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聖母古像考

顧保鵠

一九一○年,美國芝加哥人類學博物館館長陸飛博士( Berthold Laufer)在陜西西安一外教家庭覓得一幀中華聖母古像,像畫在一幅長約一公尺餘,闊約半公尺的紙上,畫的四邊裱著絲絹。聖母的面容酷如西方婦女,可是小耶穌完全是一個中國孩子,額上留一小桃子,身穿小紅袍,綠色衣領,左手拿著一本中國書;聖母則穿著一件紅色大衣,赤足,頭的周圍有一紅色光圈。保存此像的人,只知是祖傳家寶,名為「天主聖母像」。至於它的來歷,已說不上來。此像現存芝加哥博物館。又該像的左下角,有畫者的署名:唐寅。唐寅,字伯虎,為明朝四大畫家之一,頗負盛名。但唐寅兩字寫在一白點上,令人懷疑。

按陸飛博士的推測,此像應是萬曆年間的作品,原稿為西方畫品,這是無庸置疑的,畫者是中國人,也可視為定論。他曾把這像給當時任陜北區(包括西安在內)主教的穆理志( Gabriel Maurice)看過。穆主教深感訝異,因為他在西安多年,卻從未聽說過有過這樣的聖像。(按穆主教,法國人,方濟會士,一九○八年被選為陜北主教,一九一四年辭職。)而西安區的本藉神父們都以陸飛博士的推測為可信。

那麼為何以唐寅的署名為可疑呢?

因為陸飛博士之所以推測此像為明萬曆年間的作品,是他肯定此像應與萬曆年間來我國傳教的利瑪竇有關。可是唐寅生於明憲宗成化六年( 1470),卒於明世宗嘉靖二年十二月二日(1524,1,7),而利氏生於1552年,1582年扺達澳門,1583年扺達肇慶,1601年到北京,1610年卒於北京。唐寅死時,利瑪竇還沒出生呢!唐寅又怎能見到利氏六十年後帶入我國的西洋畫?加之唐寅兩字係寫在一白點上,有塗改的跡象,且此兩字與唐寅其他的手跡毫不相似。

那麼又為何要假託唐寅之名呢?

大概因為清雍正年間( 1723-1735),教難雷厲風行,遍及全國,教友不敢把聖像留在家裡,就寄藏在外教朋友家中,又把畫者的真姓名塗去,再假託一位海內聞名的畫家唐寅,以杜絕人們的狐疑。所幸保存這像的人家,不但保存了這像,又保存了這像家傳的名稱:天主聖母像。按陸飛博士的推測,這「天主聖母」的名稱,原為像上題的名稱,後為避禍之故,才把它抹去了。至於畫家的原姓名,則已無從查考了。

另有一個問題,就是這像既由西方的聖像摹倣而來,那麼這原稿是哪一幅聖母像呢?按白路克( Brucker)的推定,當是路加聖史畫的聖母像。(此像保存於羅馬聖母大殿的Borghese小堂內)他還這樣說:「利瑪竇於1582年攜至中國聖母像一張(註一),此像想必是教宗比約五世贈與耶穌會總會長聖博爾日亞五幅之一,因為除聖母首帕上的十字和肩上的一顆星,以及希臘文題字『天主聖母』外,兩像的雷同是顯而易見的,聖母和小耶穌的頭部形態,手臂的姿勢,衣服的縐褶等,尤其是小耶穌手中的書本,都引人推想畫者當時必有路加畫的聖母像在面前,可是非照相式的臨摹,而是加以適當變化的摹擬,所以把小耶穌描得像一個中國孩子一般。」(路加像見圖一;中國像見圖二)

陸飛博士這樣結論他的發現說:「這是中國古時聖教美術品中的惟一聖像(註二),好似一個可敬的遺物,在中國美術品中佔一重要地位,這像的原稿想必是利瑪竇於一五八二年攜至中國的。」

在唐代景教碑之後,這幅中華聖母古像,實為我國教會史上,又一重大而極有價值的發現。

註一:利瑪竇攜至中國的聖母像應不止一幅,當年他向明神宗進獻貢品的奏章上說:謹以原攜本國土物,…天帝像一幅,天帝母像二幅,…呈獻御前,…以及他居住肇慶時,廳內祭台上最初供奉的是一幅聖母像,後來才以救世主像替代。

註二:一九五一年,在江蘇揚州,又發現一塊元順帝至正二年( 1342)為一西方天主教婦女立的墓碑,碑上刻有聖母抱耶穌像。

參考書目:

朱佐豪著,朝聖簡言,土山灣印書館,上海, 1934。

天主教在華傳教史集,徵祥、光啟、真理學會聯合出版, 1967。

明代四大畫家,莊嚴出版社,台北, 1981。

Harvard Journal of Asiatic Studies,vol.17,Dec,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