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恆毅雜誌

鍾耀漢

鍾耀漢是恆毅月刊的資深讀者兼作者,他的報導自然增加客觀性與可讀性,我們祇從旁穿插一些歷史畫頁以響讀者:

「恆毅雜誌」刊行之初,開宗明義定下五大目標:一、闡揚公教教義,二、發揮主徒精神,三、促進公教生活,四、報導公教動態,五、提倡公教文藝,而且前仆後繼,一脈相傳,迄今五十年而始終如一,有恆、有毅,名副其實。

談「恆毅」先從創刊說起,其主要創刊人楊紹南神父,時任主徒會會長,曾在國內辦「我存雜誌」而著稱。一九四九年四月率主徒會資深會員八人,由上海飛抵台北,順利購得會址後,即開始策劃兩項文教事業,一是辦雜誌 ,二是開學校。雜誌內定由趙賓實神父主持,學校則由范文忠神父負責。

趙神父,北平輔仁大學畢業,自幼在叔父督導下,熟讀詩書經典,有教學和寫作經驗。晉鐸後,在文壇展露頭角,是辦雜誌的適當人選。只是尚乏專業經驗,諸如排版、打樣、字體應用、字號大小、代表符號和印刷廠等一般情況,非熟練不能作業,遠不像今日電腦排版之容易操作。時有教友方聞先生,報業名人,有政府官職,亦望為教會做份義務工作。方先生此一善願正是趙神父求之不得的急需。在方先生的輔助下試辦數期,成績斐然,趙神父隨即獨撐編輯工作。

恆毅創刊之前,適逢「台光雜誌」停刊。該雜誌主編李蔚而先生曾建議主徒會接辦台光,省錢省事。惟主徒會為紀念剛恆毅總主教(一九五三年榮膺樞機)。未能採取李之高見。李先生,廈門人氏,早期來台為教會創辦台光雜誌,由李天一神父發行,社址就在華山天主堂。人云李某辦台光雜誌,不為名利,但求教會之廣揚,文字傳教而已。台光在當代是教友福傳的先進,且是一份高水準、受教

內外人所重視的雜誌。惜二二八事件,影響到台光之稿源和財源,乃至停刊。又李先生是當今海內外知名的李哲修神父之尊翁,父子兩人都屬辦雜誌之能手,是必有家學因緣。

為辦雜誌須向政府內政部登記領取執照,又需成立財團法人。時值國民政府播遷來台不久,政府行政混亂,官僚氣習腥濃,非動員仲介而不能辦事。可好教友中有兩位熱心立委:夏景如(原天津聖功女中校長)和凌英真女士(原上海社會局第二科科長),而兩位樂於為教會服務,為恆毅創刊奔走四方,出力不少。

恆毅之封面設計亦約請兩位名畫家:孫多慈女士及韓劍琴先生,最初幾期封面都出自兩位的構思和意境。之後為方便起見,乃托人請當代監察院院長,右任老題字作封面之主軸。

時人范爭波先生、辦報老手,曾任中央日報主筆,辦過益世周刊,受當年于總主教之器重,曾為恆毅創刊貢獻不少良策。最後是教會文史大師方豪神父,時在台大任教,恆毅創刊期間,與楊紹南神父多次榷商致於定案,為恆毅創刊做出了貢獻。恆毅創刊一舉而成,上列諸賢達,泰半已故世,惟功在人間,不可磨減。

再談恆毅編輯,從五一年創刊到八六年歷經卅五年,全由趙賓實神父編刊,共出刊420期。姑不論雜誌之內容和水準,就一人獨撐刊行35年之久,可能是史無前例、公教文化界的一項創舉。之後,趙公一病十餘載,病中心明眼亮,就是不能再編恆毅了。遙想趙公當年,廢寢忘食,埋首案頭,準備出刊恆毅時,誰不佩服夫子精神。近五十年來,論獨自刊行較久的雜誌,且能與恆毅相媲美者,就筆者所知,應是卜少夫先生在香港所辦的「新聞天地」了。手頭無新聞天地的資料,不便詳述。再追溯教會更老一代的文化工作者:徐宗澤神父,二三十年代在上海土山江灣的「聖教雜誌」,內容與恆毅相近相似,很可惜這位博學多才的徐神父,英年早逝。

