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朝聖的沿革

韓承良

雖然耶路撒冷曾經是以色列人的聖城,是他們每年必須前往朝聖的地點,但為天主教和所有信仰耶穌的信友們來說,耶路撒冷起初並不是重要的宗教聖地。初期的教友們多少受了耶肋米亞先知的影響,並不太重視耶路撒冷。先知的名言是:你們「不要信賴虛偽的話說:這是上主的聖殿,上主的聖殿,上主的聖殿!」(耶七4)。

但自從君士坦定皇帝在耶京修建了耶穌的聖墓大殿之後,耶京才彰顯了它的重要性。在這之前,耶穌墳墓的所在地,曾經被羅馬皇帝亞德利亞諾恣意破壞,並在其上修建了外教神明的廟宇。但到了第四世紀,已有精確的記載:西班牙的朝聖婦女厄革利亞(Egeria),在耶京清楚地看到,人們在耶京不同的地點舉行敬禮,紀念耶穌的生平事蹟。

但在同一時代,教會的隱修士們卻刻意躲避耶路撒冷的繁華嘈雜,而逃往曠野中去。據說在耶路撤冷週圍曾經有過六十多座隱修院存在著。今天仍能看到一些會院的遺址。隱修士們曾經否認耶京是座神聖的城市,卻更重視寧靜的氣氛。他們覺得只有在靜默中,在他們的隱修院內才可以找到天主。「法律來自熙雍,靜默也來自熙雍」是他們所強調的。

奧理革內曾經在海邊的凱撒勒雅生活過多年,並在那裡建立了第一個聖經學院,他認為耶路撤冷不過是和平的象徵而已,這個和平應降到每個人的心中,不然前往耶京朝聖,將是毫無意義的事。曾在白冷度過一生,並在那裡翻譯了聖經的聖熱羅尼莫,則認為耶京的教會應被稱為慈母教會,是最尊貴古老的教會。耶京的聖濟禮祿說過:「其他的人,只能聽說有關耶路撒冷的事,而我們卻是親眼目睹,親手觸摸到在這世界的中心點,及在它那裡所發生的一切;聖濟禮祿更明確地強調,耶路撒冷就是全世界的「肚臍眼」,而在耶穌聖墓大殿的中心點果然有一個人手雕刻的肚臍供人參觀,它在向人指明,那裡就是地球的中心點。聖濟禮祿更明確地說,聖地的一切是主耶穌生平的証人。也因此後人稱聖地為「主耶穌的第五部福音」。

自從第七世紀以來,聖地便進入多事之秋。波斯人於614年佔領了耶路撒冷,對教友們進行大屠殺,使基督徒信友惶惶不可終日,以致耶京的宗主教當時留下了這樣的一篇禱詞:「主,基督呀,耶路撒冷被波斯人蹂躪了,巴不得讓我們能看到波斯地區被人縱火焚燒,而不是主的聖地被焚」。不幾年之後,聖地又被回民佔領。這些回民對信友比較溫和的多,使信友們得以喘息。雖然如此,不少信友仍然覺得度日如年,且惶惶不可終日。

回民至少許可教友們前往聖地去朝拜主耶穌的紀念地點。至少直到1009年仍是相安無事的。但不久,回民王哈京突然間大事迫害信友們,並破壞一切聖殿,連主耶穌的墳墓也未能倖免。當然朝聖的事完全被中斷了。這是教友們實在忍無忍的事!於是教宗烏爾巴諾二世發動了聖地十字軍的戰爭。果然在1099年,十字軍大獲全勝。於是重建聖地的各大小聖堂和會院,並修建了不少的朝聖招待所。奇怪的是,此時的地圖皆將耶路撒冷置於世界的中心點上。

可惜好景不常在!不到一百年,十字軍所征服的聖地又落在回民的手中,時在1187年。此時歐洲的教會面對進退兩難的形勢:是再次組軍進攻呢?還是另作他圖呢?結果在天主上智的按排之下,此時方濟修會誕生,於是教會打發方濟會士們前往聖地,希望打開另一種新的局面。這一次不再用武力,而是以福音的精神成功的展開了新的工作園地。但這並不是說方濟會士們在聖地的生活和工作是輕而易舉的。但因著他們的存在卻繼續不斷地在吸引著歐洲的教友前往聖地去朝聖,一直沒有中斷過。但是在土耳其人於聖地執政期間,方濟會士卻受了無數難以形容的折磨。土耳其人的確給方濟會士製造了不少的麻煩,但也產生了許多勇敢的致命聖人。他們執政的時期很長(1517-1918)。

1948年以色列人建國,聖地另有了一個新的局面。朝聖的人數扶搖直上,而教宗保祿六世親自前往聖地,作了朝聖的善功示範,更鼓勵了人們朝聖的心火。可是在聖地生活的教友們卻仍然如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使他們不得不走為上策,移民他國而去。這使聖地遭受了頗大的損失,甚至有可能使它成為一個博物館式的教會,這是教會決對希望避免的事情,可惜教會的力量畢竟是有限的!

聖地所面臨的另一個難題是,耶路撒冷既然是普世三大「惟一真神」宗教的發源地,那麼就不能容忍耶路撒冷變成某一個國家,或某一個民族的私有財產。換句話說,天主教正在聯合所有信仰主基督的信友們,努力地在爭取,務使耶路撒冷成為一個國際共管的聖城,對信奉惟一真神的三大宗教,即基督教、回教和猶太教都是同樣真正開放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