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神學與信仰

呂漁亭

今日讀賈爾森博士近著Handbook for Soul(心靈手冊),內有這樣的一段話:「在精神生活上,我們應該少談神學,而把注意力放在信仰上;我們不要天天只討論神是什麼?神的本質及屬性又是什麼?反之,我們必須小心翼翼地在日常生活上,設法去體驗這位神之實在!」

其實神學不是信仰,信仰也非神學。神學大師Martin Buber早在三十年代已把神學定義為「討論神之學問」(Talking about God),而信仰才是「體驗神之所在」(Experiencing God)。這也可能說明,為什麼許多神學家及哲學家,他們對神的知識及了解,幾乎已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但他們偏偏不能把這些知識化成事實,更無法在日常生活中去「活出」他們所研究的信仰!

但從另一角度來看,世界上有許多販夫走卒及村夫農婦,他們對神的觀念及教會的許多道理,可能不是模糊不清就是一知半解;但事實告訴我們,這些缺乏知識的教友,不但對天主能一往情深,且能時時活在神的世界中,我的母親可能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母親是一個道地的農村婦女,她既沒有進過學堂,十里外的縣城她好像也沒有去過。她四十歲以前是一位傳統的佛教徒,唸佛吃素自不在話下,拜觀音菩薩更是她的專長。四十歲那年,為了想接回已在教會孤兒院中長大的堂兄,以便使三房有後繼之人,只好全家接受了天主教。但天主教究竟是幹嘛的、天主是誰、耶穌基督又是誰等等大道理,她始終似懂非懂。她只知道天主就是造生萬物的真主,耶穌則是人類的救世主;她也知道耶穌的母親叫瑪利亞,羅馬還有一位不知叫什麼的「教皇」。她的宗教知識似乎全部都在此!

但這卻阻止不了她成為一個相當熱心的教友。領洗後,只要一有空,她就天天學習唸早晚課及玫瑰經。雖然她背誦的那些經文究竟有何意義她所知有限,但她還是天天在唸,不但她自己唸,還要求全家大小跟著一齊唸。父親似乎不太欣賞這種誦經方式,唸到一半他往往乘機溜開,那時我還記得母親必然嘀咕一聲:「你這樣冷漠,天主怎會降福你!」

但好景不常,不久大陸變色,卅年之久母親不曾見過一位神父,更沒有進過一次聖堂,但她卻依然天天唸玫瑰經,求聖母保佑全家大小。她逝世時,還把那串珠粒不全的唸珠緊握手中,口唸耶穌瑪利亞………

當然,你可能會說這是一個十分特殊的例子,真正虔誠的信仰不太可能在一知半解的人身上出現!但我可以坦白地說,「知識與實踐」可能不是同一回事。耶穌當年對法利基人不是說過:「他們什麼都知道,就是不肯去做!」可見知識是一回事,實行這些知識又是另一回事。許多神學家對教會的道理懂得一清二楚,但那些豐富的神學知識並不一定能提昇他們的信仰生活!

前年春節,我有一個機會赴上海佘山朝聖,二弟怕我石級太多爬不動,就令車子一直開到山頂。那知當我跨出車門時,見一大群教友在那裡徐徐上山,他們有的是一步步走上來的,但也有不少虔誠的老婆婆竟爬三級跪一下,真是三跪九叩式地爬上來的。我看得出神,打聽那些都是什麼人,旁邊一位老人告訴我說,他們是青浦一帶的鄉間老百姓,大多是純樸的漁民。可想而知,他們大概沒有很深的宗教教育,但這似乎並不影響他們虔誠的信仰生活。

這種現象我也在恆山見過。那天跟著一位大同教堂的教友,驅車前往恆山山區,想看看那座所謂純樸的「教友村」。教友只有百餘人,雖然生活清苦,家庭也很少有任何現代化設備,但他們在家裡必唸早晚課,主日當然全村出動,到那座搖搖欲墜的教堂一齊誦經;據說已四十年如一日,絲毫不受外界的影響。你若說這些山地人的虔誠來自豐富的宗教知識,請問誰會相信!

人的大腦分左右兩半球。一般言之,左腦控制意識,右腦控制感覺;理性的活動大概屬於左腦,感性則屬於右腦。邏輯、數學、言語等抽象功能當屬左腦;因此有人說哲學家、神學家以及科學家的左腦較比右腦發達。但問題是,左腦發達了,抽象及分析能力果然比別人優良了,可惜這些能力往往只限於理性的、抽象的,也就是說往往掛在半空中並「不落實」,因此不能直達心靈的「感覺」區域。感覺一旦失靈,行動也就無法跟進,因此這些抽象性的理念也就無法兌現了。這也說明為何豐富高明的信仰理論並不確保信仰的虔誠!

希望抽象的理念變成現實,我們還得先經過「體驗」這一關;也就是說必須先「有動於中」,然後才能「起而行之」。正如某些美術家,整天只在教室內討論及分析女性美,未必一定會愛女人;但當他們一旦親身體驗了某位女人的美麗之後,他們才可能會死心塌地的去愛她珍惜她。

但如何能使我們切身去體驗信仰之美?如何使你從心裡感覺天主的確可愛,依賴祂投奔祂你絕對不吃虧?這個問題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很難!我總認為,要體驗神之存在最好的捷徑可能當從「臨在感」開始。臨在感就是使你時時想起天父就在你左右,或坐或立、或做事或睡覺,你開始感覺天主常陪伴著你,照顧著你,你沒有什麼好怕的!但想引起這種天主無所不在的臨在感,你當採取一些簡單的實際行動,如每次過聖堂常向聖體內的耶穌請安,回家一跨進大門,就向客廳內掛著的聖像說聲感激,感謝天父使你一日平安無事。另外如飯前或睡前常記起天主的恩賜及訴求保護,也是引發臨在感的一些小動作。當然,你若見園中小花、天空飛鳥、西山美景等,你不但覺得心曠神怡,更使你舉心向上,讚美造物主的偉大;這也是最好的一種臨在感。總之,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如何使你常想起天主才是最重要的,唸「短誦」,可能有所幫助。短誦即簡單又短的一句譸詞:如「耶穌請幫個忙吧!」「聖母請助我解決這個問題吧!」「主啊,謝謝D」等都是很好的短誦。短誦貴在簡潔,最好是隨口而出,常掛著嘴邊,按各人之所需,跟天父談談吧了。無論是短誦或臨在感,其實都是一種祈禱,對虔誠的信仰來說,祈禱是一種先決條件。沒有天上的格外助佑,誰也不能真從心裡叫一聲「父啊」!

我當然不是說哲學神學不重要,神學畢竟是信仰的基礎,更何況與教外人士辯護時,更需要有點神學知識。但信仰的基礎奠定後,真希望信仰能開花結果,活出你所信的知識,還需要老天爺拉一把,使你的知識經過親身體驗變成一種有點「心領」的感知,然後才能水到渠成。祝你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