趙病後,一時無人接班。在決定恆毅命運時刻,主徒會老當家翟德馨神父為使恆毅傳承下去,特意將主編「見證雜誌」的劉鴻愷神父調回恆毅(詳見「恆毅」四一一期首頁之公告)。劉神父原是天津「益世報」世家,在台大和文大擔任社會學教授,所辦「見證」也早已膾炙人口,風行全島。他辦恆毅以嶄新面貌出刊,不論風格或內容都高了一籌。不幸的是劉患癌症,而且病入膏盲,在病中由八七年二月到八八年二月,年內僅編了五期。這真是恆毅雜誌禍不單行的日子。

到了王臣瑞神父主編恆毅,正式改制為雙月刊,自八八年四月到九六年八月,共八年又四個月,出刊整五十期。王神父有高學歷,閱歷也深,曾遊學歐美,任輔大總務長、秘書長、董事會秘書長等職。從每期的主編的話中,可以領會王神父是一位群學博覽、哲理深奧的學者。
恆毅第四代主編,劉嘉祥(若望)神父早年受業於趙賓實神父,留學羅馬,得有教會法學位。耐人尋味的是劉神父上任之初,說了那麼一句話「要想害誰,就讓他去編雜誌」,他目前孜孜不倦,在為恆毅編輯奔波。編輯一職,苦差事也,甚不易做。一本十幾萬言的刊物,光是約稿、改稿,核稿,必要時還得自己撰稿,辛苦不已。一期刊物編下來,正如婦人產子,其中苦樂,只有編者自知。

三談恆毅的作者和讀者,幾十年來的恆毅作者,算起來也有千餘人,其中不乏神哲學家、文理學家、史學家、科學家…主要還是公教作家,都曾為恆毅光過篇幅。老一代的多已辭世,如蘇雪林女士、張秀亞女士、牛若望神父等。年高健在的像思果先生、張秀亞、劉河北、張春申、李蔚育、陸達成和宋稚青神父等等。新一代的有李家同、傅佩榮等等。其實恆毅的名作家多不勝數,此處只是隨思隨錄,例舉一二。以往教會刊物,多賴不計稿酬之公教作家供稿支持。最近欣聞喜訊雙月刊問世,由於資金雄厚,以一字一元稿酬為號召,想必有新局面出現。恆毅稿約情況未曾公佈,而一般作者也不以寫稿、爬格子維生。但若有所獎勵,供稿情況勢必踴躍。

恆毅的作者也都是恆毅的讀者。恆毅雜誌一直是向普羅大眾傳揚教義,它一度曾為成熟教友刊行。自四七八期,主編劉神父回到「為華人傳福音」的使命上,在編者的話裡也有所說明。其實一本雜誌有了水準,人都以先賭為快,讀者群各個階層都有,故無需另作副標題。至於公教刊物的經銷,多以聖堂為大本營,國內外大都如此。每期批發到各所聖堂,然後由該堂善會派員行銷分售,買或訂刊物的教友不一定都是該刊的讀者,有的只是為了幫助該刊物經費,或隨手買一份拿回作書櫃點綴、聖化家庭。當然也有少數教友是很怕這種推銷,甚而反感不已。不過恆毅的讀者也從不讓恆毅編者白費精神,半個世紀以來,都一直在支持恆毅雜誌,使之在穩健中發展到今日。譬如有位知名的恆毅讀者顧保鵠神父,同時也是恆毅的原始讀者(從創刊),他也順理成章地成了恆毅的基本作者。

本文作者是每期叨光贈閱,歷50年的恆毅讀者,因認識恆毅,也賞識它,所以才會無章法的漫談恆毅雜誌。(寄自加拿大多倫多)。