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最早的文字

李家同

很多人會以為,地球上的生物中,只有人類有文字,人類雖然存在很久了,但是有文字,只有五千年的歷史,前些日子在歷史博物館中所展覽的美索不達尼亞的文明古物中,可以看到五千年前的古老文字。

人類有文字,是一件非常特殊的事,別的動物,最多只有一種語言,這些語言也非常簡單,比方說,狗會搖尾巴,猩猩會做一些手勢,牠們都沒有文字的,其實人類中也有很多民族是只有語言沒有文字的。

至於植物,我們都有一個認識:植物是沒有語言的。其他更低等的生物,像細菌,我們更加不能想像它們有語言了。

其實,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從細菌到人類,都有文字的,大家都知道,所有生物都會傳宗接代,而且生物的下一代都要和上一代相似。牛的後代必須是牛,西瓜的種子生出來的應該是西瓜。可是我們如何能告訴我們的下一代我們的特徵,顯然我們必須有一種語言,甚至必須有一種毫不含糊的文字,使我們的下一代能夠明確地知道我們的行為應該是如何。

地球上的生命,起始於三十億年前,因此我們生物的文字也有三十億之久,生物中關於遺傳所用的文字有四個字母,這四個字母就是A、C、G、T,所有有關遺傳的指令都是用這四個字組成的,以下就是一段如此的文字:

AAAGAAACTGCTGCTGCTAAATTTGAACGT.

任何文字都需要一種工具,才能將文字表現出來,古時候人類大概用刀來雕刻文字,除此以外,任何文字必須用一種媒體將文字紀錄在上面,我們生物的A、C、G、T,這四個字母,表現的方法是最高級的,它們是用四種化學合成物來表示的,這四種合成物就是Adenine(A),Guanine(G),Cytosine(C)和Thymine(T),在化學界,這四種合成物都是所謂的nucleic acid。

什麼意思呢?當自然界要寫一個A的話,他就去用一個Adenine來表示A,如果要寫一個C,自然界就去拿一個Cytosine。

在我們中學裡教化學的時候,老師會告訴我們某某化學合成物的功能,而這種功能都是與化學有關的,我們從來沒有想到一個化合物可以用作一種符號。

我們人類最近常將文字寫在紙上,忽然存到電腦的記憶體裡,自然界呢?自然界是將文字存進了生物的細胞裡,以我們人類為例,我們細胞裡的遺傳文字長達三億個字,大多數放在細胞核內的染色體裡,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打開染色體,會發現三億多個A、C、G、T,每一個A、C、G、T都對應一個nucleic acid。這一連串的A、C、G、T就是DNA。

我必須在這裡強調,不論動物、植物,甚至細菌或微生物,都用同樣的四個字母,也都用同樣的化合物,這決不是偶發的事。

最後,我要解釋的是:究竟A、C、G、T代表什麼?我這樣說吧﹗A、C、G、T主要的任務是要細胞製造不同的蛋白質,蛋白質決定我們是何種生物,我們的一切生命現象都由蛋白質來表現的。

蛋白質由什麼組成的呢?蛋白質由二十種amino acid(氨基酸)組成的,因此所有A、C、G、T就是要表示這些不同的氨基酸。自然界有一種編碼的方法,舉例來說,TTT表示一種叫做phenylalanine的氨基酸,而GAG代表一種glutanine的氨基酸,假設我們看到TTTGAG,我們就知道我們所要製造的蛋白質裡有phenylalanine氨基酸,後面混著glutanine的氨基酸。

以我們現代電腦來說,個人有個人的編碼,以中文來說,我們常用的Big Five(繁體中文),也有大陸常用的簡體中文編碼,還有一種Unicode的中文編碼,我們常常收到一封電子郵件,弄不清楚編碼方式而煩惱不已,但是自然界沒有這種問題,自然界在三十億年來,統一使用同樣的編碼方式,打開植物的細胞,看到GAG,永遠知道這代表glutanine。

一連串的A、C、G、T因此就是代表一連串的氨基酸,每一連串的A、C、G、T叫做基因,每一個基因對應一連串的氨基酸,而每一連串的氨基酸對應一個蛋白質。

每一個細胞都要讀取若干基因來製造若干蛋白質,問題是:如何知道基因的結束呢?大自然的解決方法是TAA,TGA和TAG來代表基因的結束。

自從人類有了程式以後,就有end of program的觀念,看到end of program,就知道程式在此結束,其實,在三十億年前,大自然早就懂得這個觀念了。當細胞讀到TAA,TGA或TAG,就知道基因就此結束了。

每一個細胞,只要製造它所需要的蛋白質,因此它不能讀錯了基因,一旦讀錯了基因,就會製造無用的蛋白質,大自然對每一個基因,都加了鎖,每一個細胞只有正確的鑰匙,凡是它不該讀取的基因,它就無法打開。

我相信恆毅月刊的讀者們懂得我為什麼要寫這篇文章,有些人對科學似懂非懂,有時會失去了宗教信仰,我呢?我越瞭解DNA,我的宗教信仰就越堅定。

我希望有更多的神父、修士和修女們唸科學,主教們有沒有想到,讀科學,恐怕比讀哲學更能接近天主。♁

*******

美國911浩劫:美國力挺以色列,而且看不起巴勒斯坦人,使回教世界對美國沒有什麼好感,這一次攻擊事件,大概總是回教激進份子做的,也只有他們,才肯做出這種瘋狂的自殺行為。…在這一場戰爭中,美國一定是輸家,因為他們是在和一個信念作戰。任何報復行為,只有使更多的人有這種信念。
巴勒斯坦人的窮困仍是問題的主因,巴勒斯坦人的收入和以色列人的收入差距極大。一旦人窮了,命也就不值錢了,如果西方國家大量地幫助巴勒斯坦地區建設,以拉平雙方的生活水準,他們的衝突就會少得多了。
希望上天能夠給世界上的領袖人物足夠的智慧,使他們知道,他們所作所為,都應該是減低人類之間的仇恨,降低人類之間的不信任。(擇自聯合報/李家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