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族入侵帝國的黑夜

羅 漁

羅馬曾有許多主人

偉大的教宗國瑞一世於590年被選為教會元首,他用自己的威望全力推動教廷的工作。由於他深刻的神修與熟練的外交,恢復了教廷與東正教的來往(當時東正教尚未和教廷絕交)。

不數年羅馬更換了不同的主人,從西帝國皇帝到鄂多阿塞、到德奧道里、到東羅馬皇帝。後者在中世紀中葉,經過長期與東哥德人作戰,終於征服了意大利。

羅馬多次被包圍攻打,市民飽受飢餓寒凍之煎熬。此期教宗重新照顧百姓,並以教會的糧食提供百姓食用。

教宗良一世抵抗匈奴人

第五世紀有兩位聞名的人物,一是偉大的教宗良一世(440-461),一是匈奴王阿提拉(Attila)。後者於433年被選為王,由於兵猛、手段毒辣聞名,降服了不少蠻族,建立從萊因河到堮的龐大「帝國」,為王幾乎20年,無人敢攖其鋒;曾多次向東西皇帝敲竹槓,至450年東帝狄奧多西二世與西帝瓦蘭丁三世皆不願再付分文,於是阿提拉於51年便率大軍到高盧,包圍奧爾良城。幸賴主教阿尼安領導之下,英勇地抵抗,保全了城民的生命與財產。隨後阿提拉又在沙龍之役,被羅馬大將埃濟奧擊敗,暫回大河北;次年他再率眾闖入意大利,毀阿桂列亞,後在芒都亞兩人會面。

阿提拉志在羅馬,市府派總督特里哲尼奧、議員阿威埃諾和教宗良和他談條件:據教會的傳說:阿提拉後之所以退出意大利,是受了良教宗的威儀和身後聖伯鐸和聖保祿執劍助威而才自動退出的。無疑地教宗以教會領袖的身份固然影嚮了他,但是東羅馬新帝馬契安頗有魄力,予他壓力不小;又逢意大利經濟狀況十分惡劣,尤其上年冬季極度的災荒尚未恢復等也是原因;我們又從教宗辛馬的信函獲知,是教宗良付了很大的贖金,阿提拉才肯離開。三年後,阿提拉逝世,其王國接近尾聲。這年教宗從汪達爾王展塞里克得到「不殺人、不放火」的保證,減少了百姓的損失。這些插曲顯示在帝國崩潰時,教宗所任角色之重要(不僅對意大利)。

主教為百姓做主

在第五、六世紀時,社會組織崩潰,駐防各地的軍警官吏消失,整個歐洲成為空虛無主之地,到處是搶劫、暴力、疾病、災荒與蠻族不斷地闖入洗劫,使百姓受盡折磨,叫苦連天。這時地方無人領導治理,人民或被蠻族、或被惡霸欺侮,甚致殺害。在這個當兒,尤其意大利另外一種人物應運而生,他們就是天主教的主教,他們出來和蠻族談判,以便贖回被擄的人民,如杜林主教維克多、巴威亞主教埃皮法尼,正是與入侵者布根底人為此事交涉。主教也該為百姓的吃渴尋找解決之道、幫助逃難者、維護供水的水渠和修築堡壘等等,時時要為民眾的生活與安全著想…

主教這個工作很快成為「奇恩型(Charismatic)的領袖」,在他們所居住的城市及所管轄的教區內,領導百姓過正常的生活。教區一詞(Diocesi)正源自帝國的「郡」(計十三個)。為整個中世紀,主教與城市形成不可分割、而意義相同的兩個名詞。

主教的產生:根據時間與地方之不同,容或有些許差異外,一般由地方神職與教友代表從本區神職中推選一位,被選者必需經過臨近教區的(一位或多位)主教祝聖後,方能行使其職權。他們除牧靈外,當神職和俗人發生民事爭執時,主教有權審判,其判決且是不能再上訴的;此外主教對本區的產業有權管理分配。

帝國在長期危機期間,教會這個結構顯示是上天的恩賜。於蠻族入侵之期,官吏軍警消失後,百姓由於恐懼而要求主教出面保護,主教為了人民的需要而接觸蠻族,甚至感化入侵者,使之信仰天主:由野蠻而變成文明,對社會的貢獻甚宏。

在理財方面,自然難免產生貪污、違規等弊病,因而教會不得不用法律去糾正、約束;一些教宗,如哲拉西、貝拉等以身作則,教導人如何管理、善用財物。我們從偉大國瑞教宗的信函中,得知他精明地管理了聖座分散在意大利、高盧(法國)、北非和伊利里亞(南斯拉夫境)等地的廣大田產。

教會為管理大批田產,委任一位精幹的副執事,以「總管」身份,管理控制農田的生產或收租,同時也保護所有教會的佃農和工人。不讓俗人主持,因易發生弊病。

土地租給百姓,一般租期為30年為準。有所謂「總佃農」(Conductors),他領導大批佃農種植、生產,每年需交付教會租金若干,部分為金錢,部分為實物。總佃農必需是有錢、有魄力之人才能擔任。租期很長,一般租給三代,共99年之久,租金也較低。

地方教會財產的管理使用,往往取法羅馬教會,當然一切皆視百姓的需要而定。羅馬教會的擔子特別沉重。教宗國瑞時期,無數的百姓在倫巴人侵入前,逃到羅馬避難,東羅馬的官吏又顯得有氣無力,教宗必需提供他們吃渴,還須供應東羅馬官兵的生活費。教宗國瑞這樣做是出於愛,他加入神職之前,曾任過「總督」,經驗豐富,對作救濟工作駕輕就熟,這樣教宗便兼「俗權總督」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