谷則未提猶達。後代解經者說達陡和猶達為同一個人,達陡乃是綽號,意謂勇敢的人。這個解釋只是意見而已,無文獻佐證。

十二宗徒

其它質疑的問題是十二宗徒的數字是不是後代加上的數字象徵,藉以象徵以色列的十二支派?多數學者承認這個數字是象徵性的,問題是誰決定選擇十二個宗徒?是耶穌自己還是後代教會?福音成書之前的傳統如何?已難考證。成書之時,十二宗徒的傳統已成。福音作者可能根據傳統,安排具體情況。例如耶穌召徒的情況,四史的記錄互異。根據若望福音記錄,在約但河對面的伯達尼,若翰施洗的地方,若翰的兩個門徒聽若翰讚揚耶穌,便從後面跟隨祂:「耶穌轉過身來,看見他們跟著,便問他們說:『你們找什麼?』他們回答說:『辣彼!(意即師傅)D住在哪裡?』祂他向他們說:『你們來看看罷!』他們于是去了,看了祂住的地方,並且那一天就在祂那裡住下了。西滿伯多祿的哥哥安德肋,就是聽了若翰的話而跟隨了耶穌的那兩個人中的一個。他清早找到了自己的弟弟西滿,就給他說:『我們找到了默西亞。』遂領他到耶穌跟前,耶穌注視他說:『你是若望的兒子西滿,你要叫刻法(伯多祿,磐石)』。第二天耶穌願意往加里肋亞去,遇到了斐理伯,耶穌便向他說:『你跟隨我罷!』斐理伯是貝特賽達人,與安德肋和伯多祿同城。斐理伯遇到納塔乃耳,就向他說:『梅瑟在法律上所記載,和先如們所預報的,我們找著了,就是若瑟的兒子,出身于納匝肋的耶穌。』納塔乃耳便向他說:『從納匝肋還能出什麼好事嗎?』斐理伯向他說:『你來看一看罷!』耶穌看見納塔乃耳向自己走來,就指著他說:『看!這確是一個以色列人,在他內毫無詭詐。』」(若一 37-47)。

何時何地?

若望福音和對照福音所描寫耶穌召伯多祿和安德肋的情景完全異曲。若望福音說安德肋和若望都是若翰的門徒,在約但河西岸的伯達尼遇見耶穌。這地區距耶路撒冷不遠。然而對照福音說耶穌首次召徒是在加里肋亞湖邊。伯多祿、安德肋、若望和雅各伯都在下網捕魚,耶穌召叫他們。那麼耶穌到底是在哪裡招收這第一批門徒呢?若望和對照福音所記錄的地點絕不相鄰,兩地相距遙遠,一個在南,一個在北,兩個記錄不可能是指的同一地區,那麼,哪個記錄是歷史事實呢?若望福音說安德肋等都是貝特賽達人,這個小城位于加里肋亞湖北岸,如果他們追隨若翰,到南部死海一帶,固有可能,然而對照福音說他們在家和父親一起捕魚,並非跟隨若翰。無論如何,耶穌不可能在兩個地方召叫他們。此外,路加的記錄,和瑪竇及馬爾谷的記錄也互相有異:路加說耶穌命令西滿撒網捕魚,結果使伯多祿驚異,耶穌便趁機召叫了他:「從今以後,你要做捕人的漁夫」(路五 10)。瑪竇和馬爾谷則說耶穌見兩兄弟在捕魚,便召叫了他們。瑪竇和馬爾谷的記錄召徒是在傳教開始,而路加則把召徒的事放在傳教的中間,至少是開始傳教若干時間之後。

若望福音提到納塔乃耳,又詳細記錄他和耶穌的對話。納塔乃耳是誰?為什麼對照福音沒有提到他的名字?教會傳統說他就是巴爾多祿茂,然而卻無文獻佐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