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斌總主教的歐美外交

張類斯

民國三十八年,中央政府退居台灣後,世界各國對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的地位開始動搖。當時的于斌總主教便往歐美宣傳台灣才是中國的合法政府。十月間,以「中國天主教文化訪問團」團長名義,訪問了南美二十一個天主教國家。每至一國,必見該國總統、外交部長,並在當地的電台以西班牙語向該國國民講話,呼籲民眾支持中華民國。三個月的時間,終於獲得全拉丁美洲在聯合國投票支持我國。

于斌總主教回到美國後,便接到教廷的命令:禁止為台灣做政治宣傳。這是因為當時有些外籍傳教士誤以為中國共產黨之所以反對天主教,是因為于斌總主教宣傳反共的關係,便投書到羅馬,而未明真相的教廷便禁止于公的反共活動。于斌總主教接到禁令後,為給中國神職界樹立服從榜樣,便完全聽命,在美國深居簡出,專心參加教會的活動,兼顧歐美各國的留學生,對經濟困難的留學生,時常把自己口袋僅有的錢拿出救急。

民國四十三年,于斌總主教訪問加拿大各地的華僑及留學生,並接受魁北克拉瓦爾 Laval大學贈送的名譽社會博士學位。該大學是加拿大法文區首屈一指的大學,已有一百八十年歷史。于斌總主教在接受博士學位典禮中,以中國禮記.禮運大同篇的思想用法語向大家演講:「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是為大同。」

對中國文化原本知之甚微的拉瓦爾大學的師生,聽了于斌總主教的這篇中國社會理想的演說後,茅塞頓開,深深感受到中國文化的高深。當時的一位聽眾 Albert Vachon神父,後晉陞為該大學的校長,現為魁北克教區的樞機主教,曾當面向筆者講述此事,並數次與筆者書信往返中,囑筆者向于樞機問候,稱于樞機是他最敬重的教會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