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鳴遠來華百年祭

-兼賀主徒會七十週年、恆毅五十週年的創建-

趙雅博

2001年,21世紀的開始,中國天主教要檢討一下,對過去作作反省,以策進未來,給中國天主教一個新的面貌、新的發展。百年前的六旬主日,是雷鳴遠神父起程來華福傳的第一日。雷鳴遠、主徒會、恆毅雜誌都是天父所撒的種子。天父不單單要我們自己成長、結果而已,還要我們向其他的人撒種,這個種子是聖言。聖言是真理、是道、是愛。凡是接受了種子,就是接受了天主。聖寵使我們擺脫罪惡,成了天主的兒女。聖寵就是天主:也就是天主在祂所創造的靈魂中,欣賞祂自己,這樣祂使自己成為多數。天主造人,是為在人類中複製祂自己,加多了祂自己,愛屋及烏,天主讓自己的完美與世人分享。耶穌更把我們變成祂神妙的肢體,祂愛自己就是愛我們,愛我們就是愛祂自己。但祂並不消滅我們的人格。天主撒種就是撒祂自己,我們被天主撒在我們內,再撒出去,讓更多的人分享天主的愛。天主聖子降生成人以後,我們與耶穌是葡萄枝與葡萄樹的關係,每當有一個靈魂得救,祂的葡萄樹便更大了些,祂的神妙肢體便更擴張一些。

雷鳴遠神父已經完成了撒種的任務,他的工作雖然告一段落,不過他給我們留下了最佳典範:他在士農工商各階層撒下了天父的種子,甚至一夕之間,勸服了一位道教廿一代的教主。他深知「君子之德風」、「擒賊先擒王」的道理,很在意於社會領導階層的皈依。前世不忘,後世之師,我們後死者不但有步武前人芳蹤的義務,而更該有開拓新領域的胸懷。

近百年來的天主教會,成員增加緩慢。在民國廿年前後,全球天主教徒人數,佔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目前,可能降至六(七)分之一。50年前中國人口四億五千萬,教友約350萬;而今天,雖然突破千萬,卻普遍受到反對;而所謂耶穌教的分裂弟兄們,則增到五千萬之多。台灣在實踐教規、第二代信教方面,則呈現負成長;過去學校是新教友的溫床,今天教友在小學,大致都能參與彌撒、辦告解;到了初中、高中則遞減,大學幾乎普遍下降。成人參與彌撒者恐怕只有三分之一,至於領受告解聖事者更是每下愈況,當然也包括獻身於天主的男女會士在內。可是領聖體的人數卻增多,但虔誠方面則令人擔憂:儘管一兩年內都不告解的教友,每次參與彌撒必領聖體。我們是否應該認真檢討自己,我們是否比前人更虔誠?更少犯罪?

雷鳴遠神父在世時,只要可能,必天天舉行和好聖事。抗戰期間,只要有神父在場,也都日日辦告解,這正是聖人的常規。我們紀念雷神父,首先是應該走向虔誠,然後展開工作,開疆闢土,讓耶穌的神妙肢體加壯、加大。這一點,剛恆毅樞機創立的主徒會,自南移以來,在馬來西亞,在北婆羅洲,在印尼的坤甸,成績昭然。但仍有突破創新的空間,前進不已,好能開創成立七十年後的新奇蹟!但在一般傳教之外,筆者更期待的是:要滿足剛樞機創會的另一目的:文化傳教、福音中國化。當然在這一點上,老一代的會士已有相當成就;而新一代的青年仍有待加強。以輔大而論,似乎應有一些會士去執教,甚至伸展到一般大學;特別在哲學、教育、社會、宗教各領域;應有更多人才來領導社會。台灣各類大學林立,社會人文科學及哲學方面,雖然國家博士滿天飛,但在實質上,據我個人淺見,可憐之至;大多重述西方一些牙慧,多無真正新意,抱殘守缺,不能自成一家之言。哲學方面,對西方思想更是可憐。我個人對康德、柏格森、阿白瑪斯…雖然一知半解,但自命為學者專家之流,又懂了幾分?往往錯誤百出而沾沾自喜。筆者熱切希望主徒會士能夠多加培育青年哲學專才,進而造就出領導人才。實際上並不困難,依憑我們的士林哲學,以及神學知識,一眼望去,即可洞察缺點,於此即可樹立起正確思想之大纛,光照群倫,必會有良好行為之施出。筆者希望二三十年後,能在天鄉(或煉獄)看到主徒會出現此一現象。
在慶祝恆毅雜誌金慶方面,不用筆者饒舌,成就人人皆知。近年來在王臣瑞神父主持之下,建立了深層領導平信徒之目標;這不但為事實上的需要,也更造就潮流之宏觀。又自劉若望司鐸主持以來,以短小精幹的散文為主,也極合乎時尚,可讀性極高,能夠征服人心;但恕我愚昧,恆毅雜誌既有以深層領導教友之主見,為達到深層領導之目的,似乎應有剖析明確、較為長篇之論著,每期一篇,或以細分之小題目連貫性刊出,使合而為一的長文蔚為大觀。比如天主經的七(六)祈求,每次一求,或兩次一篇,使平信徒有更深刻的認識,而能排除若干不正確、或不深入之解釋,進而豎立一堅強不拔、澈底信心之境界,並建立神聖健全之典範;也自然會芳香外溢,而感染他人於不知不覺之間,收得不期而遇之效果。再如真福八端,這一成聖大憲章,應加以深刻澈底的詮釋;耶穌的山中寶訓,不是一日兩日,而是前後六日,條分縷析,珍貴無比。全部福音,對於愛、恕、謙德說解精彩至極,後世聖賢曾反復討論,令人神往。恆毅雜誌似應有一詳密計劃,逐年逐月,長期說解,使平信徒,飽浴於甜密無限、既知又行的大洋中,而能臻於聖境,不但讓天父經由每個靈魂欣賞自己的存在,更能使尚未認識天主者接觸到愛的本體-天主,進而進入天主的懷抱,完成耶穌救贖的大業。
天主是整個宇宙的創造者,而耶穌以言、以道表達了天父的思想;無限愛我們的耶穌,不願單獨完成救贖大業,卻要一無所有的我們,共同來完成這鑽石的宏業。儘管我們一無所有,不要畏懼、不必焦慮,因為在耶穌內我們便無所不有、無所不能。我們在脆弱中更能突顯耶穌的剛強。在耶穌內,我們為紀念雷鳴遠的百年來華,為祝賀主徒會和恆毅雜誌美好的黃金日子。讓我們共同繼續完成耶穌交辦給我們的神聖大業:福音化中國台灣社會,也福音化整個社會。在一切之前,先福音化我們自己,在耶穌內,先求諸己而後求諸人,是為紀念、是為慶祝,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