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關於胚胎幹細胞研究的辯論

張維明

近來,美國全國上下對於人類胚胎幹細胞的研究,特別是聯邦政府該不該資助這項研究,掀起了激烈的辯論。去年八月,美國國會曾通過決議,禁止聯邦支援幹細胞的研究,當時主要擔心的是,這種研究會導向複製人類(克隆人)。

什麼是幹細胞?從人體某些組織,特別是從胚胎中可以剝離出幹細胞;胚胎幹細胞很小,十個才等於一根頭髮的寬度。不過,幹細胞在實驗室中可以培養再生,成為人體中某種組織,這些細胞經引導可能長成新而健康的細胞,以使心臟、胰臟、肝臟、腦部及其它器官細胞重生,恢復功能或予以修補。這項研究對今後醫治老年痴呆、糖尿病,甚至癌症等,都可能獲得解救之道。但是,由於提取幹細胞的過程會摧毀胚胎,亦即萌芽階段的人類生命。這當然是非同小可的倫理道德問題,也是嚴肅的法律問題。

今年七月二十三日,布希總統拜謁教宗,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對他諄諄相告,請他不要補助胚胎幹細胞的研究。教宗說:「在通過立法捍衛人類生命尊嚴方面,美國負有特別的責任,以便為世界其他國家指出一條真正人道主義的未來。」教宗又說,「美國對於人的生命所作出的政治決策,必會對人類的文明產生嚴重的後果。例如,墮胎合法化已導致了悲劇性的後果,為殺嬰、安樂死打開了大門。」為了學術研究而把人類胚胎予以摧毀殊不合尊重生命的價值。梵蒂岡發言人納瓦羅於七月二十五日發表聲明說:「蓄意摧毀人類胚胎-不論為何目的和用何方法-在道德上都是無法接受的」。美國天主教衛生協會主席普雷神父強烈敦促布希總統「繼續站穩大無畏的立場」。他呼籲說,「您的公共記錄表明,您是擁護生命的,尤其致力於捍衛未出生者的生命……您曾說,您反對資助胚胎幹細胞研究,而鼓勵使用成年人體幹細胞用作研究。不幸的是,很多支持胚胎幹細胞研究的人刻意制造這種錯誤的印象,即只有胚胎幹細胞才能最有效地治療疾病」。天主教周刊《主日訪客》七月二十九日的社論說,絕大多數維護生命者都反對政府資助胚胎幹細胞研究,他們的原則是:「如果以一個冠冕堂皇治病救人的名義,可以摧毀人早期的生命,那麼,以同樣的名義還可以摧毀一個人後來各階段的生命……如果政府資助胚胎幹細胞研究,不啻打開一扇大門,以科學研究為名,可以合法地虐待和殺害人的生命。」

另一方面,美國59名聯邦參議員於七月二十一日敦促布希總統,批准胚胎幹細胞研究。一周後,40名國會眾議員也聯名上書總統,支持胚胎幹細胞研究說:「我們千百萬生命現在掌握在你手中。」

由於問題太專門,太複雜,布希總統成立了專案委員會,由芝加哥大學醫藥倫理學著名教授卡斯領銜,委員中包括科學家、醫師、倫理學家、律師、神學家。旨在對幹細胞研究提出建議。

八月九日,布希總統正式宣布,他有條件地准許動用聯邦經費補助有關人類胚胎幹細胞的研究。但是他把聯邦補助的範圍限制在既有的六十多個幹細胞系,因為這些幹細胞的胚胎先前在取得的過程中已被摧毀,生死早已決定。布希總統也反對從助孕診所現有的大約十萬個多餘冷陳胚胎中,擷取新的幹細胞。聯邦經費不會用來擷取和摧毀新的胚胎。這是在科學發展上的道德性抉擇。他曾向幕僚們表示,胚胎細胞研究為人們帶來「很大的希望」,但也隱含著「很大的危險」。作出這一決定,和「派美軍參戰一樣嚴重」。既要珍惜剛萌芽的生命,又要考慮科學目標。他說:「在我們向前邁進時,我們要受理智和感情的引導,要考慮我們的能力,也要顧及到我們的良心。」他指出,大多數美國人都相信不應把人類生命貶為工具。

聯邦有兩個方法,可以積極促進幹細胞研究,而又毋須違反道德。第一是鼓勵從胚胎之外,如成人的細胞、臍帶和人類胎盤取得幹細胞以供研究。第二是鼓勵利用已存在的胚胎幹細胞系從事研究。這些細胞在實驗室幾乎能無限制地分裂下去。全球各地現有六十多個幹細胞系,基因繁多,在未來十年足敷應用。布希總統說:「政府有責任促進科學發現,同時也有責任確定某些界限。在涉及生命本身時,不擇手段地追求目標是不能接受的。我們在努力延長人類生命的同時,必須維護人性的尊嚴。」國會立法禁止用人類胚胎做實驗,布希總統基本上維持這種禁令,規定使用八月九日以後製造的胚胎幹細胞系列者,一概不能獲得聯邦補助,以免鼓勵進一步摧毀人類胚胎的行為。在布希總統宣布有條件地補助胚胎幹細胞研究後,進行了一次民意測驗,結果顯示,50%美國大眾支持總統的立場,25%不贊成總統的決定,另外25%的民眾態度不明確。這項調查結果的誤差是正負4%。布希總統的中間路線招致一些科學家的不滿。他 們要求聯邦補助範圍擴大。否則他們將準備出走,到相關法律較不嚴格的國家,如以色列、加拿大和英國等。不過,布希總統仍表示:「我訂的是我認為對美國正確的政策,我不會改變心意。」

八月十三日,紐約總教區伊根樞機發表聲明說,總統八月九日的宣布令他鼓舞和失望參半:感到鼓舞的是,總統無條件地譴責克隆人(類),也堅決反對克隆人胚胎用於實驗或作為實驗的資源;而且總統宣布以可觀的聯邦資助從成年人身體組織或胎盤、臍帶中擷取幹細胞用於研究;但令人失望的是,總統仍授權使用從已摧毀的胚胎中取得的幹細胞繼續進行研究,這樣至少表明已默認對那些胚胎階段的生命的殺害。

教會的立場十分明確,堅決反對利用人類胚胎進行研究,因為那必會摧毀胚胎,亦即殺害幼小的人的生命,這在道德上是絕對無法接受的。但是,教會鼓勵用胚胎以外,人體其它組織的幹細胞進行研究。加拿大科學家已成功地從老鼠皮膚分離出幹細胞,並且培育成肌肉、脂肪、神經等各種細胞,而人類頭皮細胞的初步研究,也顯示相同潛力。從患者本人皮膚幹細胞培養出器官,用來移植,不會產生排斥現象,反而是從胚胎取得的幹細胞被視為外來物質而受到排斥。這就表示,完全可能從成人人體或其它組織中分離幹細胞,而不必摧毀胚胎,殺害人命。

但是,這兩種觀點和立場的辯論,還會繼續下去,世俗的實用主義的聲音還會吵得天翻地覆,總統和政府必將面臨來自各方的壓力,政策會不會改變,尚難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