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牧訊

張春申

今年六月十九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發表一份為「世界旅遊日」的牧訊(Message),為我們指示旅遊的意義,這不但為教友,即使是一般讀者都能從中得益。我們台灣的旅遊事業非常發達,而教會中推動的朝聖往往也附帶旅遊的意味。當然朝聖與旅遊是完全不同的二件事,但實際而論,誰能排除今日的朝聖者同時也有觀光的意願呢?為此,教宗有關旅遊觀光的牧訊也應受到我們的注意。

今年教宗的有關牧訊引起新聞界的注意,認為他在指斥觀光事業與色情以及童戀掛勾。其實不然,他更是強調與推動旅遊的道德觀念,期待從事這項工作的人提升品質;影響個人與國家,使千千萬萬的旅遊者得到休閒,接觸大自然,同時加深對其它文化的了解。自這觀點而論,旅遊業者能發掘更廣闊、更遙遠的旅程,為使人間的隔離逐漸消失,不同文化的民族亦能因此相遇溝通。如此世界更是全球化,人類相互共存之感也因此增強。

公元二千零一年,聯合國宣布為「國際文化交談年」,「世界旅遊組織」也在今年的「世界旅遊日」上,特別要求檢討旅遊對文化交談的貢獻。教宗自己也再次表示他在年初的世界和平日文告早已同樣回應了聯合國的宣布。

因此六月十九日的教宗牧訊中非常重視文化交談的旅遊,他強調此對地主與遊客都具益處。事實上,觀光使人放下日常生活的負擔,身心休閒,往往能夠靜下心來體驗自己的生命,以及周遭一切的存在,如此大多數人都能恢復一雙靜觀的眼睛,甚至發現造物主的光輝。所以觀光是另一種生活形態;它接觸神聖,與其他的文化、生活方式以及其他的宗教相遇。此有助於旅遊者發現自己與他人;個人與團體。深入歷史與宇宙,不使自己封閉於小我的地界而與天地共遊。教宗牧訊對於交談也有期待。他說我們一旦旅遊觀光,立刻身前煥然一新:新的景象、新的聲音、新的感覺,自然而然地與其他文化接觸,往往也會自別的文化角度來發現自己的文化。為此觀光是特殊的交談機會以及互相欣賞的場合,反而因此對於自己的歷史、文化以及風俗習慣更加認同,必然同時也認識新的文化;文化交談即是如此產生,友誼也因而構成。

當然教宗也指向宗教經驗。他說:「旅遊者接觸大自然的奇景,發現造物主即在自己心中,於是導向感恩之情而高呼:『祂的造化何等令人眼目喜悅!驚訝!』」。

不過在此之前,教宗的確先對今日觀光事業的消極面有所指斥,這也是我們不能不注意到的。他甚至具體地指出有些地區的觀光事業完全商業化,成了特種的「次文化」。它使觀光者墮落,使當地的團體降級。所謂的「原始文化」、「入門禮儀」都是奇形怪狀的產品。至於遊樂場所可說是與世「隔離」地區;令人痛惜的是婦女與兒童成為色情交易的犧牲品。牧訊不能不呼籲停止這種惡行;剝削弱者的觀光商業是人類的恥辱。
所以「世界旅遊日」上,教宗的牧訊的確邀請信眾反省觀光旅遊的積極與消極二面,作出有效的見證。在牧訊第四號末段,他又轉回旅遊的道德訴求。他說:「…一個旅遊的道德觀應當相行。由此而論『全球旅遊道德章程』值得受人注意。它是不同的國家與組織以及『世界旅遊組織』共同聯合反省的成果。這個文件走出了重要的一步,為能保證旅遊不只是許多經濟行動之一,而也是個人與民族發展的優良方法,藉旅遊之助,人類文化遺產得以有效地為文化交談及促進持久的和平服務。我們應當注意『全球旅遊道德章程』承認人類在地球各處旅行的不同動機,而且特別提出為了宗教目的,諸如朝聖與參觀寺院等等的旅行」。

最後,教宗根據基督信仰的觀點更加具體地討論旅遊行動中的主客之道,他們彼此之間的尊重始能使旅遊真正的人性化。在相遇與相識的文化交談中,共同建立一個奠基於更為團結的人類社會。

一個健全的旅遊道德觀影響人間的行動,促進大家團結的精神,鼓勵所有參與者共同建立愛與和平的文化。如此,旅遊又增加嶄新的視野,它為民族之間製造互相瞭解的機會,「低盪」(Detente)的氣氛,分享的態度。這樣的遠景使教宗的牧函也進一步地訴說。他要觀光地區的居民參與保護環境優良、經濟合理、文化明朗,使所有觀光事業有助於旅遊者的身靈健康;進而也有助於文化相遇,民族溝通,創造一個和平的將來。
教宗在結束牧函之前,向所有基督信徒說:「你們不論是旅遊者,或者觀光事業者,務必把福音的標記貼在身上,注意主的訓話:『不論進了那一家,先說:願這一家平安!那裡如有和平之子,你們的和平就要停留在他身上』(路十5-6)願所有信徒成為和平的見證,送光明給他們見到的人。」

我們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自己既是一位往世界各地去的朝聖者,同時也在羅馬歡迎所有的朝聖者。他的牧訊表達他的切身的經驗與期望。他渴願一個和平與正義的世界,這個世界得由種種方式去塑造,包括我們介紹的旅遊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