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傳教的成績

安德

關于耶穌傳教的成績,福音經書有近乎矛盾的記錄。

甲:萬人空巷

根據某些記錄,祂的傳教非常成功:「祂的聲譽遂即傳遍了加里肋亞附近各處」(谷一28)。當天晚上「日落之後人把所有患病的和附魔的都帶到祂跟前,閤城的人都聚集在門前」(谷一32)。每到一處,廣大的群眾必隨之而來,圍聚聽講。當祂聲譽廣傳時,不管到那裡,民眾便由四面八方雲集而來。當耶穌和門徒退到海邊去,「有許多民眾從加里肋亞跟隨了來,並有從猶太、耶路撒冷、依杜默雅(猶太之南),約但河彼岸(即東岸的十城地區和貝勒地區),提洛和漆冬(加里肋亞北鄰,靠近地中海稱為腓尼基的地區)一帶地方的許多群眾,聽說祂所做的一切事,都來到祂跟前。」(谷三7)。祂離開一個地方,群眾就跟著祂(谷二13;十46),想逃也逃不了:「耶穌不能公然進城,只好留在外邊荒野的地方;但人們卻從各處到祂跟前來」(谷一45)。當祂乘船渡海,卻有許多群眾已經在彼岸等候(谷五21;路八40)。在山上顯聖容後,和門徒下來時,已經有一大群人來迎接祂(路九37;谷九14)。群眾不僅受著奇跡的吸引,也願聽祂講道(谷四l;瑪十三2;路八4)。

祂的道理吸引群眾,他們到處追隨祂,使祂連飯也不能吃(谷三20),群眾聽道也同樣地顧不得吃飯,耶穌兩次用奇蹟使四五千聽眾獲得充飢(谷六34;八1-9;瑪十四13;十五32-39;路九10;若六1)。耶穌的聲名不僅傳遍加里肋亞,連鄰國的敘利亞腓尼基的提洛和漆冬,也是久仰大名。耶穌一到,就有一位婦人來求耶穌為女兒軀驅魔(谷七24;瑪十五21)。同樣的情景也發生在猶太與河東的培勒雅地區(谷十l;瑪十九l;若十40)。在耶路撤冷,仇人不敢逮捕祂,因為畏懼群眾反抗(谷十二12;瑪二十一46;路二十19),因為群眾很喜歡聽祂講道。福音所記錄的增餅奇蹟,每次都是四五千人。四五千人到曠野去聽耶穌講道實在是不平凡的事蹟,這個數字實在是很龐大了,尤其是長途跋涉,到無人祖疑m野去,祇是為聽人講論天國,無其它實利可尋。廣大的群眾包圍耶穌和祂的門徒使祂連吃飯的機會都找不出來。有時群眾擁擠擠,迫得耶穌返到船上講道(谷四1;瑪十三1)。在城鎮中講道,群眾如此擁擠,病人得從屋頂掉下來,才能送到耶穌面前(谷二1;路五19 )。祂的家人來找祂,因群眾擁擠,無法接近祂,祇好侯在街頭,請人傳話(谷三31;瑪十二46;路八19)。「凡耶穌所到的地方,或村莊或城市,或鄉間,人都把患病的人放在街道上,求耶穌允許他們至少摸摸祂的衣邊,凡摸到的就痊癒了」(谷六56)。群眾如此興奮,要強迫立祂為王,耶穌只得返到山裡去(若六15)。不祇群眾要立祂為王,連宗徒們也相信耶穌為王的日子迫在眉睫,心中暗自慶幸,希望能在耶穌的王國中撈得一官半職(路九11;谷十35;瑪二十20-21),因而嫉妒爭論(谷十41-45;九33;瑪二十25-28;路二十二24;九46;瑪一5)。從以上的記錄來看,耶穌的傳教是十分成功的。

乙:四處碰壁

關于民眾的踴躍熱誠,四史都有大量的記錄,然而在這類記錄之中,也同時參雜著悲觀的插曲。若望福音的導言堪稱開宗明義,一開始就說:「祂來到了自己的領域,自己的人卻沒有接受祂」(若一11 )。若翰洗者向群眾宣佈耶穌為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耶穌自己也顯了奇跡證明祂的使命,然而結果只得民眾膚淺的信從:「許多人看見祂所行的奇跡,就信了祂的名字,耶穌自己卻不信任他們,因為祂認識人的內心,不需要什麼外在的證據」(若二23 )。耶穌周遊各地,講道啟蒙,痾瘃在抱,癒疾驅魔,飢者得食,苦者得安,然而為什麼人要謀害祂的性命?「耶穌周遊于加里肋亞而不願周遊于猶太,因為猶太人圖謀要殺害祂」(若七l;八40;十一53;十二10),連群眾也不敢肯定祂是好人或壞入。「在慶節中,猶太人尋找祂說:那個人在哪裡?在群眾間對祂發生了許多私議,有的說祂是好人;有的卻說,不,祂倒是在煽惑民眾。」(若七11)。司祭和執政者自然是肯定耶穌煽惑民眾,用盡方法要逮捕祂(若七30;45,47)。民眾相信祂附了魔(若八48;52),幾次想要用石頭把祂砸死(若八59;十30),連祂本鄉的人也驅逐祂,想把祂從山崖上推下(路四16;28)。耶穌自己多次表示痛心:「那時耶穌開始譴責祂曾在那裡行過奇能的城邑,因為他們沒有悔改:苛辣匝因,你是有禍的!貝特賽達,你是有禍的,因為在你們那裡行的異能,如果行在提洛和漆冬(外國城鎮),他們早已披上苦衣,頭上撒灰做補贖了。但是我給你們說:在審判的日子,提洛和漆冬所受的也要比你們容易忍受。還有你,葛法翁!莫非你要被高舉到天上嗎?將來你必下到陰府裡;因為在你那裡所行的異能,如果行

