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是唯一的靠山

阮樞機講

川貝摘譯

沒有窗戶的房間

我孤獨地被封閉在一個沒有窗戶的小房間裡達九年之久。整個的日子,祇偶爾有電燈,否則整個星期都在黑暗中,感到非常悶熱和潮溼。我還是一個年輕主教,也曾有八年的牧靈經驗。我無法入睡,在腦海中,常有被迫放棄教區、放棄為天主工作的思想,我發覺我整個的身心,有一種莫可名言的反抗!

祇有唯一的天主

有一夜,在我心靈深處,聽到一種聲音對我說:你為什麼這樣折磨自己?你需要把天主及天主的事業(工作)分辨清楚。你所做的一切及你願意繼續做的,像是:牧靈訪問、修院教育、男女會士、平信徒、青年教育、建立學校、準備向外教人傳福音…凡此種種都是為天主而做的卓越工作,但這些是天主的工作,而不是天主(言外之意,天主的各種工作,我們能轉換,甚至放棄,但總不能離開天主-譯者)。天主可以把這些工作交付給其他的人去做。

一位廿世紀的法籍大神學家拉葛朗傑,曾在耶路撒冷創辦了聖經學院,名聞聖經界;後來奉修會命令,分發到法國鄉間,給幾個村童講解教理終身。假如天主要你放棄原來的工作,由他人繼續,你應馬上照辦。你依靠天主,把這些工作交給他人去做,他們或許比你發揮得更好,也因此顯示了你愛天主,而不是喜歡天主托付你的工作。

這一光照給了我一個新的力量,使我澈底改變了我的想法(愛天主不等於愛天主的工作-譯者),幫助我克服了原以為不可能勝任的事。從那時起,在十三年的監獄生涯裡,我內心充滿了新的平安。人心雖軟弱,但在那段困難的日子裡,我從未失去過內心的平安。時時處處為天主收歛自己的心神,不再擔心所謂天主的工作,這應該是基督徒生活的基礎。

我瞭解到,我的生活是在天主與在為天主的工作中,不斷地做選擇。一個新的決定常是一個歸向天主的開始。這正是那些大人物,像梅瑟、達味、所羅門…等的體驗。

兩千年來,許多基督徒奉獻了自己的一切,甚至犧牲殉道。瑪利亞在女人中,天主特選她放棄自己的想法,即使她並不完全瞭解天主在她身上要實現的奧蹟。

收歛心神於天主,而非收歛心神於天主的事業,是我們這時代人類所應走的道路。很可能,有人為了愛天主,以喜悅的心情,忍受失去世間的一切所有,由於瞭解到,他們反而保有了一個不能被搶走的更好的財富-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