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吉普賽人的由來

路志高

由於交通發達、資訊進步,今天我們的地球顯得太渺小了,渺小得使我們無法只關心自己國家的事,也要把世界放在心裡。

要關心整個人類,先要思考世界史是怎麼形成的。寫歷史當然要靠文字,沒有文字之前的時代是史前時代。其實那時人類的歷史業已開始了,等到有了文字的時候,史家便將遠古時代的傳說也記錄了下來,像中國三皇的傳說便是如此。

中國人寫歷史一向是很嚴謹的。司馬遷作史記時,絕不肯添枝加葉或憑空多加一行。雖然如此,五四時代還是有不少人疑古。

可是當我們以中國人寫歷史的態度看西方人所寫的人類史時,首先我們會產生一個重大的疑點,那就是舊大陸四大古文明之一的印度,許多原來空白之處可能全是憑想像填補的。古時印度人並沒有寫出他們自己的歷史,而只在大約三千五百年前,當雅利安游牧民族征服印度之後,首先成立宗教和「四姓」,並禁止任何人寫歷史,這是為什麼,印度的上古史和中古史全是一片空白。

所謂四姓,就是四大階級制度。當時政教不分,因為最高階級就是婆羅門祭司,在這其中有雅利安部落領袖人物和雅利安周遊四方的巫師和術士。

在征服印度時,雖然巫師和術士並未直接走向前線,但他們的功勞卻比什麼人都大,實際上是因為他們的緣故,在侵略戰爭發動之前,雅利安人對整個印度情況早已瞭如指掌、明若觀火了,因為這些巫師和術士以占卜、靈媒、戲蛇、行醫、看手相、測數字…等方式,行走各地,可以到處通行無阻,他們早已走遍了印度的全境,東西南北和四面八方。由於他們的傳音報信,方有如此輝煌的戰果。不消說,他們是理應被列入印度第一姓的,何況巫師和術士的行業,本來就和原始宗教有著密切的關係。

問題是巫師和術士都是屬於「動者恆動」的人物,一旦讓他們去當祭司,管理地方教會事務,他們還是靜不下來的,日久天長,會覺得生活太單調、太無聊了,因為他們是吃四方飯長大的,對於走江湖,早已習慣成自然了。他們雖然也會作威作福,也會欺負人、壓迫人,甚至去佔有別人的財物,但卻不能不動,雖然印度是一個大國,起碼也有三個埃及那麼大,但巫師和術士們不希望畫地為界,他們需要更大的空間,因為他們一動就感覺天下實在太小了。

由於巫師和術士們無法安分守己,印度的第一姓就開始出了問題,於是原來最高的勢力就日漸薄弱下來,並逐漸被第二姓「剎帝力武士族」和階級更低的德拉維族有權位的人士所取代;其後更因為宗教由婆羅門教的改變為印度教的改革動力,正是來自上述兩大勢力的結合,而不是出於祭司們的主動,這些巫師和術士就越來越不受重視了。

遠在三千年前,第一批巫師和術士及其眷屬便陸續離開印度,憑傳說、記憶和本能,再設法重返埃及天堂。據說有些人是騎馬從北部進入埃及的;也有些人是乘船進入紅海,由埃及東部登陸的。這些人的後代就以終身流浪者的身份漂泊在埃及和其他北非國家,他們的足跡向西直達大西洋,即現今的摩洛哥。在紀元前後羅馬人稱這些流浪人為 Aegyptanus,意即埃及的流浪人。

第二批則是在婆羅門教被印度教取代之後,大約在紀元開始到五百年之間,由於失去了對埃及的憧憬和記憶,這些巫師和術士首先進入伊朗,再逐漸沿地中海北岸西行,也終於到達了大西洋海岸,其間足跡遍及三個半島,即希臘、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第三批則是大約五百年前,經伊朗和土耳其而轉往羅馬尼亞和匈牙利。

由於他們都是所謂「歷史邊緣人」,亞歐非各國人都不清楚他們的來歷,也不知道他們的族名;由於各國語言不同,他們的名稱因地而異,不下二十種之多。我們中國人隨英語而譯為吉普賽人。

由於吉普賽人到處流浪,有些歐洲人覺得他們實在可憐,便以為他們是受神懲罰的人。在這方面,我不以為然。流浪是他們的天性,這是他們的祖先和他們自己所選擇的生活方式。

筆者之所以得知吉普賽人的來歷,是因為早年為聯合國糧農組織服務時,印度同事星格告知許多事情只能口傳,沒有人敢寫出來。這種情況,由來已久,早已成為一種風氣。星格是一個雅利安人的姓,但星格自己不是雅利安人,而是德拉維族人,因為祖父是南方大地主,有許多錢財,便買了一個貴族的名銜。

根據星格的意見,西方人所寫的有關印度的事情,特別是與雅利安人有關的歷史,多數是靠不住的;至於印度人自中世紀以來所寫的歷史,也有許多不全合乎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