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袖的靈修

二水心台

看過一本書,書名忘了,內容也忘了,約略記得是關於耶穌的領導哲學。作者分析描寫許多有關耶穌領導的風格與技巧,也揣測一些耶穌領導的心態。那本書並不怎麼吸引我,但不願辜負送書人的好意,很快地把書瀏覽一遍,也很快地就忘掉看過的內容。我比較渴望知道並實踐領袖的靈修,可惜,恐怕會寫的人不多!

奧薩瑪賓拉登與布希總統似乎都是信仰中人。當他們領導眾人參加戰役的時候,不知他們是否經歷一番天人交戰的過程?我認為,信仰越深,交戰就越厲害。不過我也相信,可能有些人主張信仰越深,交戰就相對的減小,因為理論上,信仰應有助於下判斷、做決定。但我的理論是:在人性的層面上,信仰與領導,衝突較大,而信仰與被領導,衝突較小。

其實人生在世,總在不同的時候,在某種程度上,要為別人出主意,或說服別人聽信自己。在這樣的時候,就需要領袖的靈修。因此「領袖的靈修」是每個人都需要的。教會一向倡導「僕人」的靈修,但我深深的認為領袖的靈修也相當重要。二者的目的相同,都是為追求或見證天國,但卻在「實務」上,有些差異:僕人的身份要有僕人的認知,而領袖的身份卻要同時有僕人與領袖的認知。這樣看來,領袖的靈修,或許稍難吧!

僕人服從主人,做完主人吩咐的事後,雖然不負託付,仍應時時等待新的交付;領袖服務被領導者,做完對被領導者有益的事後,應時時仔細體察被領導者新的需求,及發掘對被領導者更有利的事,沒有沾沾自喜的餘裕,更沒有得意忘形的空間。否則錯失良機,沒有可以推諉的理由,因為眾人(或他人)的福祉,取決於領袖的判斷與決定,但相對地,僕人稍有不慎,所殃及的人數或影響事情的嚴重程度,比較情有可原吧!

抱怨與抗議是人之常情;事情的發展不如人願時,能坦然接受的人並不多見,所以,不滿之情溢諸言表,應是人間常事。但相較主人與僕人的身份,主人可以大而方之地表達對事務的憤怒或牢騷之機會,就比僕人小得多,因為僕人聽命行事,只要能照章行事,就不必負成敗之責,而領袖不但是決策者,也是督導者,有時還因特殊狀況必須投身為執行者,故肩負絕大成敗之責,誰能是責怪的對象呢?

領袖雖然必須以領導者的地位發號施令,但若真要實踐領袖靈修,還必須時時刻刻體認自己「僕人」的身份。耶穌說:「你們做完了一切該做的事,還應該承認自己是無用的僕人。」人間的僕人,沒有太多的豐功偉業,要承認自己是無用的僕人,或許比較容易;人間的領袖,有時不自覺地陶醉在成就感裡,要能從心底相信自己是無用的僕人,除非長久以來真正踏實地培養謙遜的德行,恐怕是不太可能吧!

俗話說:「人皆好為人師。」想作領袖,想指揮別人,想不受他人意思支配的傾向,人人相同,所以「領袖的靈修」對追求信仰的人,應該是非常重要吧!希望有人能寫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