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切祈禱,感動天地

徐錦堯

某城有一個法官,不敬畏天主,也不尊重人。有一個寡婦常去求他說:「請你為我主持正義,對付欺凌我的人。」法官總不理會,後來想道:「我雖然不敬畏天主,也不尊重人,但是這個寡婦常來麻煩我,我還是給她伸冤吧,免得她不斷糾纏我。」於是主說:「你們看,這個不義的法官說了什麼!那麼,天主聽到祂所召選的人日夜呼求,豈能不更給他們伸冤嗎?他會延遲援助他們嗎?」(路十八2-7)

以上是耶穌所講的一個「關於人應當時常祈禱,不要灰心」的比喻的結論:如果我們時常祈禱、不斷祈禱,天主一定會俯聽我們;誠切的祈禱,一定會蒙天主垂聽。

比喻說有一個法官,他不敬畏神明,亦不把任何人放在眼內。他有的是權勢和地位,他可以絕對的以自我為中心,而不必向任何人交代。在那個封建的時代裡,這種人會以為自己就是法律、就是公義、就是一切。他恃勢凌人、以權謀私。「權力腐朽;絕對的權力則絕對腐朽」,這句政治學上的名言,可以完全兌現在他身上。

在這個背景下,有一個寡婦去求這位法官替她伸冤。這個法官當然不會受理,也不屑理會,因為這個寡婦沒有討好他的條件,也沒有能力給他物質的報酬,也不可能給他帶來任何其他的利益或好處。

這個寡婦雖然被拒絕,遭遇到冷淡的對待,但她卻一點都不灰心。她天天來,天天求,鍥而不捨,絕不灰心,比電影「秋菊打官司」中那位女主角秋菊,還要堅持和執著。她不斷求這個法官為她主持公道,請他查明真相、辨明是非曲直,使她免受欺凌。這個不敬神的、不看重人的、無法無天的法官,德操儘管欠奉,心腸雖然冰冷、麻木不仁,但在這個女人不斷的死纏爛打之下,覺得不勝其煩,終於還是答應了她,幫她查明真相,替她伸了冤。

耶穌對這個故事的結論十分清楚:一個這樣不仁、不義,毫無愛德、妄顧一切的法官,最終還是答應了那位寡婦誠切的懇求,何況是我們那位慈悲為懷的上主?那位最愛我們的慈父?他又怎麼會連一個不義的法官都比不上,不去給人伸冤、不去援助依靠和祈求祂的人呢?

我們今天要問的問題是:為什麼天主許多時候,卻總像是要延遲答應我們的祈禱?為什麼我們的祈求總是沒有「即時的」效應?為什麼我們在懇切的祈禱以後,還老是要等呀等呀的,等到我們好心焦,等到我們好心痛,等到我們快要灰心失望?天主究竟在幹什麼?祂究竟還要等什麼?

天主延遲答應我們的其中一個最重要原因是:祂要藉此而增加我們信仰生命的濃度和深度,使我們對祂更加依賴和信靠,更加珍惜祂要賜給我們的恩寵。

任何得來容易的東西,我們有時都會不知道珍惜。我們有時甚至不懂得珍惜我們的家庭、父母、朋友、社會和國家。不少人都會把大自然的恩賜、朋友的善意、工作或求學的機會,都視為是必然的,或當作是理所當然的。許多人得不到的東西,我們擁有了卻居然會視之如敝屣!

我們不太懂得「惜福」,不懂得珍惜我們所擁有的一切,不把它們當作「福分」。我們甚至不懂得珍惜我們現在所擁有的健康,所以我們才有這種說法:「當一個人失去健康時,才會明白健康的可貴。」或者,直到我們的父母逝去時,我們才突然驚覺:「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

不斷的祈禱、不斷的懇求,會逐漸提昇我們對天主的盼望和依靠;如果最後獲得了所祈求的一切,我們自然也會倍加珍惜。也許祈求愈久,我們愈會珍惜上主的恩賜。

我們對一件事的珍惜程度,往往是和我們所投入的時間和心血成正比例的;我們投入愈多,就會愈加珍惜。許多人都認為一般父母對子女的愛,其深度和濃度,都遠遠大於子女對父母的愛,無他,因為通常都是父母愛子女較多、付出較多。不少父母對子女部曾經投下了大量的心血,有些父母為子女幾乎耗盡了一切。

天主對我們愛的廣、遠、高、深,是絕對無可置疑的。但我們對天主愛的濃或淡,為天主付出的多或少,和天主關係的深或淺,卻有待我們用行動去表明和驗證。我們對天主的祈禱,正是反映我們和天主關係的一個指標。

讓我們也誠切地祈禱,投入更多的心血和時間去祈禱,和天主建立起最深的關係,其他的一切,天主自會賜給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