在索多瑪,她必會存留到今天。但是我給你們說:在審判的日子,索多瑪所受的也要比你們容易忍受」(瑪十一20-24;路十13-15 )。

葛法翁是耶穌傳教的根據地,連在大本營久受薰陶的群眾,都未能聽從耶穌的福音,洗心革面,其它城鎮鄉村的百姓又當如何?不祇這幾個城鎮使耶穌傷感,祂對當時整個的社會表示失望:「我可把這一代比作什麼呢?它像坐在大街上的兒童,向其他的孩子喊叫說:我們給你們吹了笛,你們卻不跳舞;我們唱了哀歌,你們卻不捶胸。若翰來了也不吃也不喝,他們便說,他附了魔,人子來了,也吃也喝,他們卻說:看哪!一個貪吃嗜酒的人,稅吏和罪人的朋友!(瑪十一16-19;路七31-35)。最後的一週,歡迎耶穌進京的群眾,高呼釋放巴拉巴,釘死耶穌!(瑪二十七21-22;谷十五10-14;路二十三18;21;若十八40;十九6)。當祂被釘于十字架上時。還不停地遭受辱罵(谷十五29;瑪二十七39-44;路廿三35-39)。這些記錄說明什麼?那穌的傳教到底是成功呢?還是失敗?福音經書有兩種不同的,有時近乎矛盾的描述。

丙:顯有矛盾

關于耶穌傳教的成績,四史的記錄顯有矛盾,一方面描寫群眾的歡欣踴躍,爭先恐後來聽講,到處追隨,渴望撫摸耶穌的衣角企得痊癒。另一方面又描寫人們拒絕聽從那穌,而且要謀殺祂,最後高呼釘死祂。到底是哪一個情景是歷史的真實畫像?如何解釋這些矛盾的報導?有人企圖解決這類矛盾,說有人踴躍歡迎,有人反對憎恨。這個分析法不能解釋實情:到底是哪一方面佔優勢呢?為什麼群眾要求釋放巴拉巴,而竟要求處死耶穌呢?連從未聽過耶穌宣講的羅馬人比拉多也找不出什麼該死的罪過,為什麼追隨聽講的群眾要求耶穌一死呢?如果說要求祂一死的是京城的民眾,從未聽過祂的講道;這個答覆不能自圓其說;歡呼耶穌入京的只是什麼人呢?他們到哪裡去了?那些從加里肋亞來參加慶節的人哪裡去了?他們未聽過耶穌宣講,或未見過祂的奇跡?如果說只有外省猶太人憎恨祂,那麼為什麼祂本鄉的人要把祂從山崖上推下摔死呢?

根據福音經書的報導,宗教政治領袖,經師和法利塞人似乎全部反對耶穌,蓄意謀害祂。經師和法利塞人鄙視祂的宣講,因為祂沒有和他們一樣從師學道;不似他們的依律解法,而是仿照先知的傳統,隨心所欲,藉用上主的權威,訓民施教。不遵循司祭經師的傳統,不尊崇政教當局的領導。尤有甚者,竟敢危言聳聽,以默西亞自居。從猶太當局的觀點來說,為教為國耶穌是一個危險人物,因此必去之而後快。

司祭長老和經師法利塞人對耶穌懷有敵意是可以了解的,但是民眾為什麼不接受祂呢?大部群眾逞一時的好奇心,前來聽講。他們雖一時踴躍追隨耶穌,但並非出于精神的誠服嚮往,而是追求膚淺的物質利益。當時的一般心理是渴望一位民族英雄,有著超人的睿智大能,一聲號召,天下響應,驅逐羅馬侵略者,建立輝煌的猶太帝國。在這個默西亞的神國中,豐衣足食,安居樂業、無病無痛,幸福無疆。

民眾的熱情企望漸漸趨于幻滅,耶穌不是他們想像中的英雄默西亞,祂並未召兵買馬,用神跡的力量毀滅敵人,光榮以色列。相反地,耶穌宣講博愛,謙卑忍耐,良善溫柔,克己利人,背著自己的十字架,走狹窄自制的道路,勸人摒棄富貴榮華,號召補贖修德,迎接天國。這個救世的觀念不合民眾的口味,於是由高度的企望變為消極的失望,由失望而生恨,並非是不可能的。從政教當局的眼光看來,耶穌是一個不學無術、擅自解經、以先知自居、潛稱默西亞、謠言感眾、動搖社會的人,危及民族的安全。為教為國,有弊無利,因此決意斬草除根,免貽後禍。

丁:曲高和寡

從全局鳥瞰,真誠堅信耶穌為默西亞者居于少數。這少數的核心是十二宗徒和其他門徒,至多不過數百人。在耶穌傳教期間,十二宗徒和數位女徒到處追隨,深受祂的精神影響,在祂的道理中找到人生意義:「唯 祢有永生之言,我們投奔誰去?我們已相信且知道你是天主的聖者」(若六67)。這些門徒是日常的聽眾,秉承耶穌的使命,宣揚耶穌的遺教,造成基督的信仰。這些少數忠心耿耿的男女門徒,在宗徒領導下,忠貞不渝,追隨至死,以熱血奠立了基督信仰,終至征服羅馬世界。然而這些門徒畢竟是群眾之間的少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