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與藝術維護者

劉順德摘譯

為推展羅馬藝術,天主教的修會-尤其是本篤會有極重要的貢獻。那個時代(指西方蠻族南侵的黑暗時代)的文化中心,僅局部地保存在各地,由石匠、雕刻師和隱修士守護著。

日耳曼修士德敖斐羅著作了「各種藝術的目錄」,暢論繪圖的藝術,包括玻璃術、金屬作品等。為此,當代的年譜史家P. Glaber寫道:「約在公元一千年時,在世界各地,尤其在意大利,開始建造聖堂,不為了需要,而是由於老百姓喜愛漂亮的建策。好像要丟棄舊建物,重新在各處穿上新而漂亮的新教堂」(教史卷三4)。

隱修士們不但關心建造聖堂,也關心建造小閣、亭壇、食堂、圖書館、朝聖旅客的宿舍,有時還建築圍朁M碉堡。由於時代的變遷,尤其是泛羅馬時代的晚期,各處也興建民宅、城堡及宮庭。但在形式上保持一定的成規,亦即教堂與宮庭有所不同。

藝術的專精

他們的專精藝術永垂不朽。在意大利各城市,尤其是隆巴爾地區的科摩(Como),由於提供建築石材(米蘭主教座堂的石材就是來自科摩)曾風光一時。建策需要專精的藝術,集合藝術家、石匠、彫刻家、裝飾專家、大理石匠…共襄盛舉。他們不但在意大利,也散佈到歐洲各地,擔任營造並裝飾教堂、隱修院和其它建築。

那些精準的權威機構,有特別制約的網路,包括一套嚴正的規格程序,以求擔當責任並分配工作。可以合理地確定,當時的隱修院院長們必須擅長繪圖設計,這些大師級的院長相當於今天的工程師、建築師。工人們必須學習手工藝,以配合工程的需要。

這些為藝術工作者立定章程、選擇主持人、合理分配工作、互助合作…很有現代企管的架式。

藝術世家在科摩地方是領袖,鼓勵以自己的嗜好,裝飾美化了許多舉世聞名的不朽建築,而留名萬世,史稱「科摩地方大師」(Maestri Comacini)。其中以Antelami大師與Campionesi大師為代表,科摩人的祖譜,也豐富了其他派系的天師,堪稱羅馬化建築史上的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