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和平認識耶穌

田毓英

認識耶穌

本文開端所引耶穌說的那些話,不但毫無矛盾之處,而且深入地啟示了耶穌的思想,告訴我們什麼是真勇,什麼是堅固的真正的德行,什麼是善,以及為善即使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亦在所不惜。這是天主子耶穌的言行,透露著真理的言行。

本文開端所引瑪竇福音十章 34節,是耶穌派遣宗徒們去宣揚天國告誡他們將會遭遇很多困難之後說的。他們會遇到什麼困難呢?「看,我派遣你們好像羊進入狼群中,…你們要提防世人,因為他們要把你們交給公議會,要在他們的會堂上鞭打你們。…」有人會聽從你們,也有人會反對你們。因了你們的宣揚,「不信的兄弟要將信的兄弟,不信的父親將信的兒子置於死地,不信的兒女會起來反對信的父母,要將他們害死。」﹙瑪十16,17,21﹚。宣揚天國要造成這麼多的不安衝突不和平,這麼嚴重的後果,還要宣揚嗎?隨和些不好嗎?耶穌的答覆是:當然要宣揚,而且要勇往直前,不能隨和姑息,「你們不要以為我來是為把不正義的、扭曲不健康的和平帶到地上,我來不是為帶這樣的和平,而是帶維護執行正義的刀劍。因為我來是為叫人為正義甚至脫離自己的父母,…」﹙瑪十34-35﹚。宣揚天國是至高的正義,是正確的,對的。不能因為有人反對而作罷。

路加福音十二章寫的,是耶穌教導人不要貪圖世物,真正的寶藏在天上。為進天國,要束上腰,點著燈,醒悟祈禱,隨時準備主人到來﹙路十二 1-48﹚。耶穌這樣勸導,一定是當時人對天國的事懈怠不積極,因而說祂渴望火燃燒起來﹕「我來是為把火投在地上,我是多麼切望它已經燃燒起來!」﹙路十二49﹚。可能有人為了與所有人和平相處,尤其為了不引起法利塞人經師等的反對或衝突來搪塞。耶穌的教導是,不要因恐懼分裂就犧牲真理,因為信從祂而造成分裂,有時也在所難免,但不能以此而停止放棄服從真理,連親人都不應是放棄真理的理由,何況法利塞經師等人呢?所以祂說:「你們以為我來是給你們送不正義的和平嗎?不,我告訴你們,我是來送分裂的。不只別人或法利塞經師會因你們信從我而反對你們,即使家人反對,也要堅持信服真理。因為從今以後,一家五口的,將要分成三個反對兩個,或兩個反對三個。…父親反對兒子,兒子反對父親,母親反對女兒,…」﹙路十二51-53﹚。

人們沒有心火,耶穌一再表達了焦急,祂怨歎說:「我可把這一代比作什麼呢?它像坐在大街上的兒童,向其他的孩子喊叫說:我們給你們吹了笛,你們卻不跳舞;我們唱了哀歌,你們卻不捶胸」﹙瑪十一 16-17﹚。

因惡大而懾服,不是美德,只是怯懦;為惡所迫而放棄善行是缺乏勇氣,不是美德。美德包括真勇,一味唯唯諾諾,雖無可指責之處,卻也無法以之做為圭臬。

上面所舉是耶穌的言論。祂的行為呢?祂以自己的性命作代價來維護真理,祂不唯唯諾諾,不屈服於惡,更不因人言人語而放棄善行。我們至高的圭臬天主子耶穌基督的這種言行,福音上處處可見。今舉數例說明之:

事件一:耶穌治癒癱子赦了他的罪,經師說祂說了褻瀆天主的話,耶穌不但未為了避免衝突,為了與人相安無事,也未為了明哲保身而退縮。祂未收回祂的話,反而叫癱子拿起床來當著眾人的面走回家去﹙瑪九 3-7﹚。

事件二:耶穌召叫瑪竇做門徒,在他家和許多稅吏及罪人一起吃飯,法利塞人對門徒指責耶穌不該與罪人一起進食﹙瑪九 11﹚。這次耶穌沒有揭露法利塞人的真面目,而以溫和的語言回駁他們,因為他們是溫和地抗議。但因為他們自認自己是義人,耶穌就以病人需要醫生以及聖經上「仁愛勝過祭獻」的話,開導他們﹙瑪九9-13﹚。但在其他的場合,耶穌不但多次指責法利塞人的虛偽和偏差,而且暗示他們還不如稅吏,因為稅吏的謙虛會使他們變成義人,而以義人自居的法利塞人反而會成為罪人﹙路十八9-14﹚。先來的在後,後來的在先。

事件三:耶穌這種不畏強權惡勢的作為,在另一個故事中尤其明顯:那是在一個安息日,耶穌進了會堂施教。「那裡有一個人,他的手乾枯了。﹙法利塞人﹚問耶穌說:『安息日許不許治病?』為的是要控告祂。耶穌對他們說:『你們中誰有一隻羊,假如安息日掉在坑裡,而不把牠抓住拉上來呢?人比羊貴重得多了!所以,安息日是許可行善的。』於是給那人說:『伸出你的手來!』那人一伸出來,手就完好如初,和另外一隻一樣了。」﹙瑪十二 10-13﹚。路加寫得更清楚:「經師和法利塞人窺察祂是否在安息日治病,好尋隙控告祂。衪看透了他們的心思。」﹙路六7﹚不但未畏縮,反而叫那枯了手的人「站起來,站在中間」去,讓眾人看清楚我要做的事﹙路六8﹚。祂治好了那人的手。﹙路六10﹚。

這種勇氣,這種執著,尤其在台灣的局面上還存在嗎?

總之,是就是是,非就是非。隨和,做「好人」,討得人人喜歡,膚淺的喜歡,挑不出他的毛病,內心卻不敢接近,對之總有一種莫名的恐懼,這人恐怕就是鄉愿。耶穌不逃避,不妥協,不氣餒,不看人的情面,不遷就人的不義,不因人的「非議」而放棄,因為祂的言行都是真理。祂的言行揭露著祂內心的光明磊落,而那也正是祂誇讚納塔乃爾的話:「看,這確是一個以色列人,在他內毫無詭詐。」﹙若一 47﹚。

耶穌為祂這些行為付出的代價是:「法利塞人出去,商討怎樣陷害耶穌,怎樣除滅祂」﹙瑪十二 14﹚。(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