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重生的西螺天主堂

劉振忠主教

開教不易,守成亦難

西螺在昔日乃交通要道,故較早就開發成貨物聚散頻繁的重鎮。早在清朝末年,教會就在西螺設臨時性之傳教所。迨至一九三四年重整佈道陣容,在西螺舉行了三星期的佈道大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於是教會當局於一九三七年購買了現有之土地,並伺時機成熟時興建聖堂。

一九五一年林內兼樹子腳堂區主任涂敏正神父,認為西螺教會很有可為,提議建堂事宜,蒙高雄監牧陳若瑟主教的贊許,捐助台幣一萬元興建臨時小堂,並派傳教員張俊卿先生負責傳教事宜,從此奠定西螺天主教會傳教的基礎。一九五七年八月,牛會卿主教將涂神父由林內調往西螺,任命為第一任本堂神父。經過十多年日以繼夜辛勤的耕耘,教友人數由六十三人增至四百多人。由於教友驟增,小堂不夠用,徵得牛主教同意,籌建一座大堂。當年適逢涂神父晉鐸銀慶,其家族、親友及台灣各地教友、神父,包括牛主教及台中教區蔡文興主教,都熱烈響應捐款建堂事宜。大堂終於竣工啟用,由教廷駐華公使高理耀親臨主持落成典禮。

涂蒙席是台籍第一位神父,熱愛自己的同胞,以聖保祿「我若不傳福音,我就有禍了。」(格前九l6b)的精神,抱持無比的傳教心火,在西螺這塊土地上奔波勞碌近二十年,走遍大街小巷,因此教友人數也逐漸增加。

忘記背後,向前奔馳

矗立在西螺街道上近百年的天主堂,是西螺鎮民的精神堡壘,是教友的信仰中心。每當重大事件發生時,聖堂就成為天人交會的祈禱所;每個主日教友聚集在這裡舉行感恩祭,同時也為週遭的居民及萬民的需要獻上真誠的祈禱。

詎料,由於政府不當的拆堂闢路決策,雖然經過陳情、抗議、溝通與協商,聖堂仍然不保,整個教會尤其是深受其害的西螺教友更是憤憤不平,在政府的一聲令下,聖堂應聲倒下,前人多年的努力毀於一旦,令人心痛鼻酸。

經過一九九五年「拆堂闢路」的「護教保堂」苦難日子的洗禮,整個堂區頓時有如以色列子民過紅海居處在曠野的日子,教友心痛如刀割。透過漫長歲月的自我反省、深思熟慮、整合、復健與療傷止痛後,教友與教區密契配合,重新整裝待發,眾志成城,整個堂區有如浴火重生,教友的信仰日趨堅強與成熟,大家有志一同,要為天主重建一座屬神的殿宇,以便讓教友前來聚會謳歌朝拜讚美感謝天主。於是每家每戶認捐建堂基金;製作藝術蠟燭義賣;教友分工合作,利用每主日到教區內各堂區作信仰分享、見證與籌募建堂經費;身軀雖疲憊,心神卻欣喜,因為教友一生難得有機會為建造自己的聖堂出錢出力。

如今已事過境遷,「是我,不要怕」(谷六50b),要相信「天主自會照料」(創廿三8),不再為無法挽回的事消耗時間,走出過去的悲哀,只管把握住現在,「賴加強我力量的那一位能應付一切」(斐四13),努力成就美事,「忘盡背後只顧向前奔馳,在基督內向上爭奪獎品。」(參閱斐三13-14)

西螺堂區教友雖不多,但是福傳組織及參與牧靈工作卻不落人後,諸如:堂區傳協會、聖母軍、主日學、慕道班、平信徒訓練班、磐石青年會、鼓樂隊、監獄牧靈、電台主持宗教節目等等,在在看出西螺堂區教友的活力與韌性,可以說愈挫愈猛,真金不怕火鍊,再次展翅高飛。

划向深處,撒網捕魚

西螺開教近百年,聖堂雖然被拆,教友有如經歷一場教難的大挑戰,最後安然委順至愛的天主,因為天主自有祂的時刻與安排,正如當年門徒整夜勞苦撒網捕魚卻毫無所獲,耶穌對西滿說:「划到深處去,撒你們的網捕魚罷!」他們遵命照辦,網了許多魚,網險些破裂了。(參閱路五1-11)。相信「那聽天主的話而遵行的人,更是有福的」(路十一28),就像西滿伯鋒一樣,必定會有更豐盛的結果。

期盼曾一度「為義而受迫害」(瑪五10)的西螺教友,走出晦暗陰霾的日子,在主內團結一致,勇敢的再站起來,以寬恕、積極、樂觀、奉獻、彼此接納、互相關懷、真誠的愛德,迎接光明璀璨的陽光。「若非天主興工建屋,建築的人徒然勞碌」(詠一三七1),既然天主協同我們興工建屋,完成了一座美輪美奐的聖堂,如今,正是更上一層樓、拓展福傳使命的開始:「讓我們懷著希望向前行!新的千年在教會面前展開,像一片浩瀚的汪洋等著我們在基督的助佑下大膽前進。」(新千年的開始-宗座文告58)。

期待西螺新聖堂的落成帶來新的展望,新的福傳行動,大家同心協力成為捕人的漁夫,再划向深處撒網捕魚,網羅更多的魚穫量,以建樹並擴增基督的奧體-教會,是所至禱。(擇自新聖堂落成紀念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